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身为质子在线阅读 - 第5章 皇家图书馆闹鬼事件(下)

第5章 皇家图书馆闹鬼事件(下)

        第5章    皇家图书馆闹鬼事件(下)

        又是几天,眼看这场闹鬼风波就要平静下去了。

        突然有一天,几个女学生结伴来到皇家书院看书,一进门的地方用木头简易的搭建了一个小棚,上面用毛笔写着几个大字:“入门费五文请交于此处。”

        在下面一个箭头,指向一个白色的盒子,盒子像极了小孩子的存钱罐。

        一个小窗口,从窗口,可以看到里面的摇椅正在摇晃着,上面似乎坐着一个蟒服官帽的文官。

        “您好,我叫李婷婷,是李尚书的孙女,我爷爷让我来找您借阅几本书。”

        长时间没有答复,女孩只好以宫廷礼仪又在外面行了一礼,将那句话又说了一遍。

        “您好……”

        可却依旧没有应答。

        时间越长,门口处聚集的人也渐渐变多了一些。

        李婷婷眼如秋波,美人样貌,本是大家闺秀,此时却也受不了这份气。

        一怒之下,满是愠怒的打开这个小木屋的门,看到那摇椅上的四书正监竟然背对着她还在摇着。

        李婷婷气就不打一处来,她一把抓住那“王通”肩膀,却没想到下一秒,一个“头颅”滚落。

        “啊!”

        “坏了!出事了!”

        一时间,皇家书院门口就炸开了锅。

        一个消息瞬间传开了:皇家书院四书正监王通悄无声息变成了一具尸体,二品大员礼部尚书的女儿当场被吓死了。

        “我了个乖乖,是谁这么是非?明明是礼部尚书的孙女李婷婷被吓死了吧,额呸,没吓死,只是吓晕了好吧!”

        一个人站在图书馆外对几个人十分无语的说道。

        其中一个人突然问这个人:“肖锋,这段时间你有没有看到陆羽?”

        问话的人是谷河,大概算起来,他似乎已经一个礼拜没有见到陆羽的人了。

        “木屐啊,我也好长时间没见到了,谷大少,不是我说,以你的身份,何必还要和这种没皮没脸的人纠缠,我才羞于与这等人为伍!”

        谷河皱眉哂笑道:“别这样说,大家同为质子,他也是没办法,这个世界很现实,与喜恶无关。对了,见到他给他说一声,我在找他。”

        待谷河走后,这肖锋突然想起什么喃喃自语道:“我好像前些天在皇家书院看到他了,切,像他这么穷的人竟然也愿意花钱来看书,怕别不是在书馆藏起来,舍不得出来了吧。”

        不得不说,这位同学说的非常对,陆羽此时其实就是在这个皇家图书馆。

        只不过他待在一般人几乎从来不进去的杂品类书区。

        在里面的陆羽,是真正的做到了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发财书!

        为了能在里面一直用脑子复制这里的书,陆羽还在身上背来了干粮,甚至第二次进来看到无人值守售票,陆羽压根连进门费都没给。

        官府的办事效率很高,整整过了大半天,官府才派差役来彻查此案。

        结果自然发现那四书正监并没有在值守,而是做了个简单的假人,身上披上了他的官服,放在摇椅上。

        为了能不被人识破,不得不说,这王通还真是个人才,他用自己家里腌咸菜的圆圆的大石头放在光滑的摇椅上,摇椅上有重量,摇椅就可以不停的晃动。

        很快,官府的缉捕令就传了下去,王通几乎是在家门口被直接抓获。

        这个憨憨竟然还舍不得自己这么些年刮来的油水,逃而复返被逮了个正着。

        “哼!大胆王通,你竟然敢谋杀我朝二品大员的家眷,你可知罪?”

        “小人没有啊,小人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大人,冤枉啊……”

        “还敢胡说,来人啊,拉出去……”

        “小人说,小人说,小人不该在皇家书院收进门费。”

        “恩?老实点全招了吧。此事可大可小,如果你交代的好,大不了定你个怠职玩忽之罪。如果交代的不好,李大人那里呵呵……”

        这个王通虽然是那叫一个怕,但是背后却也是有人的,官场上的很多规矩道理无不深谙。

        话说到这个份上,自然也知道,他需要破财免灾了。

        说不定最后自己的乌纱帽都不用丢,还可以继续捞这份油水。可惜的就是这些年来积累的积蓄恐怕保不住了。

        那个审讯王通的胡大人一脸满足的出了衙门,身后还跟着一脸猥琐的四书正监王通,一脸气势的大喝一声:“走,彻底搜查皇家书院,我就不信,这个世界上难道真的有鬼不成?”

        胡进远心中自然是不信的,此人虽然人已中年,却有着同龄的官员们都羡慕的好身材和保养的不错的皮肤。

        从表面上绝看不出,此人实际上竟是个贪官。

        不出意外,官府完全封闭了这座五层楼高的皇家书院。

        晚上几名差役和胡进远还有王通一同在这里住下了。

        因为胡大人的到来,王通只能和几个差役睡在外面,其间胡进远和不忘让王通进来和他单独喝上一壶,着重谈了谈王通在这皇家图书馆的见闻和油水。

        半夜,整个图书馆都显得寂静,但是很快就有了一些动静。

        “唉唉,差役兄弟,醒醒!”

