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武侠小说 - 修仙从知天命开始在线阅读 - 第五十五章 枸杞难医

第五十五章 枸杞难医

        云南不回去了。

        他打算在陈深这儿享清福。

        这好酒好菜的生活,简直羡煞旁人。

        伴着他俩人大口喝酒,大口吃肉,广场上的人别提多眼馋了,口水咽下去的有三斤,这其中悔恨同口水一起吞的,毫无疑问是猴男三人。

        猴男还想上来说几句好话,蹭几口好酒喝。

        陈深压根不搭理他。

        猴男热脸贴了个冷屁股,冰这脸回去了,“嘁,神气什么,不就仗着给白云仙子当门房招摇撞骗。”

        枸杞归元酒就是枸杞泡了归元酒。

        云南听人说,这归元酒同天山甘露差不多,是修行滋补灵力的好酒,千金难得。

        他现在信陈深向李渔讨回公道了,就不知道这公道是怎么讨回来的,竟然李渔这么舍得下本。

        云南蹭了几杯枸杞归元酒。

        他要补补。

        陈深不由地鄙视云南,白芷一个小姑娘还亏,这身子骨不行啊。

        对陈深而言,这枸杞归元酒差些火候。

        他还得好好休养。

        陈深酒足饭饱后,一头栽进帐篷,呼呼大睡起来,顺便炼化灵力,精进自个儿的修为。

        翌日。

        陈深还没睡醒,早饭就已经送到了,午饭和晚饭也有送,还不带重样的。

        剑阁,依云阁。

        李晚敲门进来,见姑姑坐在软塌上,慵懒的斜靠在软塌上,眉头紧锁,双眼无神,手里轻抚一只猫。

        这猫很好看。

        它全身雪白,毛发柔滑,脖子又一圈蓬松的猫子,像一个小狮子。

        李渔给它起名狮子球。

        李渔穿了一身清雅质朴,余韵悠长的长裙,宽幅的袖摆在风吹衣袂时,极尽风雅。她的头发难得一见的盘起来,盘起了发髻,像出嫁夫人的打扮,搭配这一身衣服,端方娴雅,神韵翩然。

        “姑姑。”

        李晚笑了笑,“这几天我把狮子球照顾的好吧?”

        “嗯。”

        李渔回应懒懒的。

        她这几天修为大进。

        可她高兴不起来,因为她还没把陈深钻研明白。

        这个不明白不是喜欢。

        爱一个人太深奥,这个课题一时半会儿攻克不了。

        她不明白陈深为什么能治她绝脉,还富含灵力,尝起来也就那样,跟归元酒的灵力差不多。

        李晚凑过来,“姑姑,你前天忙什么去了,舍得把狮子球丢给我。”

        她有几次想把玩狮子球,都让李渔拒绝了。

        李渔没回答。

        其实是陈深对猫毛过敏。

        李晚摸着狮子球,还要说几句亲近的话,李渔淡瞥她一眼,“查出来了?”

        李晚尴尬一笑,“查出来了。”

        这事儿有些棘手。

        李晚犹豫半晌,小心说:“吞那件法宝的不是剑阁的弟子,是六叔孙子小宝。”

        她紧跟着解释起来。

        一个不识货的杂役拿着一件难得一见的法宝去当铺典当,怎么看都像是偷的,而且十有八九赎不回去了,小宝正好缺这么一件法宝,他就提前拿了回来。

        李渔瞥她一眼。

        她不说话,可透彻的目光,让李晚把所有的话咽到了肚子里。

        “提前到把人丢到水牢?”

