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武侠小说 - 修仙从知天命开始在线阅读 - 第122章 颜色不就一样的烟火

第122章 颜色不就一样的烟火

        翌日。

        在思量一番后,陈深建议他们向北行。

        并州往北就到长城脚下了。

        那儿多山林,陈深正好知道一个墓地,平常没人敢去打扰。

        他们可以把无忧大师安葬在那儿。

        陆颖答应了。

        他们就俩人一棺材的往北行。

        并州越往北越荒凉,群山连绵之间,怪石嶙峋,险峰林立,    放眼望去一片荒凉,唯有一些山沟和道儿上有人烟。

        等出了并州,群山不在,气候却越来越寒冷了。

        大片大片的针叶林、白桦林和冰冷的冻土层将整个大地勾勒成了冷峻的色彩。

        在行进之中,陈深找到一株合适的树,重新整了一个棺材板,    这样陈深有昆仑神木棺材板做剑胚,    无忧大师依旧有昆仑神木棺材板躺,    不算双赢吧,但至少不太亏。

        这天,陈深他们在一个山头寻到一个山洞休息。

        陈深整了两条冷水鱼烧烤,烤鱼味道很棒,陈深就着喝了不少酒。

        正所谓饱暖思**。

        以前还好,自从这《长椿功》接上《长春功》以后,陈深就像回到了十七八岁的小伙子。

        这十七八岁的小伙子什么状态许多人都知道。

        一日不,隔三秋。

        陈深现在就属于这个状态,尤其颖儿在小溪前洗脚时,那一双脚雪白粉嫩,生得好看,脚趾甲红红的,让陈深心里痒痒的很。

        他这会儿饮罢酒,目光又落在颖儿的脚上。

        他凑过去问她,左顾而又言它,    “脚上伤口没留疤吧?”

        “嗯。”

        陆颖儿正在看无忧大师留下来的绢帛。

        这上面的癫狂的语言看上去信息巨大,可真要深究起来,又好像什么都没说。但直觉告诉她,    想要解开无忧大师兵解,爷爷和父母的死亡之谜,就只能从这上面下手。

        她听到陈深问话后,头也不抬的说了句,“好了。”

        “我看看。”

        陈深不放心,“万一没好呢,我再给你治一治。”

        陆颖儿眉头一挑,笑了笑,没答话。

        陈深把她的脚抬起来,把裤脚撩起查看伤口,伤口已经不见了,肌肤一样的白皙,脚踝精致,脚指甲圆润而有光泽。

        陆颖儿不说话,陈深就一直查看伤势,盘核桃似的。

        陆颖儿的注意力越来越不在绢帛上了。

        她终于推了陈深一下,目指昆仑神木棺材。

        这的确大不敬。

        陈深就拉着陆颖儿到了刚才洗漱的小溪旁,让颖儿坐河边石上,他站在颖儿面前——

        夜里的星空格外美丽,如梦似幻,    星河清晰可辨。

        高山,    山林,河流。

        一切在在星河之下都变的渺小起来。

        脚下的小河有些贪心,想要把天上所有的星斗吞进去。

        然而它之渺小,还有年少轻狂的稚嫩,如何容得下漫天星空。

        可稚嫩有稚嫩的优点,而这个优点,一个嫩就足以概括。

        当河面下小鱼冒出水面意图吞星河时,荡起的涟漪足以让星空悸动。

        让星河沉醉在河中不复醒。

        陈深放眼苍茫大地,只觉他就是这星空下的君王,把这世上最美好的征服了,让世上玩万物不敢出声,唯有不识趣的虫鸣,发出一阵阵的咂摸之声。

        忽然!

        两朵烟花同时爆炸。

        一颗烟花爆炸在身前,那属于陈深的烟火,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天空开阔,要做最坚强的泡沫,我喜欢我,让蔷薇开出一种结果,孤独的沙漠里一样盛放的赤裸裸。

        另一朵烟花在天边,宛若一道极光划破极地的天空。

        陈深仰头望着那边,眉头皱起。

        陆颖儿稍后才站起来,她白了陈深一眼,把酒葫芦拿过来,望着天边的烟火,仰头吞饮一口酒,又觉得这酒味儿不正宗,漱了漱口才问道:“那边是长城?”

        陈深点头。

        那边是长城离此最近的关隘。

        他在长城呆了几年,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动静,直觉告诉他出事儿了。

        “快看!”

        陆颖儿正在整理头发,忽看见天边月旁有异样,忙指着陈深让他看。

        陈深抬眼望去,见一头狼在天边浮现,背月而来,一头撞向大地。

        接着光芒一闪,半个天空大亮。

        “这是——”

        陈深用仅有的对北地妖境了解,忽然想到了奔月宗。

        陆颖儿也想到了。

        他们对视一眼,决定舍弃休息,现在就启程。

        至于本就不在计划之内的治病内服就更不可能展开。

        治病有时候也要看环境的,环境不好,治病就放不开,这病如何能好。

        然而,就在他们回到山洞时,俩人忽见山洞火光照耀下,有一道影子投到洞壁上,正慢慢地从棺材爬出来,而那棺材矮了一些,似乎棺材板丢到一旁了。

        陈深拦住陆颖儿。

        他这下头皮发麻起来。

        这怪事儿今天碰到一块了。

        陆颖戴上了大衍缠丝手套。

        现在这大衍缠丝手是她最重要的法宝。

        他们陆家的大衍决,在推衍星象卜问前程之外,还可利用牵星术攻敌。

        这牵星术要用到星象图,利用星象图上的星辰,牵引下来砸敌人,暴力而有简单。

        可这需要星象图这样的法宝。

        陈深送她的大衍缠丝手,等于是把星象图和牵星术二合一了,十分好用,而且威力巨大,尤其是大衍缠丝手的星象为古星象,威力更胜新星象威力百十倍。

        陈深则把伞拿出来。

        他们小心翼翼的靠近。

        陈深还不忘问陆颖,万一无忧大师诈尸了,他们打还是不打。

        陆颖觉得可以问一问话再说。

        他们小心翼翼的靠过去,忽然听见呼哧呼哧的声音。

        陈深若有所思的探头,见一头全身红如小龙虾,还有两只大钳子的妖兽正,站趴在棺材上用钳子扒拉棺木。

        至于棺木,并没有被打开,而是让让妖兽扒拉倒了,所以看起来矮了一截。

        “厌火!”

        陈深认得这妖兽。

        它在北地常见的妖兽,境界在五品,有妖兽内丹,以尸气为食。

        陈深估摸他闻到了无忧大师的尸气,悄悄寻摸了过来。

        五品妖兽境界等于结丹期。

        陈深在结丹期,陆颖儿在元婴期,俩人身上法宝又不少,这厌火根本不是敌手。

        片刻的功夫,这厌火就哀鸣一声倒在了地上。

        陈深剥了它的壳和两个大钳子。

        这属于炼器和法宝的材料,在青云宗能换不少贡献点。

        至于妖兽内丹——

        陈深让陆颖儿拿了。

        这厌火的妖兽内丹旁的不说,防尸气很厉害,有助于陆颖儿再次下墓。

        颖儿刚才很努力,这妖兽内丹就没跟他客气。

        俩人把厌火兽处理后,把棺材扶正。

        刚才厌火兽虽然没把棺材打开,可把棺材掀翻了。

        陈深就把棺材板儿打开,为无忧大师整理一下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