        王通又一次被吓醒了,或许是职业病,王通以前每天晚上其实都有巡夜的习惯。

        几名差役被王通摇醒,却是睡眼惺忪,有些疑惑的看着王通。

        王通赔上笑脸,他的手指指着馆中一个方向道:“几位兄弟,你们听,那里,就在那里!”

        那差役一听,揉揉眼睛,细细一听,还真是这么回事了,那边的确有些声音。

        “不会是耗子吧?张三哥,我有点怕。”

        四名差役便手里拿着油灯逐渐的开始靠近发出动静的方向。差役中有个胆子特别小的,跟在后面,一脸惶恐的道。

        “耗子你怕啥?”

        “我从小啥也不怕,最怕耗子了!”

        “我个去,那还跟来干啥,这家伙这动静,希望是耗子吧才好。”

        最起码那差役直接急眼,他倒是希望是个耗子,闹个乌龙也就罢了,如果是真的不干净的东西,今天岂能有命在啊!

        不过,越是这么想,事情越是往他们不想的方向发展。

        在两条书架中间,他们借着微弱的灯光,看到在书架中间一个人影坐在桌子上正在看书。

        奇怪的是,明明大半夜,不开灯连光线都没有,那个人却在认真的一页有一页的翻着,手里还时不时的抓着一个东西往嘴里喂。

        最关键的,借着微弱火光,是那个人的头顶,明显有一片黑雾。

        “呀!妈呀,鬼啊啊啊!”

        “跑呀!”

        几人的惨叫声响彻了整个书馆。

        回去以后。

        胡进远愤怒的看着四名差役手下喝道:“大惊小怪的装神弄鬼作甚?这个世界哪里会有鬼?亏你们跟本官这么多年,竟然会说出如此荒唐的话”

        但一旁的王通,听几人所说却是连连点头,深信不疑。

        被胡进远训斥半天方才罢休。

        几人拿着油灯又进入了那个地方,几个差役按照胡进远的命令,分别守住四处,心中却瑟瑟发抖。

        胡进远却是一个习武高手,艺高人胆大,手里攥着一把长刀,独自进去那间书房。

        “啊!鬼啊!”

        这次却是胡进远的声音。

        当他看到那鬼时,那个鬼正好被他的声音给吓了一跳,从他对面就直接追了上来。

        “额,不好意思,我不是鬼,这位大兄,你有何事?”

        没想到啊没想到,胡进远没想到这鬼明目张胆的,竟然还会说话。

        这就离谱了。

        胡进远硬着头皮说道:“你真的不是鬼?那你别动。”

        那个鬼竟然真的停在原地不再继续走动。

        听到胡进远的声音,几个差役差点第一时间跑路,不过听到对话,一想到他们逃跑的后果,硬是停住又跑了回去。

        最终,几人到了胡进远的身旁,他们把油灯往那个鬼身上照去。

        一看吓了一大跳,陆羽两个眼睛都有着黑黑的黑眼圈,整张脸也因为长时间不见太阳变得十分苍白。

        “鬼啊!这是真的鬼啊!”

        其中最胆小的差役吓得已经尿了一地。

        “滚蛋,再喊就砍了你。”

        胡进远壮着胆子走上前去,忽然一个飞身,直接扑到了陆羽的身后,用持剑的右手勒住陆羽的脖子。

        “大胆小贼,休要装神弄鬼!”

        陆羽无奈且向看白痴一样的表情斜看向右后方的胡进远咧嘴道:“大人,小子好像从来没有说过自己是鬼吧?”

        胡进远呆愣愣的问几个差役:“他没说过吗?”

        几个差役不约而同的点点头。

        “混账,你们这群吃里扒外的蠢货,难道是本大人我疑神疑鬼了?”

        忽然,胡进远一股杀人般的目光看向不远处的王通。

        王通吓得满头大汗,扑到地上磕头如捣蒜道:“小人也不知道啊,大人饶命啊!”

        “哼,等完了再跟你算账。”

        “这位大人,既然是误会,那就放开我啊。”

        陆羽翻了个白眼,这一段时间遇到的不知道都是些什么人,脑袋也是够大的。

        “哦。”

        胡进远刚要松开胳膊,蓦的又是大怒道:“好小子,竟然敢指派于我,就算你不是装神弄鬼,为何却出现在此处。”

        他似乎才想到关键的问题。

        “当然是来看书的。”

        “那你为何晚上还会在这里?”

        “拜托,这个书院貌似没有规定进门只能白天没看完就必须离开吧。好像也没规定进门以后只看一天而已吧。”

        “那那那,那你……什么?”

        胡进远似乎感觉对方说的好有道理,竟然无力再找出什么可疑的地方。

        “那晚上翻书的声音,总是你发出的吧,还有吃东西的声音呢?”

        “抱歉,这位大人,没有规定晚上不能看书,也没有规定过不能带东西进来吃吧。”

        胡进远再也找不出像样的问题了,似乎眼前这个家伙无懈可击,右手渐渐松开陆羽的脖子,转而恶狠狠的看向王通。

        ?        ?谢谢收藏!多谢

        ?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