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红楼之贾府旁支在线阅读 - 第三十九章贾蓉难,圣人言

第三十九章贾蓉难,圣人言

        因贾代儒常在讲学之时用贾凝作以榜样,用以劝导贾蓉、贾宝玉他们这些家族子弟认真读书。

        所以贾凝的科举之志被贾蓉所闻,于是乎贾蓉在荣府之内族学之外,随心嘀咕了两句:“那位远房的凝大爷是一块读书的玉料,若是明年考中了秀才,倒也可以拉拢一二”。

        “总归算是贾府除祖父外唯一的读书人,说不一定能得到西府的老祖宗赏识,借她老人家的本事混个一官半职”。

        显然贾蓉并没有丝毫自知之明,只知自己是宁府的少主子,但却是无一点人脉,换做他爹贾珍来还算合适。

        此时的贾蓉才十四岁,还未被戴绿帽子,心性还未变的荒淫无耻,只知偷奸耍滑,不问事理。现在的他倒不糊涂,做事颇为圆滑。

        碰巧的是,贾蓉刚从族学中走出去不久,抬头便碰见了他爹贾珍。

        贾珍还想着这几天碰见贾凝时狠狠报复他一顿呢,而事由只因贾凝未对贾珍阿谀谄媚、卑躬屈膝。

        于是贾珍听见自己儿子贾蓉说出这句话,瞬间气不打一出来,怒火中烧,对着贾蓉冲道:“一个小旁支你还想着四处拉拢,给你老子丟脸——啐他”。

        贾蓉被吓了一大跳,这时一个小厮过来啐了他一脸,贾蓉眼中闪过一丝苦色,对此只能默默忍受。

        紧接着贾珍怒火稍微平息,知晓自己言语有些粗了,不符合他正经的形象,但还是动怒道:“小小的旁支子弟还想考科举、中县试,自不量力!”

        随即冷哼一声,道:“回头老子找人给你荫个监生,莫要再吹捧那个小旁支了”。

        贾蓉用锦袖随意擦了两下脸,连忙拱手回道:“老爷说的是,小儿一定不再与他结识……”。

        贾珍脸色漠然,边走边说,道:“你跟我回府,昨日的事我还没跟你清算,今日我倒要看看你还敢不敢再去酒楼戏耍了”。

        贾蓉趁贾珍和他旁边的小厮不注意,苦苦一笑,连忙跟上前去。

        接下来就是贾珍在荣府之外训斥贾蓉的事情了。

        贾蓉越斥越怒,甚至欲想亲自对贾蓉动手,而贾蓉见贾珍想动手打自己,却也不敢闪躲,因为躲开之后会被打的更重。

        虽说贾珍自己常去醉玲楼中点娼妓,但却对贾蓉经常去而感到气愤,至于贾珍是如何知道了,其实还是在二楼中观赏戏女时恰巧碰见的,之后的画面可想而知。

        贾凝见状本想眼不见心不烦的拉上帘布,但却看见了教完族学回家的贾代儒和贾瑞二人,他们也从荣府走出,正好碰见了贾珍父子。

        贾珍虽是族长,但贾代儒毕竟是长辈,他父亲贾敬都要喊一声伯叔的,再不禁样子还是要装的,所以见到贾代儒便拱手道:“见过伯祖”。一旁的贾蓉也是喊道:“见过老太爷”。他们虽是喊了,但真不真诚可想而知。

        贾瑞见此也是连忙躲开,毕竟贾珍敬的不是他。

        贾代儒也知贾珍他们只是做做样子,心中根本瞧不上自己,所以也没有多说些什么,应了两声便带着贾瑞勿勿离开。

        此时贾珍心中冷笑:“哼,这老家伙倒也有些自知之明,既然如此便给他些面子”。

        随后贾珍看向身后的贾蓉,盯着他的面容,道:“你看什么!快走……”。

        贾蓉自然不想回府挨打,只能卖些惨状,祈求少一顿毒打,再不济也能磨些时间,于是小心诉苦道:“其实儿是被迫的,都是琏叔带我去的,若老爷不信,可以去查证一番”。

        贾珍冷呵一声,道:“当老子这么好骗!你玩的花样以为我没有玩过?觉得我不知你们是串通好的?还敢跟我撒谎,看来今日必须执行家法了,快跟我回府!一刻也不能停——”说完随即给身旁的两位小厮使了眼色。

        贾蓉顿时惊吓不已,面色极其难看,抬眸缓缓看向走向前来的两位布衣小厮,险些要晕了过去。

        两位小厮也是面面相觑,虽说贾蓉是府中的少主子,但家主的命令绝不能违抗,只能硬是拖起了贾蓉,一路拖回了宁国府。

        内院之中,秦可卿的花院。

        流离于花草芳香之中的秦可卿听到贾蓉被执行家法,并没有丝毫大惊失色、梨花带雨,平淡的回应了一声送信的丫鬟。

        对此,她早己习以为常了,自从她嫁来后,这种事已经数不清多少次了,最开始的时候还非常担忧,甚至于潸然泪下。

        其实秦可卿最开始去求过贾珍,效果出奇的好,贾珍二话不说就放走了贾蓉,甚至非常勤恳的讨好秦可卿。

        后来渐渐明白了贾珍意图,再加之贾蓉对自己的冷淡,于是为了少与自己的公公见面,便视而不见,不再去求情了。

        一抹花香随风流过,吹到了秦可卿的娇躯上,连连轻咳,娇喘吁吁,尽显千娇百媚、娇艳欲滴之色。

        花丛之中,秦可卿“出淤泥而不染”,尽管湿泥再多,她明媚的美眸闪过一丝怀念之情,不知在想什么,可能许是流念思家,亦或其他……

        再说贾凝,他见贾代儒走了过来,连忙下了马车,拱手微笑道:“见过伯祖父”。

        贾代儒和贾瑞也是惊讶不已,没想到这么巧,就这样碰到了。

        贾代儒见贾凝身着灰白书院衣袍,俨然像一个正经的读书人,温文尔雅,不由欣慰的笑了一番,但不言语。

        其实贾代儒眼中的看法这和贾凝儒雅的相貌脱不了干系。

        贾代儒身旁的贾瑞见状,先开口问道:“祖父怎么只笑不言?这难道有什么深意”。

        见自己的孙子不明所以,于是贾代儒笑道:“没有什么深意,不过是见你兄长如此意气风发,有些欣慰罢了”。

        原来如此,贾瑞点了点头,表示明白了。

        此时贾凝说道:“伯祖父、昆弟,现在离回往家宅还有不少的路,不如乘坐马车一同回家,这样既省时间,也方便咱们闲聊,伯祖父,您意下如何?”

        贾代儒思索一番,抬头回应道:“也好,如此就是麻烦你了,而且还要折回”。

        贾凝正色的说道:“哪什么麻烦,一点没有麻烦!折回的那点路算什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