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武侠小说 - 修仙从知天命开始在线阅读 - 第五十六章 相濡以沫,相忘江湖

第五十六章 相濡以沫,相忘江湖

        李晚只有一位知心朋友。

        她就是陆颖。

        陆颖的爷爷是陆半仙。

        他和李晚的爷爷是至交好友。

        早些年前,陆半仙因窥视天道而得到天谴,这报应到了陆颖身上,让她成为了天煞孤星的命格,而且命不长久,陆半仙天注定要绝后。

        陆半仙不甘于命运。

        他把陆颖从小寄养在剑阁,领着陆颖的父母外出寻找逆天改命的办法。

        然而,先是陆颖父母去世。

        接着,陆半仙向天再借五百年失败,一夜之间化为尘埃。

        陆颖本来就得半仙的真传,夜观天象,得出爷爷已死的消息。

        她这天煞孤星的命,在至亲之人死绝后,再克就要克身边的人了。

        陆颖为了不连累剑阁的人,孤身一人悄无声息离开了剑阁。

        李晚再见到颖儿时,她已经让陈深一口棺材当聘礼嫁作人妇了。

        剑阁许多人忌惮颖儿是天煞孤星,若有若无的远离她,只有李晚不在乎,在她稚嫩的心里,死亡遥不可及。

        她和陆颖一起长大,一起玩耍,度过了儿时无忧无虑的时光。

        在她知道好友嫁给了一个平凡老头的时候,她的愤怒可想而知。

        即便知道了其中的误会,她现在见了陈深,口气也好不到哪儿去。

        她始终觉得陈深想一树梨花压海棠。

        李晚一脸戒备,“你来这儿干什么?”

        她最怕陈深在找陆颖。

        陈深犯不着跟她置气,“参加品剑大会。”

        “你?”

        李晚上下打量陈深,因为灵隐长袍的缘故,他没看出陈深的境界。

        她一脸不屑,“你去什么地方招摇撞骗不好,骗到我们剑阁了”

        陈深在七八年前还是个普通人。

        现在还是个老头。

        这样的人根本踏进剑阁宗门的机会都没有。

        她还是认为陈深来找颖儿的。

        “你别做梦了。”

        她索性点破陈深那点小心思,“颖儿不会来品剑大会的。”

        “唔。”

        陈深闻言很高兴,“这么说颖儿改命了?挺好。”

        改名要不成功的话,颖儿就在棺材里了,更别提来不来品剑大会了。

        陈深真为她高兴。

        “颖儿就是改命了,跟你也没关系!”她见陈深还笑,不由地气急,“我警告你,别再纠缠颖儿,不然我对你不客气!”

        陈深只能送她三个字:“有毛病。”

        他前几天才知道她是李家大小姐。

        至于颖儿。

        陈深是挂念她,但从来没有纠缠这念头。

        他们只是相濡以沫的人罢了,现在分开,各自安好,不如相忘于江湖。

        “什么!”

        李小宝在旁边大约听明白了,“他纠缠颖儿姑姑?”

        他正窝一肚子火呢,“老头,你他妈找死,我今儿就替我大伯教训你。”

        李小宝合手一拍,双手张开,一把橙黄色的剑出现在两手之间。

        “住手!”

        李晚拉住李小宝,让他滚一边儿去。

        她是不想陈深跟颖儿有牵扯,可要是让颖儿知道李小宝当她的面对陈深动手,就是不跟她绝交,也要把李小宝的皮扒了。

        “姑姑。”

        李小宝莫名其妙。

        李晚不理他,招呼守门的黄衣弟子,“把他赶下去!不许他进剑阁!”

        “这——”

        黄衣弟子为难。

        “凭什么赶人!”

        云南踏剑落下来,“陈爷是我们青云宗的人,为什么不能进剑阁?”

        李晚这才记起,李小宝把两个青云宗的人送到了水牢。

        这法宝是陈深的——

        李晚刮目看陈深,“行啊,你都招摇撞骗进青云宗了。”

        就算青云宗又如何。

        李晚下逐客令,“法宝还你了,你走吧。”

        李小宝行动,上去给陈深卷铺盖卷和帐篷。

        “这——”

        云南挠头,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

        这剑阁是他们李家地盘,李家要赶人,他们还真找不到留下的理由。

        替师父做主撂下句狠话?

        白云仙子对剑冢的古宝志在必得,这么说会不会坏了师父的大事?

        他却不知道,为了陈深,他师父纵然得罪天下又如何。

        “对,赶他走!”

        围观的人群中,忽然有人鼓劲儿呐喊。

        陈深一听这声音就知道是猴男。

        “赶谁走?”

        一句话从天边飘来。

        这声音不大,慵懒,像一只猫懒得离开猫窝又不得不离开,语气中有一丝怒气。

        众人循声望去。

        一抹快到目光不可及的黄光一闪而逝。

        再出现时,光华敛去,李渔站在他们面前。

        她依旧一身清雅质朴的长裙,站在那里,风吹衣衫,神韵翩然。

        李渔好似刚睡醒。

        她缓缓地伸了个懒腰,双手倒背舒展一下胳膊,扩胸运动衬托着山川高耸,时刻提醒这人们在一身低调却足够奢华的衣服里面,遮盖着更奢华的东西。

        “姑姑。”

        “姑奶奶。”

        李晚和李小宝行礼。

        李渔声音清冷如冷泉,“我让你们来赔礼道歉的。”

        “姑姑。”

        李晚有话要说,“这老头不是什么好鸟!”

        “我让你们道歉。”

        李渔的话坚定,不留任何的辩驳的机会。

        陈深是不是好鸟她知道。

        尝过就是硬道理。

        “他,他——”

        李晚想把陈深同陆颖的事儿说出来,可为了陆颖的名声,她及时住了口。最终在姑姑的眼神下,她踹李小宝一脚,“道歉!”

        “啊?”

        李小宝想不到姑姑变化这么快。

        他硬着头皮向陈深道歉。

        陈深还是那句话,道歉就算了,李小宝这缺德事不是道歉能解决的。

        李渔觉得有道理。

        她挥了挥手,让黄衣弟子把李小宝押到水牢关上六天,一天只许吃一顿饭。

        “姑奶奶,我——”

        李小宝人傻了。

        他道歉就够丢面子了,现在还要让他坐牢。

        他情急之下脱口而出,“我,我去找我爹。”

        李渔知道他是个废物,没想到他这么废物,“押下去!”

        李晚向黄衣弟子打个眼色,黄衣弟子们把李小宝押了下去。

        李渔又看向李晚,“你也道歉!”

        “我?”

        这下轮到李晚傻了。

        不过她识时务者为俊杰,向陈深抱了抱拳,“大爷,刚才是我不对。”

        陈深站起身,“没事儿,长辈怎么能跟晚辈一般见识呢。”

        “姑姑。”

        李晚握住拳头,“他占我便宜!”

        李渔不觉得陈深的话有错。

        她这一辈子只有一次任性,遇见了陈深;她这一辈子只坐过一次八抬大轿,给了陈深;她这一辈子只对一个人食髓知味,是陈深;她自杀时无所留恋,能大胆的对自个儿下死手,陈深是重要的一个片段。

        她跟陈深不后悔。

        李晚叫他一声姑父是应该的,也是她欠他的。

        李渔转过身,早有宗门弟子把软轿抬了过来,“品剑大会汇聚天下英才,任何人都可以来,哪怕手无寸铁,李晚,你刚才的话欠妥当了。”

        李晚回过神,忙低头承认错误。

        李渔坐上软轿,又招呼李晚坐上去,然后头不回的上了剑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