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武侠小说 - 修仙从知天命开始在线阅读 - 第113章 燕返

第113章 燕返

        “这——”

        陈深无奈。

        他告诉了云尘子。

        云尘子听到媚娘要闭关,目光中有些疑惑。

        前几天媚娘刚说她现在进步缓慢,云尘子还让她稳住心态,一破化神期就进入中境界了,不是那么容易的,这怎么一转眼就要闭关了?

        至于陈深,他打算先炼化件法宝用着。

        他现在有两件法宝,    一件是童老的本命飞剑。

        这本命飞剑虽然失去了主人,可法宝本就是元婴期的飞剑,陈深现在炼化得费些功夫,他暂时搁置。

        他现在要炼化的是从孙浩手里夺来的那把伞具法宝。

        这法宝同样不错。

        当初剑阁的人还惦记他来着。

        自云尘子再次隐居后,媚娘把修行所需都为师父准备妥当了。

        陈深就打算在这儿炼化法器。

        他把伞拿出来。

        “咦?”

        云尘子惊讶,“你怎么会有这类伞具法宝?”

        陈深告诉她夺取这把伞的经过。

        云尘子恍然,她猜是云中君为了让孙浩为他办事,把这件法宝送给他的。

        这把伞在东海之上的仙人宗常见的法宝。

        至于这仙人宗——

        传闻这座岛原是一座仙人洞府,后来仙人远去,禁制消失,外来的岛民到了岛上,从洞中得到了仙人法术和功法,由此建立了仙人宗。

        在仙人留下的法宝中,最厉害的莫过于一把伞。

        仙人宗从中钻研出了炼制之法,因此仙人宗的法宝多为油纸伞。

        不过,这把伞既然在云中君手中,无论他抢的还是别人赠予的,这把伞能入他法眼,陈深在结丹期用绰绰有余了。

        云尘子现在谈起云中君语气淡然。

        陈深一直在想是不是他的狗血鸡汤起作用了。

        这把伞炼化很简单,陈深只要用他的丹火淬炼打磨就行了,相当于磨合。

        陈深用了半个多月的时间就完成了。

        然而。

        媚娘依旧没出关的打算。

        陈深打算明天自个儿启程。

        晚上。

        他提着酒葫芦坐踏剑上了当初见到云尘子的崖边喝酒。

        清风徐来,云海茫茫之上有一轮圆月。

        此情此景喝酒最合适。

        出乎他的预料,云尘子也在这儿。

        她手里拿着一小坛酒。

        她终于发现一个问题,就是在用陈深的酒葫芦喝醉的时候,她才会做梦。

        她见陈深来,指了指他的酒葫芦,“你的葫芦有名堂。”

        陈深疑惑,    问她什么名堂。

        云尘子不说话了。

        她今天穿了一身天蓝色烟衫,青素娴雅,窈窕如柳的腰上衣服波纹似海浪,在清冷月光下似有海浪翻涌,尤其和海上升起的两轮明月,别有一番韵味儿。

        她还是那么大开大合。

        坐在山崖边,一阵风吹来,卷动裙角,让一双腿暴露在月光下,在清冷的月光下镀上一层光辉。

        俩人就怎么喝酒,时不时地聊上几句。

        云尘子喝酒豪放,同陈深不相上下。

        她喝酒就好像想把自个儿给淹死似的,仰头痛饮,一坛酒源源不断的倒出,她咕嘟咕嘟的喝下去,任酒水从腮边滑落,落向白皙的脖子,浸湿胸前衣襟。

        她痛饮一番后,还同陈深碰一下,    再仰头痛饮。不经意间,    那雾一般的纱衣,便自肩头滑落,露出了她那如象牙雕成肩膀和精致的锁骨。

        陈深看到了,目光停住了。

        云尘子的缩骨很精致,呈一字,有窝。

        云尘子放下酒坛,摇晃了几下,让锁骨动起来更好看了。

        她把空的酒坛子丢了,过来抢陈深的酒葫芦,抬头见陈深在大方的看她的缩骨,她问:“好看吗?”

        陈深点头,好看。

        至少在看的这一会儿,他心情很愉悦,一位大爷说得好,每天看妞,没有别的想法,只是为了心情愉悦,健康又长寿。

        何况,陈深觉得这俩窝喝酒肯定好。

        云尘子没理他,拿过酒葫芦就绪喝酒,酒水顺着腮边落到缩骨上。

        陈深这次把目光移开了。

        白的晃酒。

        云尘子再说:“你这酒葫芦真的有问题。”

        陈深又问什么问题。

        云尘子晃着酒葫芦,“入梦,喝醉了以后会梦到你。”

        陈深惊讶,“是吗?”

        他原本还怕云尘子知道这酒葫芦授他功法秘密呢,敢情别人用酒葫芦喝醉了是这个。

        他好奇问云尘子,“梦到我在做什么?”

        云尘子绝美的脸庞上挂上一丝神秘的笑。

        她不说话。

        她仰头又饮酒,雾里蒙胧的春山细眉在这月光下有了春情。

        陈深没看到这些,他追问,“不会是我在用剑吧?”

        他在想别人用酒葫芦喝醉了酒后,莫不是会梦到他在传授他们功法?

        若如此也不错。

        云尘子停下,星光一样的美目闪过一丝狡黠。

        她点头,“在用剑。”

        只不过此剑非彼剑罢了。

        陈深拳头和手掌相击,有趣的又问:“什么剑法?”

        这可把云尘子难住了。

        这算什么剑法,她在陈深目光炯炯的注释下,“能捅死人的剑法?”

        “呃——”

        陈深呆了呆,问的更明确了一点,“我没说话,说什么剑法?”

        云尘子觉得越来越有趣了。

        她告诉陈深,他偶尔说话,但不用剑法,不过舌灿莲花是有的。

        陈深越来越一头雾水了。

        他再问云尘子一句,“那有什么招式呢?”

        他在想,莫不是这剑法不是太白剑意,而是另外一种新的剑法?

        云尘子斟酌了一下,告诉他有一招在燕子折向或者返回时用。

        陈深双眼一亮,“燕返!”

        他听过这剑法!

        橘右京就有这一招。

        当然,这本来就是前世挺有名的一记招式,传闻是为了斩落空中飞翔的燕子创造出这一招的。

        这一招是有讲究的。

        传闻燕子可以感受到刀的震动而改变方向,因此无论是怎样的一击都无法斩下燕子。刀不过是一条线。抓不到在空中纵横来去的燕子。所以想要斩下燕子,唯有同时斩出三刀,一刀攻击燕子,另一刀封住燕子退路,余下一到挡住燕子侧面退路,由此可见这招的厉害。

        陈深接下来又疑惑了。

        这招属于东瀛招式,这酒葫芦难道也能领悟。

        可这燕返听起来玄乎,那是对武者而言,对修士就不一样了,修士有的是办法一刀斩杀燕子。

        陈深不由地问:“这招一定很差吧。”

        云尘子摇头,这一招剑法很精妙,她每一次都被杀的丢盔弃甲。

        “这——”

        陈深想这招能让云尘子认为精妙定然不凡。

        他想让云尘子教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