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武侠小说 - 修仙从知天命开始在线阅读 - 第143章 羞辱,报仇

第143章 羞辱,报仇

        匆匆一年过。

        年前。

        在叛军和太平王僵持时,出乎所有人预料,叛军主动退却了。

        就在众人以为这将是叛军失败,太平王转守为攻的信号时,太平王的手下迟了半个月才不情不愿的去追击,然后中了叛军的埋伏,损失惨重。

        这下又有理由止步不前了。

        然而,    太平王刚僵持住,叛军就又撤退了。

        太平王不想进攻,于情于理又不得不出击,结果再次让叛军占据地理优势,借助手里的杀伤性武器打了太平王一个措手不及。

        从这以后,叛军再退,    太平王顶着压力也不进攻了。

        渐渐有了传言,    说太平王狼子野心,是在保存实力,另有图谋。

        起初太平王依靠圣眷和猫妖,还顶得住压力,但伴着叛军在岭州、梁州和昭州改革的如火如荼,他们有点儿坐不住了。

        相对于太平王的压力,昭王压力少很多。

        西蛮五族很喜欢现在这样的作战方式,他们以前就是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逃,逃不掉就投降的,现在只不过是把在昭州的战斗经验搬到了靖州而已。

        毫不违和。

        至于陈深来之前的疑惑,现在全有了答案。

        流月城龟缩,非战不利,而是昭王同他们谈好了合作。

        他把梁州一半划为流月城的采邑,同时许以重利,代价就是流月城装傻充愣,顺带一提,当初那些杀伤性武器是到了血狱沼泽交给血龙王,    再由血龙王转交给流月城,    流月城再转交给昭王。

        在这中间,    流月城不仅得了利,还得了这些武器的技术。

        这也是仙盟即便扣住了简商等人,依旧没能查出这些武器去处的原因。至于这些武器的来处,则是龙宫。

        而陈深曾经疑惑的血龙王身后的马车主人——

        现在有了答案。

        那是幽冥的人,就是幽冥的人在其中牵头,让昭王同龙宫搭上了线,还帮助昭王笼络了驭兽山和血龙王等人。

        这让陈深对幽冥不得不另眼相看。

        从陈深听到幽冥起,幽冥就是处处跟大仙朝作对的存在,只是段位太高,陈深不曾接触过,他现在还是头次认识到幽冥的能量和手段。

        至于血衣楼。

        她们不计报酬的同昭王分享情报,只要昭王同大仙朝作对。

        陈深怀疑血衣楼换主儿了,这明显是江茶的手笔。

        当然,昭王阵营内现在并不是没隐患。

        陈深杀过驭兽山的弟子,还让血龙王恨之入骨,这些人一旦知道陈深在,即便不翻脸,也会心生不满,好在陈深只理后方,不上前线,    还用了个化名陈先生,所以知道他真实身份的人不多。

        现在的陈先生可谓声名鹊起。

        在他的主导下,岭州、梁州和昭州的变化,现在成了整个中土的关注点。

        建立修行书院,为所有人提供修行机会。

        这变化不可为不动人心,可修行最耗资源和钱财,制约修仙门派发展的从来都是资源,而不是缺少有天赋的孩子。

        就在许多人对此嗤之以鼻时,昭王宣布在现在门派的采邑之外,所有资源收为朝廷所有,由朝廷根据各门派招生和对朝廷贡献合理调配。

        接着,昭王又出台许多举措,譬如均分田地,建立公正律法,约束王权,保证人身安全、自由,鼓励商业等等——现在昭王的辖下就是一块试验田,不管成与不成,反正所有的东西都往里面装。

        这对陈深和昭王是块试验田,可对许多人而言,如此新颖的变化对他们理念和思想所造成的冲击是前所未有的。

        而对另外一些人而言,此举无疑是在给他们挖墓。

        百帝城大怒,不断地向明镜司,皇帝和太平王施压,一时间又是风雨满楼。

        陈深呆在望山楼。

        他伏案忙碌很长时间了。

        他肚子里有许多货,可倒出来容易,想要把他们付诸于实践就难上加难了。想要在盘根错节中找出一条合适的路,让计划得以实施,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陈深不得不承认,政治是妥协的艺术。

        一条政令若想得到实施,损害某方利益时,就要学会妥协或者让别人妥协。

        这要是只有一个声音,在错综复杂中披荆斩棘还简单的多,可惜现在昭王的队伍本来就很复杂。

        陈深就差把自治区拿出来对付西蛮五族了。

        “呼!”

        陈深躺在椅子上,觉得浑身散了架一样。

        他揉了揉太阳穴,忽然一阵风吹开窗户,吹了进来,带起一阵微凉的同时,把山下的灯火,还有天上的星辰,月亮之下的群山推到了陈深眼底。

        不对劲儿!

        陈深忽然警觉,刚捏出法印把枫叶飘零召出来,一把匕首比在他的咽喉。

        “别动。”

        陈深身后站着一个人,声音娇柔动听,“再动你的头就掉了哦。”

        “姑娘好身手。”

        陈深忍不住佩服的说。

        “还行吧,本姑娘杀死的结丹期修士,没有八百,也有一千了。”女子语气中满是骄傲。

        陈深问她,没有八百,怎么有的一千。

        女子愣住了,陈深这个问题问的好深奥,她问陈深,“有人曾说过,反派死于话多,你现在就是。”

        她匕首一压,就要取陈深的性命。

        “慢着!”

        陈深喝住她,“杀我可以,但可不可以让我知道杀我的哪位美女?”

        “哟,小嘴儿真甜。”

        女子匕首不离脖子,慢慢地走到前面,“本姑娘行不更名坐不改姓,七杀堂——”

        “我去!”

        女子吓一跳。

        陈深同样吓一跳。

        这他娘的还真是七步之内有前女友啊。

        “是你!”

        他们异口同声。

        面前这位女子有着一张雪白的脸庞,眉弯嘴小,大约十八九岁的年纪,头挽双鬟,现在惊讶的把双眼睁大了。

        陈深接着提醒她悠着点儿,“你的刀还在我脖子上呢,臭不要脸的。”

        女杀手恶狠狠地晃了晃手里的刀,“你说谁臭不要脸呢!”

        “我说你呢!”

        陈深毫不胆怯,“下药的下三路兰功夫你们母女都用的出来,把老子睡了拍拍屁股就走了,不是臭不要脸是什么!”

        女杀手气的脸都红了,“你再说一句!我们那是报你的羞辱之仇!”

        陈深十分佩服。

        这世上能把上床说为羞辱报仇,估计也就她们母女独一份了,“所以你们是把我羞辱了,就报仇了?”

        “那是。”

        女杀手点头,俩人彼此羞辱一次,可不就扯平了。

        陈深觉得很有道理。

        但他临死之前就一个问题,不问出来死不瞑目,“那天晚上,你们是一起上的,还就你上的。”

        这问题很严重。

        “嘁!”

        女杀手一脸不屑,“你当你是什么香饽饽呢。”

        就她一个人就可以报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