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身为质子在线阅读 - 第12章 小试牛刀,解南疆蛊毒

第12章 小试牛刀,解南疆蛊毒

        第12章    小试牛刀,解南疆蛊毒

        生意很好,不光有曾经的回头客介绍人来看病,还有一些不认识陆羽的人也纷纷来让他给看看。

        “咦,这不是大哥?……额,陆羽?”

        一个高头大马正穿过人群,马上那人下马到了陆羽摊前,正是之前和王通认陆羽为大哥的胡进远。

        “胡大人,您这是要去办差吗?”

        陆羽给胡进远使了个眼色,停下手中的事,给胡进远鞠躬缉上一礼。

        胡进远自然知道陆羽是怕他们之间的关系被别人知道。

        也不多说,凑近陆羽笑道:“借一步。”

        先招呼一下白战天,此时白战天也算是没刚才那般生气了,过来替陆羽坐在摊位上给人看起病来。

        陆羽则是和胡进远走到一旁。

        “哈哈哈,大哥,没想到你竟然还会看病。你要是缺钱就跟咱兄弟说一声,咱们在皇家书院的钱分账,可也不少啊!”

        陆羽有些窘迫,好在没在刚开始那几天碰到胡进远,那个时候还没有几个人看病。

        “呵呵,没事,我又不是缺钱。好歹是门行业,长期发展才重要,怎么样,说说吧,你这是要干啥去?”

        陆羽并非是和胡进远他们客气,只是他觉得创业比钱财本身更有价值。

        胡进远也没再细究,脸上有些苦涩的笑道:“这还不是我们刑部的刑部郎中令陈同陈大人前几天得了怪病,这段时间都卧病在家,找了好多太医和江湖郎中,都没法子。前几天找我去,想让我帮他想个办法。一直这样也不是事儿,唉。”

        胡进远颓废的道:“我又能有什么办法,前两天也找了一些认识的郎中,但去了都没用。不过我倒是没想到你竟然也会医术,要不……”

        胡进远眼睛突然泛着精光看向陆羽。

        “可以试试,不过……我试试吧!你知道什么症状吗?”

        “陈同大人,年龄五十岁上下。长期头晕、精神恍惚,食欲不振,偏头痛,睡眠质量差,长期做噩梦无法安睡,记忆力也越来越差。现在更加严重,神志不清,卧床不起!”

        陆羽一听,心中有了一些想法,当即和胡进远一同去了陈大人家。

        而白战天则是继续代替陆羽留在摊位上诊脉看病,许小青在一旁辅助。

        可以这样说,白战天的医术肯定在陆羽之上,毕竟是一个老妖怪一样的存在,是拥有前世记忆的。

        见到胡进远带着陆羽走进,却被一个小姑娘阻拦,小姑娘看起来十岁上下,却是十分凶狠,怎么看陆羽都不像是个好人。

        好在陈同的管家及时赶来,缓和了一下尴尬。

        “陆羽,你别介意,她是……”

        陆羽没在意的笑笑道:“我知道,他是陈大人的孙女吧,没事,大户人家的孩子都是被惯坏了,可以理解。”

        胡进远一听脸上有些不好看,凑近陆羽的耳朵道:“额,这位是陈大人的女儿陈晓晓!”

        陆羽老脸忍不住一阵尴尬,十分难看的笑着看向小女孩那比十岁孩子还小一些的个头道:“人如其名,确实小点,不过陈大人这个年龄,怎么会有这么小的孩子?娶了几房啊?”

        “大哥,你可别再说话了,人家是续弦而已!”

        胡进远满脸黑线,阻止了陆羽再继续说话。

        “哼,好啊!你们贼胆子不小,竟然敢当面议论朝廷命官的家眷,实在该死!”

        小萝莉该听不听的,偏偏把陆羽的小声议论全都听在耳中。俏脸一板,小手食指怒指向陆羽就是大骂。

        陆羽心虚。

        “呵呵呵,晓小姐,您听错了,他说的是他自己家!”

        “没错,这位晓小姐,我们家老爹可是娶了好几房,不比您父亲少。”

        胡进远赶紧带着陆羽就往进走。

        陆羽担心的看着后面,还好刚才一番话,那位晓小姐已经站在原地不知道想啥去了。

        这才进门打量起来,这是一间卧房,很宽敞。屏风摆设等也都十分讲究。

        正中间拉起一道白色透明的帘子,里面的床上依稀躺着一人。

        管家先进去和床上的人细语几句,之后便转身示意陆羽可以进去。

        如果单单看面相,陆羽心中还是一惊,不由得暗赞这位陈同大人看起来并不像五十岁,整齐而短的八字胡,虽然一脸苍白,但却十分俊朗,并不似陆羽以为的糟老头子。

        天庭饱满,斜眉如剑,颧骨微突,想来年轻时候恐怕也是一个美男子。但此时,对方却显得极为虚弱,嘴唇发白干裂,眼窝发黑深陷。

        陆羽右手双指已经摸上了对方的手腕。

        片刻之后,陆羽皱起眉头,缓缓将陈同的手放回去。

        然后一言不发,从自己带的医疗包里,找出来一些纱布,然后拿出了一些白色粉末,黄色刺鼻液体,还有一些药材。

        用那纱布包裹住配好的药材之后,陆羽拿给管家,让他去吧这个纱布包浸泡在黄色的液体中,等半炷香之后再拿给他。

        这个时候,陆羽示意胡进远扶陈同起来。

        胡进远虽然不解其意,但还是相信照做,当陈同坐起身来,他把陈同身上的衣服拉了下来。

        “这是!”

