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武侠小说 - 修仙从知天命开始在线阅读 - 第140章 师叔, 枫叶飘零

第140章 师叔, 枫叶飘零

        “去!”

        云尘子抬腿给他一脚,陈深顺手拦住了,然后一只脚就在手心了。

        这只脚小巧玲珑,曲线优美。

        陈深握在手中刚刚好,是可以盘玩的。

        顺着挺直的脚背,纤细的小腿往上——

        陈深过电似的一个机灵,把云尘子的脚放下了。

        他惊魂甫定,    低下头去淬炼法宝,可脑海中不由自主的闪过一首诗,“西池烟草。恨不寻芳早。满路落花红不扫。”

        陈深索性不淬炼法宝了。

        他问坐在石凳上的云尘子,“你什么时候疯的?”

        云尘子认真想了想,“喝酒梦见你传授我剑法的时候?”

        “呃——”

        陈深记起了她说过的燕返,他娘的,同样是燕返,    同样来自东洋,    可橘右京和江户四十八手的燕返是不一样的,    “不过——”

        陈深说其实他现在也可以教。

        “呸。”

        云尘子唾弃他,顺手从腰间乾坤袋取出一绢帛,“我在洞府找到了这个。”

        陈深接过,狐疑的打,

        这是一门功法,一门不同于《长椿功》的功法,名为《知北游》。

        云尘子就在练这个。

        她很喜欢这门功法,而这门功法也很适合她。

        这是一门元婴期以上境界才适合修行的功法。

        这门功法主张至人无为,大圣不作,一切观于天地,顺其自然。

        修炼这门功法,一旦进入化神期,修为将突飞猛进。因为化神期本就是将自身同天地灵气相结合,损有余而补不足,铸就肉身不灭。

        《知北游》观于天地,    顺其自然无疑同化神期的修行为天作之合。

        至于云尘子现在——

        她赤脚,不羁,不拘,    本就是在贴近自然。

        “行吧。”

        陈深觉得还好。

        云尘子现在一个人住在洞府中,无拘无束的俯仰于天地间也没什么。

        陈深静下心神,继续淬炼法宝。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陈深隐隐约约听到有水声,他睁开眼回头看了一眼,见云尘子穿着衣服泡在温泉池子中,大口喝酒,随波浮沉。

        看她的架势,那一葫芦的就快尽了。

        陈深惊讶。

        他这酒葫芦在他进入化神期后,容量再长,至少装得下一大缸酒。

        他这才炼制法宝多长时间,竟然把一葫芦就喝干了,陈深是个能喝酒的,也不由地佩服,不过看她的样子,狎兴生疏,酒徒萧索,不似去年时。

        陈深收了功,    坐到池子边,让云尘子把酒葫芦给他,    “你这精神不大对呀。”

        “你说呢?”

        云尘子醉醺醺的,回头醉眼朦胧看陈深。

        她的状态的确不好,以前还只是喝酒葫芦醉酒时在梦里耍剑,后来就变成不喝酒也在梦里耍剑了,任谁日日夜夜在梦里耍剑,也不会精神好的。

        “呃——”

        陈深回头望一眼他的酒葫芦,问云尘子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云尘子告诉他就在仙剑峰上那一夜。

        陈深服了,敢情这酒葫芦还有这功效,他一直不知道。

        话说回来,媚娘她们也常用这酒葫芦喝酒,远的就不说了,封林晚就没少用酒葫芦喝醉,尤其梨花酿,可封林晚怎么没梦——

        陈深懂了。

        有真孙悟空,谁用假金箍棒。

        云尘子这会儿已经请不能自已了,撒着娇的要练剑,陈深作为二娘的相公,她的师公,对此义不容辞,他索性跳了下去,先传授她一招燕返。

        “师叔。”

        云尘子喃喃自语。

        昨夜雨疏风骤,浓醉不消残酒,试问卷帘人,却道淬宝依旧。

        云尘子醒来时,陈深已经去炼制法宝了。

        她扶着坐起来,见日高花榭,她懒梳头。无语倚妆楼。修眉敛黛,遥山横翠,相对结春愁。忆昨日,王孙走马华容道,浅草才能没马蹄。贪迷恋、少年游。似恁疏狂,费人拘管,争似不风流。

        转眼一年期过。

        陈深的四十八式剑法也传给云尘子差不多了。

        云尘子的天赋怎么说呢。

        很——

        陈深不知道她长时间不练剑了,还是练剑本来就不多,以至于练剑的时候紧绷着,如此导致许多剑法施展出来有一种凝滞感,仿佛在潮湿的空气中施展不开似的。

        等练的多了,练的时间长了,她的剑法才算有长进。

        同陈深对剑喂招时,不再是一味的招架和被刺,偶尔也可以绝地反击了,状态也终于松弛下来,不在紧绷着,从而游刃有余起来。

        她是有天赋的。

        有时灵光一闪也能伤到陈深,让陈深弃剑投降。

        但也只是灵光一闪而已,灵光一闪的突袭终究不是正道,可以再一再二不可再三,在摆开架势整刀真枪的比试时,云尘子就不是陈深的对手了。

        也难怪她一直恭敬的叫陈深师叔。

        就是她自尊心比较强,约定只能俩人独处时才能叫师叔,余下的时间用别的相称。

        陈深无所谓。

        虽然他身为师父,在听到这声师叔时会心花怒放,但这虚名,他是不在意的。

        练剑只是调味剂。

        陈深真正炼制的还是法宝,在云尘子一曲阳关道,断肠声尽,独自凭栏后,陈深的法宝终于练成了。

        这法宝刚练成,具体威力大小他也不知道。

        他就在仙剑山寻了一头妖兽去较量。

        仙剑峰中日云山雾罩,在禁制中生活的妖兽并不少,只是这些妖兽缺少妖族指引,卡在化形期前不成气候罢了。

        陈深找到试剑的妖兽是一直飞蛇。

        这头妖兽很大,老荣树般的蛇神,眼镜蛇般的蛇头,而且因为蛇头两翼的很长,所以还可以暂时的托起上半身飞起来,顾名飞蛇。

        飞蛇是剧毒之物。

        云尘子看他不顺眼很久了,今儿在付出代价后,请陈深来收拾他。

        飞蛇在黑雾的水潭中。

        陈深双手捏一道法印,一把血红色的木剑出现在他面前。

        同木剑一同出现的还有一片一片又一片的血红枫叶。

        一阵狂风起起,枫叶在在空中四散飘零。

        木剑化为枫叶四散飘零。

        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枫叶越来越多,如置身于秋日狂风摇摆的枫林中。

        终于,池中的飞蛇觉察到了陈深的来临,它怒吼一声从池中钻了出来,一阵腥臭的风刮过,搅动枫叶。

        陈深闲庭漫步的进入枫叶飘零中,信手还捏住一枚枫叶。

        吼!

        飞蛇见陈深还敢往前,它被激怒了,飞一样的抬起上半身向陈深扑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