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红楼之贾府旁支在线阅读 - 第六十九章贾凝回京,贾母欲请

第六十九章贾凝回京,贾母欲请

        三月二十九日清晨,时间为辰时六刻。

        贾凝在京师附近的渡口处停住了客船,交付给了船夫钱后便下了船,三个人总共用了一千五百钱,约等于一两半银子。

        付完钱后他不慌不忙的走下了船,迎面而来的是早已等候多时的一众家奴们,为首的是身穿灰色上等布衣的贾三俭。

        贾三俭奉主母薛芸的话,前来京师之外的一处渡口,等待、迎接贾凝一行人。

        贾三俭远远的便注意到了一位颇有风度的读书人正直走来,睁大眼睛仔细一看,这位身穿淡白色绸衣,腰间系着纹雀玉带,头冠上横插着一根银簪子的少年不就是自家的老爷儿吗?

        于是贾三俭连忙站起半蹲的身子,直直的往贾凝那边跑去,很快他便气喘吁吁的走到了贾凝面前。

        还不等贾凝开口说话,贾三俭便急忙行礼,一边又十分恭维的道:“恭喜老爷儿高中案首,从此就是秀才大老爷了”。一旁的几名家仆也连忙说起恭维的话。

        说着说着贾三俭还想下跪几个磕头,眼看已经弯下半个身子了,贾凝随即开口将他叫住了,只听贾凝正声道:“你这是干嘛,用不着磕头,快起来”。

        “是、是”。

        贾三俭低声说完便微微站起身子,将袖子从胳膊上撸了下来,低着头不敢直视贾凝,这时他又道:“回老爷儿的话,夫人令我们在这迎接您,一路将您护送到家”。

        贾凝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道了声:“好”。紧接着又从身上掏出几吊钱来,扔给的面前的几位身着灰色布衣的家仆。

        随后贾凝从他们身边走过,笑道:“闻言自然当赏,这是给你们的赏钱,也算见见喜气”。

        贾三俭等一众仆奴也不禁面露喜色、笑颜逐开,连声感谢道:“谢谢老爷,老爷吉祥……”

        不说其他时候,反正他们现在就是真心实意的恭维着贾凝,毕竟白花花的钱谁不爱呢?

        贾凝不着急回家,但也不知道去哪是好,只是同彩薇、晴雯她们在岸边待了一会。

        贾凝对贾三俭等数名家生仆的迎接,没有感觉到丝毫的意外,因为他早在登船之时便同薛芸说过自己具体回家的时间,估计着也就在这几天的时间。

        因此薛芸如此的安排,贾凝是有想到的。

        ……

        京城中只有一个县,即长安县。

        但京城周边的县却有十余个,所谓京城周边,即京畿地区。

        京畿地区的十余个县分别是:新阳县、上宜县、泾河县、云阳县、高阳县等十余个上县。

        这些上县皆由京兆府管辖,其中泾河县就是贾凝目前所在之地。

        千年泾河,沿江而起,伴江而兴。

        潺潺江水穿流不息,春风吹拂,荡起微微涟漪,粼粼水波,波澜起伏。

        贾凝在一处荒凉的岸边不由转过身子远远望去,一望无际的江水清澈见底、明亮如镜。

        四周停岸渔船数百,进江渔船数千,岸口数十处,这些都掩盖不住这广阔无际的江面。

        ……

        只见一位眉清目秀的少年身袭绸缎白衣临风而立,背手踱步于岸边,举止不凡,十分意气风发。

        在他身旁有两位相貌美艳,举止似大家闺秀的丫鬟相伴左右,身后则是一众家奴。

        此刻,贾凝的心情是比较愉快、舒畅的。

        古人云:退一步海阔天空,忍一时风平浪静。

        “增广贤文中的这短文字想必就是借此想像的吧”贾凝心中不禁猜测一二。

        ……

        不久之后贾凝便回京见薛芸去了,他并没有多待,待的时间大约只有短短的几刻钟。

        回到自家的二进小宅后,贾凝直接走到了厅室之中。

        贾凝大大方方的坐在雕刻精美花鸟图案的椅子上,是为左侧,薛芸则坐在右侧的椅子上。

        至于彩薇和晴雯她们,贾凝让她们回房收拾自己的屋室去了,毕竟这么久没有在家,灰尘定是不少。

        彩芸这个丫鬟则是和彩薇叙旧说话去了,这也是薛芸允许的。

        薛芸深知自己儿子的性格,况且她自己也不是个啰嗦之人,简单同贾凝寒暄了几句衣食上的问题。

        贾凝对此一一回答,反正都是彩薇和晴雯两个小丫鬟在做,自己可没累着分毫,听完贾凝的话后薛芸也不再担心。

        随后薛芸又说起了关于贾凝中了秀才这件事,只见她微微皱眉,烦声道:“自从凝儿中了秀才的消息传出来后,这街边的邻居一个个都上了门,提着篮筐什么的,她们毕竟是三服内的亲戚,我也不好说什么,只能经常以不在家中为由回避”。

        薛芸叹了一口气,紧接着缓缓说道:“对了,说起来荣国府那边给了咱不少钱财、珍宝呢,娘也不知怎么的,咱这一个小小的秀才人家,值的他们以堂堂荣国府的名义赏赐啊”。

        贾凝面色平静,心中稍微惊讶了一番,轻声问道:“娘将他们给的赏赐收下来了吗?”。

        贾凝虽然不知道荣国府送的钱财到底有多少,但是却清楚这钱财绝不会太少,对于小户人家来说一定是个大数目。

        薛芸微微一笑,点了点头,笑着说道:“那是自然了,这些多钱财比的上咱好几年的收入了,不要白不要嘛”。

        这其中不仅是良田的收入,还有贾凝卖字帖的收入。

        贾凝顿时微微皱眉,心中迟疑了片刻,随即也笑了起来,道:“收了就收了,不要白不要啊”。他准备跟荣国府比谁更无耻下流、更不要脸。

        ……

        贾凝待在家中与薛芸闲聊散步,不时又与彩薇和晴雯说说玩笑,吃过午饭,一转眼时间飞逝,已是下午了。

        下午贾凝待在亭院中玩,颇有闲情雅致,无事便与彩薇说说晕话,挑逗她一番。

        说的彩薇面色通红,耳边也十分火红滚烫,咬牙切齿的看着贾凝。

        就在这时贾母房里的丫鬟翩翩而来,只见来的三位丫鬟花枝招展,先后是鸳鸯、鹦哥、袭人。

        袭人此时还在贾母房中。

        贾凝饶有兴致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轻声笑道:“这是什么风儿,把老太太身边的丫鬟都招来了”。

        彩薇与晴雯在此时也疑惑不已,百思不得其解。

        为首的鸳鸯闻声娇笑,美眸直勾勾的看着贾凝,道:“老太太令我们知会凝哥儿一声,说请你进府一趟,想见你一面”。

        贾凝故作惊讶,轻轻点头,道:“好啊,老太太见我欲说何事,鸳鸯姑娘可知?不知也无事”。

        鸳鸯轻哼一声,细声的说道:“凝哥儿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我是不知,也得编一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