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红楼之贾府旁支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三章可怜林妹妹

第七十三章可怜林妹妹

        初入书房,恍惚片刻,温存许久,迟迟没有动笔、读书。

        直至许久之后,贾凝一手提笔沾墨,另一手扶住沾墨的宽袖,旋即在宣纸上书写练习王羲之的草书。

        临摹之时,他的思绪飞转,想起来了那有时楚楚可怜,有些阴阳怪气的林妹妹。

        ……

        林黛玉初入贾府时似二春木头一般,无论言行举止或之神情都是如此,与其说木头,倒不如说是小心、谨慎。

        贾凝十分清楚,初入贾府的林黛玉与后文的林黛玉大不相同,这不是她真正的性格。

        爱吃醋、爱胡思乱想、自尊自爱、感性、才华横溢,这些才是她的性格,乍一看,这简直是一个素人女友的形象,没事可以乐呵乐呵,怼一怼的那种。

        贾凝觉得林黛玉在荣府生活十余年,却没有什么归属感了,并不是仅因为她的性格原因,其实最大的原因不外乎是寄人篱下。

        在贾府林黛玉除了贾母、邢夫人、贾宝玉,还有一个贾赦,恐怕再没人对她是真心的好儿。

        贾赦虽然是个贪财好色的混儿人,但是他对林黛玉确实关心、体贴,这些从原文中都可以看的出来。

        还有贾赦正房的邢夫人,她虽然也有些事做的不怎么好,她是真心喜欢林黛玉的,从她对黛玉的行为上来看,这点作不得一丝假。

        紫鹃也亲自对黛玉说过:“有老太太在一日,他们还不敢怎样,哪天老太太去了,还不凭他们欺负去?”

        ……

        贾惜春从不把林黛玉当成自家人,袭人这一般的下人也不把林黛玉当回事,还把亲口她当作外人,这些在原文中都有描述。

        原文中林黛玉自己也曾不止一次的说过。

        黛玉道:“我又不是他们这里正经主子,原是无依无靠投奔了来的,他们已经多嫌着我了,如今我还不知进退,何苦叫他们咒我?”

        “我是一无所有,吃穿用度,一草一纸,皆是和他们家的姑娘一样,那起小人岂有不多嫌的。”

        林黛玉原文所说的这些,其实并不是仅因为她细腻的心思所造成的,而是因为她“寄人篱下”的处境造成的。

        贾凝每每想到这些,心中就忍不住的气愤,连他这个沉静的人都是如此,更不要提一般读者。

        简直恨不得穿越到红楼梦世界中,将王夫人这些欺负、敷衍林黛玉的人当球踢,贾凝现在已经做到了穿越,就差下一步当球踢的动作了。

        这寄人篱下的滋味,令年不过芳龄的林黛玉如何消受的住啊!而且她内心又如此敏感、细腻。

        以原文举例。

        一日,林黛玉听了,不觉气怔在门外。待要高声问他,逗起气来,自己又回思一番:“虽说是舅母家如同自己家一样,到底是客边”。

        “如今父母双亡,无依无靠,现在他家依栖,如今认真淘气,也觉没趣”。一面想,一面又滚下泪珠来。

        黛玉回到潇湘馆,“倚着床栏杆,两手抱着膝,眼睛含着泪,好似木雕泥塑的一般,直坐到二更多天方才睡了”。

        这件事的起因虽然与黛玉没有任何关系,但是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看的出来此时的林黛玉多么卑微。

        ……

        林黛玉虽然不缺钱财之类的东西,但没有人能时时、处处都维护她,特别是贾母走后,她更没有了依靠。

        自从贾母走后,王夫人就不把她当人看了,这便是她寄人篱下的心酸。

        其实最初林黛玉的母亲贾敏虽然去世了,但是她父亲林如海还在世,有这一条退路,林黛玉在初入贾府时过的还不错,还不算委屈。

        但是林如海去世之后,林黛玉就彻底只能过寄人篱下的日子了,她没有其他选择,不得不继续依靠贾府生活。

        寄人篱下的时候是要处处看人家脸色行事的,一言一行皆是如此,因此林黛玉在贾府是小心翼翼、处处留心,生怕做了什么错误之事。

        再加上她本就爱胡思乱想,心思又细腻,因此做什么事情都不自然。

        这样的感觉只有经历过的人才能感受的到,林黛玉所受的煎熬不是一般人能想象到的。

        想到这里,贾凝更加心疼林黛玉了,恨不得将她当成女友一样疼。

        这也证明贾凝主动请缨,博取林黛玉的好感这一行为多么正确。

        ……

        第二日,清晨。

        贾凝一早便在彩薇与晴雯的服侍下起了床,随后洗漱了一番,吃过朝食,最后乘坐马车出了门。

        他昨日刚到京城,还没有来得及拜访恩师刘初堂,所以他今日一大早便来书院了。

        书院中的学子很多与贾凝年纪相仿,他们大多数都还未考中秀才,今年初的县、府、院三试他们自然参加。

        由此,贾凝明显的就能看出来书院中少了不少人。

        贾凝寻到刘初堂在书院的屋室,敲了一下门,片刻后闻许声,随即听门而进。

        贾凝进屋后二话不说,先低头拱手行礼,然之尊敬喊道:“见过先生”。

        刘初堂一开始还以为是哪个学生,一眼竟看见了他的爱徒,他寄予厚望的学生贾凝。

        刘初堂看清楚低头行礼之人是贾凝,连忙走上了前去,一阵嘘寒问暖。

        贾凝同刘初堂相跪而坐,只听贾凝讲述起,他在金陵中案首的经历与他所写的案首文章,再加上一些琐事等等。

        刘初堂愈发欣赏贾凝了,不愧是他的好学生啊,真给他长脸,这可是堂堂金陵县案首啊,估计可以在山长和其他讲师面前吹嘘此事了。

        ……

        回家之后,薛芸主动找到贾凝,想谈一谈关于他的婚事,但是贾凝实在不想这么快成婚,终于在历尽千辛万苦的口舌之争,薛芸勉强答应贾凝再等一等的条件。

        闲来无事,贾凝与彩薇也不自羞,大白天的就开始宣y,引的晴雯暗啐一声,差点就骂出来了。

        ……

        四月六日,贾凝安抚了彩薇和晴雯两个丫头一番,在前一晚又狠狠的要了彩薇一次这才做罢。

        妾室之事,薛芸已经同意,但贾凝没有来得及给彩薇布置一次洞房花烛夜,只得先做罢,等回来之后再说。

        晨时,贾凝如约而至,渡口前,登上贾府的孤舟,携一众仆妇远渡扬州。

        眼看贾凝最晚两月后才会回来,可怜贾珍的计划又泡汤了,心中不禁暗骂一番,贾蓉又要倒霉了,真是躺着也中枪。

        ——

        四月十三日,扬州城,巡盐御史林如海官邸。

        午时,林如海邀约雨村前来府中,与他彻谈要事。

        正厅之中,一位气质儒雅的中年男子与另一位敝巾旧服、剑眉星眼的男子相对而坐。

        只见林如海面色淡雅,儒笑一声,道:“天缘凑巧,因贱荆去世,都中家岳母念及小女无人依傍教育”。

        说到此处,他故意顿了一顿口,又继续道:“前已遣了贤亲凝之来接,小女向蒙训教之恩,未经酬报,遇此机会,岂有不尽心图报之理!”。

        贾凝年少,因而尚未取表字,古之二十岁弱冠之时才可取一表字,作为敬称,但大多时候,表字是可以早取的。

        若遇天资聪颖之辈,如曹冲那般,又或者有功名在身的小辈,皆可取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