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武侠小说 - 修仙从知天命开始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一 冰芯剑胚,极品法器(求追读和推荐)

第三十一 冰芯剑胚,极品法器(求追读和推荐)

        奇宝斋的掌柜把店内所有的剑胚摆了出来,下到百炼精铁、玄铁锭,上到千年金母、天星石应有尽有,甚至还有两块冰芯。

        冰芯取自万年冰川的精魄,对白云祖师的上古遗玉是没得比,可比起摆在这儿的金母、天星石之类的材料,那是要好上很多的。

        云南的这位便宜师叔想要买一块冰芯。

        可这价吧——

        陈深听了都觉得贵。

        师叔在结丹期不假,可师叔灵石不多。

        他为了冲结丹期,用了不少灵石和药草,现在剩下的贡献点和灵石离买这块冰芯还差很多。

        他拿出一些丹药、药草和淘汰的法器、符箓,全抵押上,可即便如此,还差的远呢。

        师叔让掌柜的再便宜点。

        奇宝斋掌柜苦笑摇头,“道友,这已经是最低价了,真便宜不了。”

        师叔望着冰芯心有不甘。

        他在纠结。

        作为结丹期的弟子,只要他努努力,一年半载还是能攒够差的这些灵石的。

        可他等不及了。

        何况这结丹期的修士,有没有本命法宝的差别还是很大的。

        他落后一步就是步步落后。

        倒是他现在有了本命法宝,再去做任务时,赚灵石就快了,至少能省一半时间攒够现在差的灵石。

        师叔又问掌柜,能不能赊账。

        掌柜的再次摇头,“对不住道友,本店概不赊账。”

        他让师叔回去筹借,他暂且把这一块冰芯给师叔留着。

        师叔不大情愿。

        他心里有苦衷。

        他刚到结丹期,跟结丹期的师兄弟交情不深,借不出灵石。

        至于筑基期的师兄弟——

        他把人得罪惨了。

        他刚踏破筑基期进入结丹期,就到这些师兄弟面前炫耀了一番,还耀武扬威的让他们叫师叔。

        这些师兄弟能不能把灵石借给他,其结果可想而知。

        师叔回头看了看云南和陈深,自动把他们忽略了,这俩人应该没那么多灵石。

        他叹了口气,心想只能硬着头皮回去找筑基期的师兄弟借借试一试了。

        师叔让掌柜的给他留一块。

        奇宝斋的掌柜答应了。

        云南恭送师叔。

        师叔摆了摆手,再没提添头的事儿。

        掌柜把师叔要的那块冰芯搬下去,回头问陈深,“陈爷,要什么?”

        “我要另一块冰芯。”陈深说。

        他不追求特别好的剑胚,这才来的奇宝斋,可在奇宝斋,他还是要最好剑胚的。

        掌柜的早有预料。

        他刚才听到云南和陈深要买剑胚,就知道他们肯定要买这最好的剑胚。

        “好!”

        掌柜的忙叫伙计取盒子,“把这块冰芯剑胚给陈爷装起来。”

        伙计答应一声。

        刚要出门的师叔停下,回头惊疑的看着云南,目光中闪烁着莫名的神色。

        陈深背对门口,不知道师叔停了下来。

        掌柜的问陈深还要什么。

        陈深让他把神行符全拿过来。

        这是保命的神符,还便宜,陈深必须多备着。

        这要搁以前,云南肯定拦陈深,可在血狱沼泽尝过这氪金的添头后,云南二话不说。

        他还催奇宝斋掌柜把库存的也拿来。

        陈深接着让掌柜的提供售后,给千机扫换上白骨箭。

        在血狱沼泽,千机扫的白骨箭用的差不多了。

        至于雷震子。

        陈深酌情买了二十颗。

        他这次不如上次富裕,得省着点花。

        然后,“就是这个了。”陈深把龙头拐杖取出来,“让五毒追魂砂污染了,你看怎么洗一洗?”

        奇宝斋掌柜接过龙头拐杖,抬头看了陈深身后一眼。

        那位师叔折了回来。

        不过,这有个先来后到,他得先伺候陈深这位大顾客。

        他低头打量一番后头也不抬,“陈爷,这得用千年朱灵草来洗,价格稍微贵点,你看——”

        云南和陈深对视一眼。

        云南问他,“你觉得这龙头拐杖怎么样?”

        奇宝斋掌柜细细打量,刚要开口,陈深忽听耳后有人说话,“这不值得洗!”

        陈深诧异的回头,见说话的是师叔。

        他对云南笃定,“不值得洗。”

        师叔误以为这龙头拐杖是云南的,云南是掌柜口中的陈爷。

        陈深是个杂役在帮云南说话。

        师叔走到柜台前,插到陈深和云南中间,“咱们青云宗是剑修,这拐杖一看就是龙首山之物,不适合咱们的剑术,洗了无用,不是浪费灵石?”

        不值得洗。

        他还觉得云南不能洗。

        这龙头拐杖一看就是用毒物污了后,强行掳掠来的。

        “这要是让龙首山知道了,怪罪你是轻,坏了两派的关系和友谊,你可吃不了兜着走。”

        师叔觉得这根本不能洗。

        他对云南道:“你在筑基期,急于提升实力的心情我可以理解。这样,你把灵石借给师叔,师叔带你做师门任务,帮你兑换药草和丹药,咱们快速提升你的境界。”

        他告诉云南,提升境界带来的实力,比这些法器有用多了。

        师叔还以过来人的口吻劝云南,把买冰芯的灵石也省下来,等到了结丹期买法宝比什么都强。

        奇宝斋掌柜笑了笑,拿出了专业的口吻,“陈爷,这龙头法器用五金之精炼制而成,比冰芯差,可比我这儿摆的这些普通材质好很多。还有——”

        他用手指着龙头拐杖的龙头,“这是龙血石,龙首山特有的材料,你在别处见不到,这种材料炼制的法器,施展的法术在法器里属于上乘。”

        奇宝斋掌柜又让陈深看这炼制的釉质。

        现在这龙头拐杖让五毒追魂砂给污了,失去了原有的光泽看不出来,可从釉质上,奇宝斋的掌柜判断这是结丹期的修行者用丹火炼制的法器。

        师叔闻言冷笑,“笑话,结丹期的修士怎么会用丹火去炼制法器?”

        法器是筑基期和练气期用的。

        结丹期的修士已经能炼制法宝了,这法宝的威力可不是法器能比的。

        “道友此言差矣。”

        奇宝斋掌柜认为,这是一位结丹期的修士为了给后人防身炼制的一把特殊法器,威力在法器中算大的,但消耗法力又没有法宝多。

        “挺精巧的设计了。”

        奇宝斋掌柜鉴定后认为,这把龙头拐杖属于法器中的极品。

        陈深恍然,这法器果然厉害,难怪当时逼的白迟、云南、云清他们几个狼狈不堪,要不是有上品符宝盘龙壁,他们还真就折进去了。

        “洗!”

        陈深不再犹豫。

        “慢着!”

        师叔拦住。

        他扭头劝云南,想把他买冰芯的灵石劝出来,“师侄,你别太冲动。师叔提携你到结丹期,比这极品法器可有用多了。”

        法器一过筑基期就没多大用了,拼不过法宝的。

        云南无奈,“师叔,是他买,不是我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