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红楼之贾府旁支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二章认真学习

第二十二章认真学习

        贾凝前世看红楼梦时也早看贾珍不顺眼了,看到秦可卿被侵犯时,恨不得自己穿越到红楼梦中干死贾珍这个老东西。

        这家伙可谓是没做过一件好事,贪得无厌,荒淫无道,仅仅只是他的标配。

        “待日后有机会,一定要提前把他拿下,不能等着宁府被抄家,如果那样,黄花菜都早凉透了”,贾凝心中暗暗的想道。

        这时贾凝已经来到了书院,下了马车,走进书院正门,看着一旁的小湖,正直走向丽泽堂。

        推开堂门,贾凝看见不少同窗学士已经正坐其中,刘讲师也在其中,只见他躬着身子为一位少年学子解释四书中的含义。

        贾凝见状,没有过去行礼尊重,而是回到了自己的位次。

        书案上摆着一堆《四书五经》这种书,包括一些当代大儒的注解。

        看着书案上堆的高高的书,让贾凝不由的想起了前世上学的时候,不知怎么了,贾凝心中突然有一些怀念,难过之情。

        不过这样的想法很快被贾凝抛掷脑后,不再走神,于是拿起了朱子的《四书章句集注》,认真学习了起来。

        朱子的注解不愧等同教科书的存在,儒学之道被他讲解的很是全面,贾凝看了之后,学习起来也是事半功倍。

        这让贾凝不禁心道:“不愧儒学集大成者,儒学真是深不见底”。

        时间过的很快,不仅仅是贾凝在认真的学习,学堂中的所有学子都在规律的学习。

        学堂中除了翻书的声音,再没有其他丝毫的声音了,这时贾凝也把朱子的注解翻阅了一遍,也使他今天有了丰富的收获。

        学习完注解之后,贾凝也开始愠习之前学的知识,从《论语》中的学而篇愠习。

        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

        ……

        子曰:“父在,观其志。父没,观其行;三年无改于父之道,可谓孝矣。”

        ……

        子曰:“不患人之不己知,患不知人也。”

        很快《论语》中的学而篇就被贾凝愠习完了。

        这时的贾凝脑中满是四书注解,这是学习太过认真的表现。

        于是贾凝缓缓闭上双目,用手揉了揉疲惫的眼睛。

        过了没一会就已经下堂了,可以休息了,贾凝不假思索的就出去了。

        贾凝走出堂内,眺望着前方树木的绿叶,警备的思维渐渐放松了下来。

        贾凝一身白灰色衣袍,微微背着手,一边走着,一边心中感叹道:“有时候放松一些心情,不仅是为了提升学习效率,还能让心情更舒畅”。

        不久之后,贾凝回到了丽泽堂,默默的走向自己的座位,这时贾凝注意到了旁边的刘屿舟。

        贾凝看着他在翻着书页,便知他也是在学习朱子的注解,贾凝没再多看,缓缓坐在自己的座位。

        这时刘讲师也走进了堂内,这说话已经上堂了。

        刘讲师清咳一声,娓娓道:“这堂课是讲学课,各位学子拿出《四书章句注解》,老夫给你们讲解一二”。

        “各位翻到《论语》第一章,我先讲解一番,之后你们可以随意提问不解之处”。

        这时贾凝也跟着翻开《论语》第一章,上面虽说有朱子的注解,但有些话还是不能理解,所以才要讲师来细致的讲解。

        贾凝对《论语》这书理解的很深,但不妨碍他听一遍刘讲师的理解,子日:“三人行,必有我师焉”。

        ……

        刘讲师一口气讲了半个时辰的书,这时也终于讲完了,讲完后的他润了润嗓子,看向众人,朗声说道:“你们若还有不懂的地方,或是对其他三书四经有所不解之所,都可来问我”。

        随后,众多学子一个接一个的上前提出问题,刘讲师也帮他们一一解答。

        堂内的众学子终于陆续问完了问题,刘讲师也终于能休息片刻了。

        休息了一会的刘讲师,目光看向埋头学习的贾凝,他很期望贾凝在科举上的成就,所以经常有事没事的过来给贾凝加课。

        于是刘讲师迈步走向后面,来到了贾凝身前,不动声色的看着贾凝看的《大学》一书。

        这时的贾凝看的极为专注,他不时的还用笔写下自己的观点,还不时抄录朱子的注解,丝毫没有发现刘讲师的存在。

        刘讲师捻着白须,微微一笑,欣赏的看着贾凝,心中连连称赞贾凝的观点。

        ……

        时间又一次飞逝而过,丰富多彩的学习又结束了,贾凝缓缓起身,看见一旁的刘屿舟也在站起,没有过多的言语,只是相互看了对方一眼,便默认的一起走出丽泽堂。

        走到了书院的门前,贾凝见可以告别了,于是看向刘屿舟,拱手说道:“舟兄,明日再见,就此告别吧”。

        刘屿舟也连忙拱手,道:“明日再见”。

        告别之后,贾凝走到了马车之上,而马车也缓缓行驶,车中的贾凝回想着今日之事,心中把贾珍之事娓娓道来。

        就在回想之时,马车也来到了家门之前,贾凝下了车,一边走着,一边听着彩薇所说。

        彩薇泛泛说道:“爷,有个不知名的人说来找您,门房的仆人说他是您的远房堂弟,夫人又未在家中,就让他在偏厅等候了”。

        贾凝点了点头,道:“我知道是谁了”。

        贾瑞之前确来找自己过几次,所以贾凝根据以往的记忆便判断应是贾瑞。

        贾凝走在前面,彩薇在后面跟着,很快贾凝就来到了偏厅,果然不出贾凝所料,这位端着茶水的十一二岁少年正是贾瑞。

        贾瑞也已经等候多时了,没等贾凝开口,便站了起来。

        贾瑞来到贾凝身旁,笑着说道:“兄长,这些日子许久不见,本来就想有空来找你玩呢,这次正好祖父让我帮他悄个东西”。

        说完之后,贾瑞便从怀里拿出一支陈旧,却不失色彩的毛笔。

        贾凝虽然不解,但还是伸手接了过来。

        看到贾凝接过毛笔,贾瑞笑呵着道:“祖父说这是他祖父当时给他的一支御笔,以此做为鼓励,但是祖父现在却已经用不上了”。

        贾凝瞬间就明白了,郑重的说道:“虽然我不能当面谢过伯祖父,但你一定要替我感谢他”。

        贾瑞虽然年小,但也看的出来贾凝的认真之色。

        贾瑞也认真的回道:“我一定会把兄长的话代为说给祖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