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红楼之贾府旁支在线阅读 - 第七十九章林黛玉往京

第七十九章林黛玉往京

        林黛玉思忖片刻,欲微张檀口,却又觉得不太稳妥,停留原地,心中辗转许久。

        贾凝眸色温和,巧是知道林黛玉欲开口、却无言的原因,于是道:“林妹妹不必烦恼,不想说、不能说,就不必说”。

        刹那间又微抬澈眸,正视她一眼。

        林黛玉看着眼前少年清澈、干净的眸子,默然螓首,又正声道:“没有不能说,只是不想说罢了”。

        贾凝自觉没有说话,因为他知道这句话不仅是给他一个人说的。

        在这沉静的书阁中,贾凝转身目视书案,看向自己未完成的作品。

        墨黑色书案摆放的宣纸许多,还有一叠高筑的书籍,笔墨纸砚具全。若距离近一些,还能闻到砚台飘散的墨香。

        “妹妹去寻诗经吧,我便不做打扰了”。

        贾凝上前缓缓迈了两步,整理了一下衣襟,端坐在草席上。

        随之拿起狼毫毛笔,移置砚台沾了沾墨,又将狼毫碾了开,在麻纸上轻试了几下,试好后便在未完成的草书作品上续写。

        林黛玉眨了一下眼睛,小心的看着这位身着锦佩素衣,衣冠很是干净的男子,再低头见他认真的模样,林黛玉顿也不知该说什么。

        不久后儿,林黛玉在满是书籍的书架上找到诗经一书,将之从柜上拿下,双手环抱。

        过眼云烟,白皙玉颜。

        贾凝面向林黛玉,道:“林妹妹请留步,我有一簿礼送予妹妹”。

        林黛玉止住脚步,目光看向贾凝,脸上流露出一丝好奇、惊讶之色,拘束道:“这不太好吧,未免让哥哥破费了”。

        此时,她心中不禁想道:“他不会是因为心疼我,而送礼物吧”。

        贾凝微笑着摇了摇头,直言道:“一个不值一提的薄礼,没有破费,我只是见妹妹说我字写的好,还偷偷往纸张上看,所以便随心而写了一个章草书写的偶闻,以此作为见面礼”。

        “来去匆匆,未携带什么贵物,因而没有什么见面礼拿得出手,还请妹妹见谅”。

        言语道完,贾凝便将书卷拿出,起身双手递予林黛玉。

        林黛玉伸出细嫩的小手,小心接了过来,面色略喜,这是她收到的为数不多的礼物,而且还是一个读书人送的。

        细声谢道:“谢谢哥哥了,我很喜欢这个礼物,礼物不分贵重,只要用了心就好”。

        贾凝道:“如此就好,既然妹妹着急看书,我便不多做打扰了”。

        林黛玉轻嗯一声,心中对自己这个便宜哥哥增加了一丝好感。

        她又仔细思忖了一下,突然伸手从腰间锦兜中拿出一个白玉,仔细一看,原来这是一个镂空玉佩。

        林黛玉将玉佩递予贾凝身前,紧接道:“这是父亲前些日送我的,应是不分男女,我平日佩戴的玉佩繁多。这是我送你的见面礼,哥哥不要推迟,就接下了吧”。

        贾凝看了一眼林黛玉真诚的目光,思虑片刻,清声道:“罢了,我本不喜扭扭捏捏,与其谦让,不如省些时间,算是我占妹妹的便宜了”。

        见贾凝将玉佩接了过去,林黛玉不禁笑道:“哥哥的性格真讨人喜欢,这样我便回去了,哥哥就回去吧”。

        片刻,将林黛玉送至廊前,贾凝温声道:“平安、慢走”。

        林黛玉走了数米又欲回眸,却是低螓小声道:“算了、算了”。

        ……

        林黛玉的闺房十分清雅、温馨,与平常姑娘不同的是,她的闺房流露着淡淡的书香气。

        林黛玉走进房间,将书卷缓缓打开,一篇似词非词的文字进入眼帘。

        “庆历四年春,四月二十一日早,尊府初见林妹妹。

        两道淡烟弯眉欲皱未皱,一双清露目似泪非泪,云鬓花颜,玉容略愁,泪光点点。

        年貌虽小,举止言谈不俗,身子虽弱,百折不回尚足”。

        右下处落款,表兄——贾凝。

        看完之后林黛玉虽沉默不语,但玉容却流露许些喜色,嘴角不禁微微上扬,心中略带欣喜、复杂之情,良久之后,又独自沉思许久……

        对于贾凝这般言行举止颇有君子风度的读书人,她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熟悉之感,好似同病相怜一般的感觉,不,又不完全是。

        林黛玉不禁心道:“女子无才便是德,原来不止我一人不喜这句话……”。

        林如海夫妇为解膝下荒凉之叹,便把林黛玉当作假小子来养,主动教她读书写字,最后还请贾雨村为先生,做林黛玉的启蒙老师。

        这些在封建社会,恐是万千中难寻一人。

        林黛玉自幼聪慧好学,尤喜儒家经典的四书,因而满腹经纶、十分通解,深受儒家思想熏陶,与之贾凝这种读书人,自然有些熟悉的感觉。

        一盏茶的时间,林黛玉如梦初醒,想之前因,又想不日便要去外祖母家,倒是冷静、熟虑了一番。

        书阁之中,贾凝正襟危坐,仔细深究兰亭序。

        低声道:“书圣王羲之曾说,欲习草书,须缓前急后,字体形势状如龙蛇,相钩连不断……”。

        王羲之在东晋时期就有“书圣”之称,至唐朝初期,因唐太宗极度偏爱兰亭序,尊奉王羲之为“书圣”,至此王羲之在书法界书圣之地位无人可以动。

        ……

        时间飞逝,转眼间来到了五月六日。

        十几天间,贾凝不时在林如海空闲之时,请教一二,不过大多皆是经义。

        林如海对此也乐意之至,他对贾凝这般好学,心中是十分欣慰与喜爱的,只要贾凝有事请教,他便不竭余力的教授贾凝知识。

        贾凝除此之外,还与林黛玉相谈甚欢,所讨论的则是四书、诗赋等问题,不过大多问题上林黛玉都是请教的贾凝。

        清晨,林黛玉、林如海等人早早起来准备事物。

        饭时,林如海语重心长的交代了林黛玉一番,虽然自己十分不舍,但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让林黛玉好好在荣府生活。

        见林黛玉泣声不止,林如海叹了一口气,忍不住又多添些银两在她的包袱中。

        许久之后,凉亭中。

        贾凝看着林黛玉水汪汪的血丝双眸,轻声安慰道:“去了你外祖母家后,做什么事都别委屈了自己,有事情就令雪雁来寻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