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武侠小说 - 修仙从知天命开始在线阅读 - 第111章 树妖,突破,痛苦

第111章 树妖,突破,痛苦

        白云仙子不强人所难。

        既然袁一刀知道自个儿不对了,她挥手就让他们走了。

        袁一刀松一口气。

        他刚要走,白云仙子又拦住他,“你接下来还要去挑战中土名宿?”

        袁一刀想点头,摇头半截停住了,又摇头。

        他得问白云仙子想干什么。

        白云仙子在想,要有她师父这样不想让人打扰清修的,    她可以代劳斗法。

        她刚领悟的剑意正需要切磋加以改正。

        可她作为青云宗的弟子又不能随意的去向人挑战,因为挑战斗法同挑衅差不多,虽不决生死,可有时候高于生死。

        然而袁一刀的出现给了她启发。

        她可以专门找这种找人斗法的修士斗法,这不就是双赢?

        袁一刀听了白云仙子的话无语了。

        他无奈的昧着良心说:“仙子,此次一别,我们就要回浮云岛了。”

        实则他们浮云岛此次出来不少修士,全在向名门正派和修士名宿挑战,不为别的,就为了借助于斗法,把中土的虚实打探清楚,好为以后做准备。

        这话是千万不能向白云仙子说的。

        他这么糊弄一句后踏剑离开了。

        “可惜。”

        媚娘很遗憾。

        陈深提着酒葫芦靠过去,让媚娘不用可惜,“咱们可以去向浮云岛挑战。”

        媚娘双眼一亮,“哎,这主意不错。”

        袁一刀的听力很好,听了这话差点踉跄摔下飞剑。

        他们目送袁一刀离开后,回到云楼,在寻到北斗七星阵生门后进入仙剑峰。

        到了仙府后,他们发现云尘子在闭关。

        他们就没打扰她,径直去仙府采药去了。

        仙剑峰堪称灵草圣地,不止洞府中有几千年的灵草,外面山峰和山谷中的灵草虽然年份不够,却足够稀有。

        这地方可以说是灵草宝地。

        陈深和媚娘回这儿跟到白云洞府一样,    一点儿不拘束。

        他们采药后,顺便在池子中泡了个澡,    欢愉一番,让媚娘把斗法损失的法力全补了回来。

        他们穿衣出来,刚坐到石亭就见云尘子从闭关的石室中走出来。

        这仙剑峰的洞府类似于旋转门。

        在书房后不止一个石室,在旋转之中还有一个石室,为修行专用。

        云尘子出来时一身汗水,跟水里捞出来的一样。

        她一抖落蒸干了水分,可身上黏糊糊的,本来想洗个澡的,见到陈深他们两个,只能暂时把这念头抛在脑后,“把浮游岛上的人赶走了?”

        媚娘点头。

        她上前扶住云尘子。

        陈深问云尘子,可知道浮游岛。

        云尘子在东海追寻云中君多年,当然知道浮游岛。

        说起来,这浮游岛同云中君关系匪浅。

        云中君携他那位佳人逃到东海时,就长期盘踞在浮游岛。

        “浮游岛的岛主是一位善于卜算的人。”

        这位岛主是个能掐会算,而且知识渊博。

        当初云中君为了让夫人进入踏入修仙,好达到他们长相厮守的目的,急需把废灵根改变成可用灵根的办法。

        就是岛主告诉云中君这世上有灵果树的。

        陈深奇怪。

        这袁一刀为什么千里迢迢跑到这儿来找云尘子斗法,    “你们有过节?”

        云尘子摇头。

        她不知道。

        她跟浮游岛是没有过节。

        她告诉陈深,这浮游岛有其过人之处。

        他们虽是人,    可信奉一棵树。

        这棵树是一棵妖树,    树上结的果子有助于人们修行。

        浮游岛主在卜算时,就借这棵妖书卜算,而不是常见的观星象推衍。

        陈深没在云尘子这儿得到太多的有用信息。

        他起初听到卜算,还以为冲着大衍缠丝手来的。

        听到这岛主卜算借助一棵妖树,他就推翻这推测了。

        不过,这袁一刀来的奇怪是肯定的了。

        稍作一会儿后,陈深去外面喝酒去了,留媚娘和云尘子在这儿叙旧。

        陈深要在这儿借助于丹药实现突破。

        媚娘和云尘子对丹药也略通一二,倒不一定要萧梧桐才能炼制丹药。

        于是,他们在仙剑峰住下来。

        陈深每天的功课就是喝酒修行,在云尘子和媚娘的指点下炼制丹药,服用丹药,然后再继续喝酒和修行。

        云尘子也是个酒鬼。

        她起初不知道什么原因,不愿和陈深喝酒。

        可有一天实在馋了,同陈深大喝了一顿。

        翌日。

        云尘子醉酒醒来后又不跟陈深喝酒了,而且还不许陈深在她面前喝酒。

        陈深莫名其妙。

        简直跟李渔进入贤者模式时一模一样。

        不过,等不了三天,云尘子不知道为什么就又酒馋了,又来找陈深喝酒。

        她酒量不大行,一喝酒醉,一醉醒来就翻脸不认酒,还喜欢洗衣服。

        陈深一度怀疑这修士难道也有更年期?

        当然,这话他是问的媚娘。

        媚娘给他一个大白眼。

        如此过了大半年,陈深终于到了瓶颈期,他丹田气海内不住地舒张收缩,跟心脏跳动一样,这是破境的关键时期。

        陈深若能借丹田气海中的灵气将真元固化,并凝结金丹,就可进入结丹期。

        这一步说难很难,说不难也不难。

        不难在于只有持续不断压缩,迟早有一天要压缩出金丹。难处在于,就跟便秘一样,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呱呱落地。

        经历的时间越长,越痛苦。

        陈深为此盘坐在温泉池子中,用温泉水浸润着身子,不住地努力。

        时间一天天过去了。

        陈深丹药服用了一批又一批。

        云尘子来看过他,感叹幸好仙府最不缺灵药,不然非让陈深吃穷不可。

        她同时再次肯定,她当年没错,陈深是个废灵根。就是不知道陈深怎么能够突破废灵根至多炼气期的禁锢,进入筑基期。

        她警告媚娘,这消息千万不能让云中君知道。

        云中君那位新夫人是废灵根。

        她再怎么修行也只能在练气期,不能长生。

        云中君为了他们能长相厮守,这才为夫人逆天改灵根,落到现在这个下场的。

        他要知道陈深有不改灵根修行的办法,非把陈深抓起来切片。

        要是有用,让他那位新夫人生吃了陈深,云中君都不带眨眼的。

        俩人就站在池边闲聊,看池水伴着陈深丹田气海的紧缩而荡起一圈圈波纹。

        咚!

        咚咚!

        陈深两耳不闻,处于安静之中。

        他听到了心跳,听到了丹田气海内灵气的呼啸,还听到了丹田气海的呻吟。

        他现在的丹田气海像一个塞满食物,却还在不住塞食物的胃。

        他在努力的让胃压缩,把食物压缩,可胃口反而更鼓胀了,越来越多的灵气从四肢百骸涌进丹田气海,让他真切的体会到了撕心裂肺的痛楚。

        “啊!”

        他忍不住痛出声。

        若是他睁开眼的话,他甚至看得见池水在剧烈的波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