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武侠小说 - 修仙从知天命开始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六章 陆颖:我命由我不由天

第一百零六章 陆颖:我命由我不由天

        第一百零五章

        刚定了规矩,李晚就上门了。

        她来时还带了一封信,“还是萧梧桐的信。”

        陈深心中一凛,心说萧梧桐不会这把药方送过来了吧,要真这样的话,跟欲练此功必先自宫,后面跟着一行若不自宫,亦可成功有什么区别。

        他忙把信取过来,打开去看。

        上面只有两行字,让陈深取血送她一份,她好研究下这银丝的毒性,从而找出破解之法,顺便她还让陈深把蜚兽匕首借她用一下。

        陈深松一口气。

        还好不是他想到的不自宫亦可成功,要不然就尴尬了。

        陈深把信递给颖儿。

        李晚还在好奇萧梧桐为颖儿开了什么药。

        颖儿遮遮掩掩,最后还是陈深说了几味药糊弄了过去。

        李晚信了。

        因为陈深说的药是萧梧桐在仙剑峰为云中君夫人治病时在仙府采的药。

        这些药一听就是治大病的。

        李晚记起来,“对了,袭击颖儿的妖怪我托人问了。”

        太平王的人说他们没听过什么妖怪袭击后会留下银丝儿的伤口。

        “不知道?”

        陈深看陆颖儿一眼。

        李晚点头后见他们表情奇怪,“怎么了?”

        “这就怪了。”

        陈深沉吟。

        萧梧桐对这银线伤有所耳闻,还知道这是北地妖境一个名为奔月宗妖怪修行的妖法。萧梧桐还提到这妖宗在南地不出名,在北地妖境是个大宗门。

        既如此,太平王不应该不知道才对。

        这里面有猫腻。

        陈深当机立断,“我们走。”

        李晚听陈深这么说后也同意。

        她建议陆颖儿去剑阁,让陈深否决了,就陆颖儿这天煞孤星的命格,还有取药的方式,去了剑阁指不定有多大麻烦呢。

        他决定暂且找一个地方住下来,等病好以后再联络李晚。

        李晚不情愿,不过颖儿同意,她就不说什么了。

        当即,颖儿取了血,同陈深的蜚兽匕首封存在乾坤袋中交给李晚,托她转交给萧梧桐。然后他们收拾了细软离开了京城,就近去了苏州.

        此苏州非陈深所知的苏州,属于十九州中的一州。

        不过,这苏州同样山清水秀,人杰地灵,是养病的好地方。

        陈深找了一个僻静的小镇住下来。

        在特殊药物的作用下,陆颖儿的伤腿日渐好转,伤口渐渐有愈合的趋势。

        在白天时陈深还发现,在药物作用下,银丝毒会从伤口拔除。

        如此说来,暂时不用内服了。

        陆颖儿的命格也在改变。

        她现在已然能够下床走动了,天煞孤星克弱了很多,至少院子里不会出现突然掉下一只鸟,一根柱子无缘无故塌了这样无厘头的事儿。

        她唯一的隐忧是星象的改变。

        她在长城边的山顶卜算时,消失的天煞孤星命格忽然就回来了,联系到她天煞孤星的命格是爷爷窥探天机而得到的天谴,这让陆颖儿不得不怀疑。

        她在想会不会是她天煞孤星的命格变的混沌后,再次在山顶卜算时,有某种联系让上天关注到了她,又把天煞孤星的命格给他改回来了?

        可她当时只卜算出了有人为在改星象。

        这也算天机?

        言而总之,陆颖儿若想继续修行、卜算,推衍星象和命运,又不让天煞孤星的命格再回来,就必须另寻一个办法。

        她把希望放在了陈深送给他的大衍缠丝手上。

        她修大衍决。

        她总觉得这两者之间必然有联系,只是她暂时还没想到。

        时间不知不觉入了夏。

        陈深在屋里修行。

        她坐在花园的层层叠叠的木香花架下,把两只大衍缠丝手套戴上,绞尽脑汁的摸索。

        不知不觉天黑了。

        有萤火虫从翻过隔墙,从隔壁院子飞过来,在屋檐、花架和池塘边飞舞。渐渐地萤火虫越聚越多,在寂静的虫鸣之中发出微响。

        漫天的星斗也亮起来,忽明忽暗。

        陆颖心里宁静极了。

        她想起了她儿时的梦想,有一座小院子,过着风花雪月的日子,不用担心死亡,不用担心克人,就那么无忧无虑的生活下去。

        一只萤火虫忽然落在她的指头上,像一颗小星星。

        陆颖会牵星术,大衍决修行的法术一种。

        她福至心灵,一丝大衍决的法力涌上指尖,试图轻柔的牵引萤火虫,让萤火虫随着指尖飞翔——她们用大衍决卜算时,就用法力牵引星象图上的星星。

        然而——

        就在她指尖上的法力碰到萤火虫时,以萤火虫为起点,一直延伸到手腕,整个大衍缠丝手冒出点点星光,宛若天上星辰。

        陆颖惊喜,忙将更多大衍决的法力涌向双手。

        唰!

        刹那间的绚烂与繁华。

        在赫然之间,漫天的星辰出现在陆颖的头顶,将萤火虫、花架和天上的黑幕隔绝。

        她处在一片星空之中,只有她和满天星辰。

        熟悉星象的陆颖知道,这是星象图,而且是极为高明的星象图,漫天星辰只手可摘,每一颗星辰明亮清晰,在闪烁之间华动,留下大道至简的轨迹。

        然而,真正令陆颖惊讶的是这些星辰——

        她全不认识。

        她忽然想到了陈深说过的群星已改。

        这难道就是群星未改前的咋星象,若如此,谁改了星象,谁又在操纵星象?

        猜不透。

        陆颖试着用大衍决同星辰联系,出乎她的预料,大衍决的法力可以同星象图上的星象产生共鸣,在她的牵星术牵引之下,一次卜算开始了。

        她这次卜算的是陈深。

        可即便在这片旧星辰之海中,依旧没有陈深的命格,就好像他不应该出现在这世上一样。

        不知为何,陆颖莫名的觉得他孤独。

        陆颖接着卜算自个儿的命运。

        出乎她的预料,在这片星海之中,她的命运轨迹原本一切顺遂,属于吉星高照的命格,可在刚出生不久,她命运的规矩突兀的发生了变化。

        这变化——

        就跟她在长城外的山顶上,卜算改变的星象一样。

        她的轨迹让某种存在改变了。

        而在新的星象中,她生下来就是天煞孤星的命格,是上天把他爷爷窥探天际的报应回馈到了她身上。

        这生来就有和生下来改变的区别可大了,区别大到她爷爷,她父母,还有她从小听到大的扫把星,这些全拜那改变她命格的存在所赐。

        她握紧拳头,继续看卜算近日的星象。

        在碰到陈深的日子里,她的命格出现了混乱,在混乱后走向了正常人命格。

        如此说来,陈深把她的命格改了。

        只是不知道为何,她在新星辰之海中卜算出的是一片混沌。

        她想到陈深说过的“群星已改”。

        难道这大衍缠丝手上的星辰才是真正的星象图?

        忽然!

        陆颖儿双目一凝,时间相对于她遇袭那天差不多,她的命格再次突兀的改为天煞孤星。

        现在天上的星辰的确有某个存在在改!

        她发誓要把这幕后黑手救出来,即便这篡改命运的手来自天上又如何,她在长城以北的山顶,在陈深的身边已然明白——

        天命可改。

        那么我命由我不由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