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武侠小说 - 修仙从知天命开始在线阅读 - 第116章 师叔,斗酒,小畜生

第116章 师叔,斗酒,小畜生

        面对浮丘岛的紧逼,李渔这一招高明。

        但也就是小高明而已。

        剑阁有剑冢撑着,几乎垄断了中土诸大门派制式法宝和法器。

        现在有了浮丘岛,剑阁不得不放弃了这些利益。

        这垄断的饭吃起来终究比较香,现在垄断被打破,剑阁终究是吃了亏的。

        可在浮丘岛廉价法器和法宝挤占他们利益已经是既定事实的情况下,李渔选择从质量出发,    不得不说是一步好棋。

        不过——

        陈深看浮丘岛的老者一眼,发现他对这些并不在意,似乎剑阁的举动对他而言无足轻重。

        这对于一个竞争对手而言可不是正常的反应。

        陈深满腹疑惑。

        梨园掌门估计想不到这交易会谈的这么顺利。

        她们先和浮丘岛达成合作。

        浮丘岛的老者约定交货日期后就离开了,余下是李渔和梨园的合作。

        她这精品路线不是说说而已。

        李渔主张同梨园合作,在梨园的坊市开店铺,专售剑阁的法宝和法器。

        同时,    剑阁还将根据梨园的功法和个人需求为他们打造法器和法宝。

        半成品和成品全可以打造。

        梨园掌门听了双眼中不断闪过亮色,    对李渔这生意头脑很佩服。

        莫说她了,陈深对李渔都刮目相看。

        这一套一套的——

        梨园掌门末了瞥陈深一眼,笑道:“阁主还没介绍呢,这位道友是?”

        李渔在这重要场合带陈深,必然是重要的人。

        陈深拱手,“青云宗,陈深。”

        “陈深?”

        梨园掌门若有所思,似乎在什么地方听过这名字,只是一时间想不起来。

        还让她疑惑的是青云宗的弟子,怎么同李渔纠缠到一起了。

        她消息落后到这种程度了?

        看来得去茶楼买份报纸看看。

        李渔同她谈妥生意后,剑阁就没在这儿留着的理由了。

        他们向掌门告辞离开,因为李渔是剑阁八阁主的关系,梨园掌门对他们礼遇有加,将他们送到码头。

        李渔再次向梨园掌门拱手告别,刚要上船,    忽听见天上传来锐利的破空声。

        在破空声中还有放浪形骸的嚷叫声。

        陈深抬头。

        时至上午,阳光从暖转烈,天上一片蓝,湖面化为一片白。

        唯有在波浪翻涌时,才看得见水的碧绿。

        就在一片蓝和湖面一片白的天地间,一缕流光剑影向梨园掠来,这剑影很好看,因为它拖长的影子后面有一片片梨花瓣。

        下雪一样。

        看来这是一位梨园弟子了。

        只是不知道这弟子什么身份,竟敢在梨园掌门面前这么放肆。

        陈深回头看了一眼,见梨园掌门一脸习以为常。

        “呜呼!”

        剑影时而在天上,时而掠过湖面,流星一样的快速划过。

        就在陈深以为这剑影将扎进岸上梨园丛中时。

        唰!

        剑影在他们面前停住。

        剑影化作一个身穿白衣,有婴儿肥的少女。

        她赤脚凭空而立,不着一物,一双大眼睛醉醺醺的望着左右。

        “呃——”

        陈深诧异,怎么会是她!

        “喂,小离,浮丘岛的人呢?”

        婴儿肥的少女四处扫视,唯独没看停在她身下的船。

        她跃跃欲试,“我听说咱们梨园也有浮丘岛的人来斗法?”

        她摩拳擦掌,示意让她来,让她好好出一口恶气,让他们见识一下梨园的厉害,让他们知道这世上不止龙首山的封林晚厉害。

        “老娘喝醉了酒,照样能一剑拍死他们!”

        这婴儿肥的少女在说话时连打几个酒嗝,    不用闻就知道喝了不少。

        “封林晚?”

        陈深心里嘀咕,这俩人八竿子打不着,怎么走到一起了。

        梨园小名为小离的掌门哭笑不得,“师叔,浮丘岛的人来谈生意,不是来斗法的。”

        嚯!

        陈深瞪大双眼,这少女是梨园掌门的师叔!

        那二娘——

        不对呀。

        二娘留书说她去修行了,这才三十多年,就能当上梨园掌门的长辈?

        有点儿天方夜谭。

        陈深想他或许是认错人了。

        “不是斗法?”

        婴儿肥少女觉得不对,“他怎么可能是谈生意的,他一定是来斗法的,就是来斗法的,给我一缸梨花酿,我揍不死他。”

        梨园掌门只能告诉她,浮丘岛的人已经走了。

        “啊!”

        婴儿肥少女满脸失望,“那岂不是说我输定了?”

        她在空中跺脚,“喝酒喝不过,打还打不过,无趣,无聊,不好玩!”

        这几句话莫说陈深了,就是梨园掌门也听不明白。

        婴儿肥少女让梨园掌门给她取两坛梨花酿,愿赌服输,她现在就把酒给封林晚送过去。

        后来她又嘟囔了几句,在听的众人连听带猜听了个明白。

        原来婴儿肥在龙首山同封林晚斗酒,正好碰到浮丘岛的人到龙首山斗法。

        她们俩就又加了个赌注,喝到有一方倒下为止,但没倒下的并没有赢。她还得出门把浮丘岛斗法的人打败,如此才算酒量好。

        陈深闻言不由地叹服,这俩玩的够大的呀。

        而且太不把浮丘岛的人放在眼里了。

        至于结果,婴儿肥酒醒后听说封林晚三刀把人拍飞了,“这个暴力狂!”

        她从龙首山下来后,听人都在夸封林晚厉害,这她就不服气了。

        她承认她酒量差封林晚那么一丢丢,但在修为上,封林晚拍马难及她。

        她今儿回来找浮丘岛的挑战者,就是要一招把他打败,杀一杀封林晚威风。

        梨园掌门无奈,“师叔,你跟封林晚计较个什么劲儿。”

        “你不懂,这事关尊严!”

        婴儿肥少女终于注意到了脚下的船,“这不会就是浮丘岛的人吧,咦,李家的小美人儿,来,给爷笑一个,你身边这大帅哥是谁——卧槽!”

        她后面这个感叹句,吓陈深一跳。

        还真是他认识的那个人!

        梨园掌门不由地扶额,这小师叔什么都好,就是太不着四五六,她刚要开口,见师叔跳到船上,“陈深你个这小畜生,你怎么在这儿。”

        陈深无奈的叹口气,“小畜生骂谁?”

        “小畜生骂你!”

        婴儿肥少女接着回过味儿来,“哎,不对,是骂你的小畜生!”

        还不对。

        婴儿肥纠结一番,索性不纠结了,“反正你就是畜生。”

        “哎,小花,咱们得好好说说,爷对你不薄吧?干什么一见面就畜生畜生的叫,爷招你惹你了。忘记当年二娘不让你喝酒,是谁给你银子让你偷买酒了?”陈深质问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