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武侠小说 - 修仙从知天命开始在线阅读 - 第八十一章 小阎王,离别苦

第八十一章 小阎王,离别苦

        关于仙府传言甚多。

        不过,这座仙剑峰上的仙府最大的作用就是采灵草。

        当然,还有伴着灵草而生的妖兽。

        陈深在进入仙剑镇后,就见这镇上跟郎中聚会似的,处处是郎中。

        沿街的店铺、摊子全换成了郎中摆摊。

        仙剑镇成了远近闻名的求医圣地。

        许多百姓或背或拉车把家里病人拉来,希望得到这里的郎中救治。

        要知道,这些郎中不是普通郎中能比的。

        他们能知道仙剑峰,即便不是修行中人,只为采药而来,医术也有保证。

        这让空气中还弥漫着一股药香味儿。

        仙剑镇上一下子塞进这么多人,变的拥挤不堪,落脚的地儿都没有。

        不过,仙剑镇经过这么多次的仙府开闭阵仗了,早有经验了。

        仙剑镇依山而建。

        他们把山上部分腾了出来,供修士居住。

        山下供采药人和普通郎中居住。

        陈深去覆舟山那么一拖延,来时迟了,镇子上面的住所已经住满了。

        陈深不以为意。

        他认为以云中君在修仙界人人喊打的境遇,住在下面的机会反而更大一些。

        陈深就在下面找了一家农家小院。

        小院还算幽静,院子开辟了几块菜地,还有两棵树,一棵是枣树,另一棵还是枣树。

        这仙剑镇不愧在风水宝地之下,枣子挂在树上红灯笼似的。

        小院的男主人领路,“客官,这边儿请。”

        陈深在枣树下停下,摘了几颗枣子平常,忽然听见对面的房间传出一阵咳嗽声。

        这院子临门的是篱笆,余下有三间房。

        小院主人住上房,陈深住东厢房,西厢房就是咳嗽的人。

        陈深回头问男主人,“对面住的是?”

        “求医问药的。”男主人说。

        陈深心中一动。

        正所谓大隐隐于市,他要是云中君,也找这么一个小院,保准云尘子找不到。

        他进了屋,安置妥当以后就坐在窗户边饮酒,顺便探听对面消息。

        不一会儿,一个大汉走出来。

        这汉子披头散发,虎背熊腰,太阳穴鼓鼓的,一看就知道是个习武之人。

        他手里提着一副药去煎药了。

        陈深失望的收回目光,看来这不是云中君。

        他于是稍作休息以后出去找人,找了一下午徒劳无功,就又回到了住处饮酒练功。

        离禁制消失还有几天,具体几天谁也不知道。

        陈深只能耐心等待。

        就在他专心练功时,对面厢房里传来对话,男子说:“来,把这副药喝了。”

        女子咳嗽一番,“灌这么多黄汤子也没用。”

        她还是喝下去了,“过几天——咱,咱们回去吧。”

        女子的声音颤抖,语气中全是不想回去,可说出来的话又真心实意。

        陈深睁开眼饮了一口酒。

        他作为修行之人,耳目聪明,对他们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

        男子说:“咱们再找找,镇上这么多郎中呢。”

        他的语气干巴的就像陈深以前穷的只剩下两块时买个彩票觉得要当富豪。

        夜静下来。

        陈深翌日继续寻找。

        他还去了上面的镇子,逢人就打听云中子和云中君,一点儿消息也没打听到。

        陈深在想货郎的消息会不会是错的。

        接着,他又觉得不一定。

        这儿聚集了这么多郎中,他要是云中君,为了给女子治病,他也会来仙剑镇。

        别的不说。

        单说上面镇子的修行众人,多为郎中,即便不是郎中,也精通于丹方药石之术,来这儿采药是为了炼制某些药物。一下子聚集这么多修仙中懂医术的人,这机会可不多。

        陈深回到院子,找农家男主人要了一个大碗,坐在枣树下的石桌前,现摘枣子下酒。

        他酒葫芦兑了天山甘露的酒早喝尽了,现在就是单纯的农家酒。

        即便如此,这酒就这鲜枣吃,别提多舒坦了,现在就是让他押十个生辰纲,他都要好好喝一顿。

        他正喝酒,西厢房的汉子搀扶着夫人回来了。

        他夫人病恹恹的,脸出奇的白,不是摸了脂粉的白,而是无血色的白。她收拾的很干净,浆洗的发白的衣服贴身的穿在身上,头发梳的一丝不苟。

        生病的人是没有尊严的。

        这或许是他唯一的体面了。

        汉子见到了陈深,微微向他点头。

        陈深招呼他,“要不要喝点儿?”

        他夫人推了推汉子,“去吧。”

        “谢了。”

        汉子向陈深点下头,把夫人搀扶回房,安排妥当后出门坐到陈深对面。

        陈深招呼男主人再拿一个碗,他给汉子满上。

        汉子再谢一声,举起碗一口饮尽了。

        陈深继续给他满上。

        俩人没怎么说话,大汉一直在喝闷酒。

        农家男主人见他们沉闷,就让浑家炒了一盘鸡蛋送过来。

        陈深拿起筷子尝了一口,问汉子夫人得了什么病。

        汉子摇头。

        他们是靖州人,夫人在两年前的大瘟疫中染上的怪病,他延医问药找了许多郎中,都没有人能说出他夫人得了什么病。

        “靖州?”

        陈深十分意外。

        这儿离靖州挺远的,汉子竟然跑到这儿来治病。

        他问汉子夫人得了什么怪病,“或许我知道一些呢。”

        汉子告诉陈深,他夫人的身子从脚开始,在一寸寸的化为尸僵,肌肉僵硬无知觉,在变的溃烂和腐臭,渐渐地露出白骨。

        现在已经蔓延到胸口了,再找不到办法,恐怕就要成为活死人了。

        陈深喝酒的姿势停下。

        这病是挺怪的。

        他在两世的记忆中搜索一番,唯一找得到答案的是丧尸。

        汉子沉闷久了,需要排解,这会儿开启了话头,就笨拙的说起来。

        他们这几天快把镇上的郎中求遍了,没一个郎中能治这病。

        他们今儿早上还碰见一位来自修仙门派西河的女弟子,她对他夫人的病也束手无策。

        他们已经绝望了。

        他们对算今儿收拾一下东西就回去。

        咕嘟!

        汉子仰头喝一碗酒,“出来两年多了,出门时闺女刚会叫娘。”

        再不回去,恐怕以后想叫娘都叫不上了。

        他喝一口酒。

        生活有多难,酒就有多呛。不如意事,十有八酒。

        陈深安慰他,西河是剑派,门下弟子略懂医术,真要看病还得找药王谷这些正统。

        汉子告诉陈深,西河弟子也这么说的。

        她建议汉子去找药王谷小阎王,小阎王要没有办法,就谁也没办法了。

        陈深觉得挺好,“那就别泄气,去找啊。”

        汉子摇头,“我打听过了。”

        小阎王不挑病人,但她之所以叫小阎王,是她有一个规矩,杀一人医一人,要想让她出手治病,必须杀死一个人,这人还必须是和尚。

        陈深心想这得跟和尚多大仇啊。

        难道和尚抢了他的师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