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红楼之贾府旁支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六章暖风一直在

第二十六章暖风一直在

        贾凝前几天在这条街走过一次,那时的街上并没有如此多的人,“今日定是街上的小集市人才会这么多,这么热闹”贾凝心道。

        贾凝从侧边走进卖菱粉糕的小铺,第一眼看见的是铺门前的伙计,又注意到了一个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的封建妇女。

        贾凝没再多看,走到那个伙计面前,正色道:“要五份菱粉糕,再来两份凉糕”。

        淡黄衫伙计见贾凝是位读书人,心中不由的尊敬了几分,随后他迅速掀开蒸锅上的大木盖,一手接着一个的放在黄纸上,放满了整整五块之后,用手叠了起来。

        叠好之后,又拿出一张黄纸,从锅中拿了两块凉糕,叠好之后抬起头,伸手递给贾凝,说道:“总共十文钱”。

        贾凝点了点头,面不改色的拿出十文零钱递到伙计的手中,然后转身离去。

        黄衫伙计满脸笑意,看向贾凝的背影,笑道:“公子慢走,下次再来”。

        出了糕铺的贾凝看向卖的最火的小摊,那是个卖冰糖葫芦的小贩,转身走去。

        因为买的人太多,等了一会后贾凝才排上号,看向卖冰糖葫芦的小贩,不紧不慢的说道:“来五根冰糖葫芦”。

        虽然贾凝买的多,但灰衫小贩还是习以为常,倒是因为贾凝身上的衣袍惊讶了一番,他真的没想到自视清高的读书人能来他这种小摊买东西。

        灰衫小贩拿了五根糖葫芦包在了荷叶上,一边递给贾凝,一边说道:“这些一共八文半钱,给您抹个零,收您八文钱”。

        贾凝虽不知灰衫小贩是因为贾凝是位读书人的原因才给抹去零头,还是因为他经常如此,但不管是哪种原因,都不能令贾凝再多想几分。

        贾凝默不作声的付完钱后转身走向马车,不再多想半分,只是想着回家之后自己的字能卖多少钱。

        其实古代大多数的小贩都是非常斤斤计较的,他们是不可能少要半文钱的。

        就算是有这样的小贩,也在少数,因为他们不似那些富裕的掌柜,他们一年到头也赚不到多少钱,都要养家糊口的。

        贾凝吹着微风上了马车,顿时有了一些趣意,随之跟马夫聊道:“林伯,今天的风挺特别的吧,吹到身上一点感觉不到凉飕飕的,还有些暖呢”。贾凝不知晓他的名字,只是以一声林伯这样的叫着。

        林伯驾着马车,慈善的眼神中流露了许些沧桑之色,他不紧不慢的回道:“是啊,暖风吹过一年又一年”。其实林伯虽然没有读过书,但年龄很大,见识很广,贾凝也能看的出来。

        贾凝听到林伯说的话,脸上微微一笑,眸中的色彩暗然,自顾自的道:“是这样啊!暖风一直在,一直在……”。

        贾凝言语间似自言自语,又似回答之言,恐怕他自己都说不清吧。

        马车穿过小街,又走过石桥,来到宁荣街,马车的速度不快不慢,路过宁荣二府,来到荣府旁支的胡通,马车停下了,停在了一座二进小宅的门前。

        彩薇依旧傻乎乎的张望着,贾凝拿好东西,慢慢的走下了马车。

        彩薇见贾凝两手拿着东西,连忙上前要拿过来,要帮贾凝拿着。

        贾凝只递给了她一包装菱粉糕的黄纸,剩下的凉糕和冰糖葫芦则自己拿在手中。

        贾凝穿过亭院的走廊,走到离他最近的凉亭,坐到石凳上,把用黄纸包的凉糕和用荷叶包的冰糖葫芦放在石桌上。

        贾凝转身看到后面的彩薇也跟了上来,温声道:“把菱粉糕先放在桌上,坐在我旁边的石凳上”。

        彩薇乖乖的照做,吹了吹石桌上的灰尘,再把菱粉糕放在石桌上。

        彩薇皓肤如玉的纤手,娇艳欲滴的脸,让贾凝不由得把正事忘记了,不禁心道:“彩薇的脸一直都是红扑扑的啊”。

        这时彩薇鲜红的红唇微微颤动,不禁偷偷看向贾凝,眉清目秀没有一丝俗气之色,令彩薇不由的抿了抿红唇,不知所措。

        这几秒钟的沉默不语很快就被贾凝打破了,虽彩薇只是及笄之年,却有闭月羞花之美貌,让贾凝不禁感叹。

        贾凝掩饰住了自己的神色,看向石桌上的糕点,拿出一块凉糕放在菱粉糕黄纸上,随后又将两块菱粉糕放在装凉糕的黄纸上,又拿从荷叶中拿了两块糖葫芦。

        整理好了之后,贾凝将装凉糕的纸递给彩薇,道:“把这些拿去给夫人”。

        彩薇低垂着头,小声应下,刚起身便被贾凝叫住。

        贾凝看向彩薇,道:“还有这两根冰糖葫芦一起给我娘,就说我让她也尝尝”。

        彩薇点着头,轻声细语道:“好的,爷”。

        彩薇不知怎么的,小脸就是微脸,贾凝也不知所以。

        彩薇迈着小步,慢慢的走出了亭院,她脸上透露着嫣红之色,心中紧张的想道:“脸好热啊,不会发烧了吧”。

        在彩薇心中思索的时间,她已经来到了薛芸的房间,用纤手轻轻敲了一下门,听到回应声音之后彩薇便进去了。

        彩薇轻轻抬眸,发现夫人身旁坐着一位相貌端庄的中年贵妇。

        彩薇不敢出声,只是把手上的冰糖葫芦和糕点呈给薛芸看,同时小心说道:“爷让奴婢把这些拿给夫人吃,说让您尝尝鲜”。

        其实薛芸也说过,不要彩薇如此小心翼翼的行事,但是有外人看时彩薇必须做的恭恭敬敬,最起码不能让人落了口舌。

        薛芸面露笑意,把手中的东西放下,道:“好啊,儿子这样孝顺我这个娘,当娘的就收着吧”。

        薛芸轻轻摆了摆手,道:“东西就放在你旁边的桌上吧”。

        彩薇放下了东西,刚想自觉的缓缓离开,就听见夫人叫住了自己。

        见彩薇转过身来,薛芸微笑道:“最近都是你跟着凝儿身前,可知他这些天都晚上都几时休息吗?”

        薛芸当然知道彩薇和贾凝在家中几乎形影不离,跟着贾凝忙前忙后,贾凝定是很喜欢这个丫鬟,薛芸如此想着。

        彩薇觉得替贾凝隐瞒没有必要,而且告诉了薛芸也可以让贾凝少劳累,这正合彩薇心意。

        彩薇便如实回答道:“爷每晚都是子时才休息”。

        薛芸只能微微生气,自言自语道:“过会时间我定说说他去,说什么也不能让他一直做贱自己的身子”。随后薛芸便让彩薇离去了。

        薛芸看着彩薇离去的身影,心中感叹道:“彩薇这丫头越长越美了,仅仅是一个闭月羞花都不足以表达,凝儿也是有福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