        李渔轻抚摸猫。

        李晚尴尬的笑。

        李晚说话漫不经心,“让他把法宝还回去,当面赔礼道歉。”

        李晚愣一下。

        她觉得换回去,再做一些补偿就可以了,“当面赔礼道歉,是不是有点——”

        “弱小和无知不是生存的障碍,傲慢才是。”李渔语气淡然,把陈深处听来的话用上,“这剑阁迟早败在你们手上。”

        李晚一听这话,再不敢推辞。

        她站起身,“我这就让小宝去还法宝,赔礼道歉。”

        她一溜烟的走了,在剑堂抓住了还在对油纸伞恋恋不舍的李小宝。

        李小宝是真稀罕这法宝。

        这法宝一看就不是凡品,他第一眼就看上了。

        这把油纸伞也的确不是凡品。

        他爹告诉他,这法宝出自东海,是五行之中水属性的护命法宝,不止能抵挡致命攻击,还可以施展碧海潮生的法术。

        李小宝自得到这法宝后,片刻不离身,听伞里的潮生潮落都觉得有趣。

        然而,李晚竟让他还回去。

        他百般不情愿。

        在听到李晚还让她当面赔礼道歉时,李小宝更是一蹦三丈高的不同意,“凭什么让我去道歉,我还给他不就两清了!”

        李晚没好气,“你还把人关水牢了。”

        李小宝理所当然,“我那就是吓唬吓唬他,让他知难而退,又不是真的要把他怎么样。”

        啪!

        李晚给他后脑勺一巴掌,“你要不要脸,你抢别人东西,你还吓唬别人!”

        李小宝让这一巴掌给打蒙了。

        不是疼懵了,而是觉得李晚向着外人。

        他觉得李晚吃错药了,“姑姑,你向来最疼我的,为了一个外人你打我。”

        李晚现在懂姑姑的那句话了,“弱小和无知不是生存的障碍,傲慢才是。你这样做,剑阁迟早败在你们手上。”

        李小宝挠头,“至于嘛?”

        李晚让他麻利儿的去。

        现在是她出面,要是姑奶奶出面,李小宝这坎就过不去了。

        “姑奶奶?”

        李小宝咋舌。

        姑奶奶掌管剑阁产业,轻易不出手,但一出手必然雷厉风行,直击要害,杀敌手一个片甲不留。

        十年前的雪山谷就这么没的。

        李小宝可不希望姑姑把这手段用在他身上。

        他答应了。

        李晚已经打听到法宝的主人在宗门前剑坪。

        她领着李小宝步行下了剑阁,沿着山路来到剑坪。

        李晚一眼就看见了陈深的帐篷。

        就陈深的帐篷,想不看见也难。

        不过,陈深在里面睡觉,不在外面。

        李晚瞅了一眼,问剑阁黄衣弟子知不知道陈深在什么地方。

        黄衣弟子把帐篷指给李晚。

        李晚惊讶,心想这法宝的主人够有钱的。

        她向李小宝打一个眼色,让李小宝去归还法宝和道歉。

        李小宝不情不愿的捱到了帐篷面前,“这位——大爷,我来还你法宝的。”

        陈深没听见,还在睡。

        李小宝回头看李晚一眼,想打退堂鼓。

        李晚向他瞪大双眼。

        李小宝无奈只能继续,大着嗓门说了一次。

        陈深被惊醒了。

        他霍然睁眼坐起身,“什么,又来?不要!”

        等看清面前站一个男人后,他才惊魂安定。

        在李小宝又道一次来意后,陈深明白了。

        他把伞接过来,“法宝我收了,至于道歉就算了吧,这压根不是道歉能解决的。”

        李小宝这个道歉本来就不情愿,觉得对一个杂役道歉落了他李家的面子,现在听陈深还不罢休,不由地一抻脖子,“嘿,老头,我告诉你,我给你道歉是看我姑姑的面子,你别蹬鼻子上脸啊。”

        陈深查看伞,确认无误无损伤后,把伞收起来,“抢我东西还把我送进水牢,末了我得寸进尺?后生,你这不要脸是遗传的吧?”

        不打娘胎长出来,积累不到这么厚。

        “大爷,一码事归一码事,你别——”

        李晚在旁边听不下去了。

        李小宝背后是李家,可不能让人这么诋毁的。

        她踏前一步,话说半截,见到陈深后,后半句咽了回去,“死老头儿,是你!”

        陈深纠正李晚,“你大爷还没死呢。”

        李小宝错愕不已,问李晚,“姑姑,你认识?”

        李晚咬牙切齿,“认识,太认识了。”

        她好朋友名义上的相公。

        她能不认识。

        “你是他姑姑?”

        陈深觉得这就解释的清了,俩人道歉都一个模子刻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