        胡进远当即一惊,陈同的背上密密麻麻的遍布着一条条紫色红色的血管,在脖颈处汇集成两道宽宽的血管聚集流。

        而在脖子往上,却又消失。

        “啧啧,这病状如果是不知情的郎中,还真没法发现啊!就好像……”

        胡进远叹了口气道,不过最后一句话他却并没有说完。

        “像什么?你是不是想说,就像有人故意让人不容易发现?”

        陆羽虽然是询问,但脸上却是一脸自信的笑道。

        “对!就是这样。普通郎中如果看不出病因不敢乱查陈大人身体其他地方。”

        “切,就是我说,就算他们真的找到也没办法吧!”

        陆羽翻白眼道,对于他自己的医术,他还是十分自信的。

        “大哥你做什么?”

        胡进远突然看到陆羽从医疗包中取出一个小皮包,小皮包展开,里面有各种各样锋利的大针、小针、弯针、小刀、刀片、小凿子,眼神都有些发颤。

        陆羽看了胡进远的脸色,不禁笑了起来:“做个小手术罢了”

        在陆羽的指使下,胡进远用双手从脑后托住陈同的头,陆羽手中取出一根粗的钢针,就往陈同耳朵后面的翳风穴刺了下去。

        “大哥,你……你可别做出什么傻事啊?要不咱们就算了,千万不可冒险啊?您是老手,对吧!”

        胡进远看着陆羽的动作,脸上的汗就像下雨一样。

        “那是当然!我希望你不要影响我,这翳风穴如果扎不好,轻则面瘫,重则全身瘫痪,脑子也会变成白痴。”

        陆羽为了让胡进远不乱动,把后果故意说得严重。

        而随着陆羽手中的钢针越刺越深入,陆羽的额头也沁出了密密的汗珠。

        最后陆羽手指猛然一刺,几乎瞬间拔出钢针,随着拔出的动作,一道漆黑的血线就沿着钢针流了下来,越来越多,几乎是喷射出来。

        弄完左耳,陆羽有换个方向,过程和刚才一样,最后两只耳后都冒出大量的黑血。

        让胡进远拿一个盆子把血接住,那管家正好从外面进来。

        看到这一幕,管家竟然直接大喊刺客。外面的侍卫一听,纷纷拔刀把陆羽二人团团围住。

        “我在救你们家大人,你们这是何意?如果延误了救治,你们可担当的起?”

        陆羽皱起眉头,脸色阴沉下来。

        那管家脸色十分难看,但很快他也看到了陈同背上密布的血管,狐疑一阵,只好让侍卫们退下。

        侍卫们虽然收刀,却并不肯离去。

        其实陆羽也理解,各为其主,并没有什么不妥。

        “雄黄胆泡好了吗?”

        陆羽淡淡的问那管家道。

        却没想到,管家一听却是大急:“小子尔敢,那雄黄可是有毒之物,你竟然……”

        “啧啧,没想到啊,你个一般般的小管家竟然也知道这个。你放心便是,我自有把握。如若我没有治好你们大人,或者治死了,我的命你们拿去便是。”

        为了不影响进程,陆羽也不怕立下军令状。

        “竖子尔敢,你区区贱命,竟然敢与大人相比!”

        那为首的侍卫也是横眉冷对,脸色狰狞的拿刀指着陆羽。

        此时外面却冲进来一个小丫头,正是那陈晓晓。

        “大胆,你们都退下,疑人不用,用人不疑。不妨先相信他,我父亲的病来了那么多神医都束手无策,为何不让他试上一试,如若出了什么后果,到时就让他全家给我父亲陪葬就是!”

        却没想到这么一个疑似不到十岁的小萝莉,却是一口伶牙俐齿。

        陆羽也不禁暗赞好气魄,好胆识,可惜只是个女儿身。

        “你将那雄黄胆放入你家大人口中。”

        看其他人在陈晓晓的大喝下竟然乖乖听话,陆羽也不再拖延,立即命令道。

        然而,那管家却捧着盛有雄黄胆的杯子,手上颤抖的不敢放入,脸上都流着斗大的汗珠。

        “我来!”

        陆羽一把从杯子里取出已经浸泡成黄色的纱布包,塞进陈同嘴里,那手法有些残暴,让围观的人都是一阵心悸。

        然后取出一小瓶淡红色的液体,抹在耳朵根的针口处,那里还在不断渗出丝丝缕缕黑血。

        陆羽小心翼翼的取出一根金属签子,签子顶部是不规则的形状,取来一小块纱布,沾上一种黄色液体缠绕在签子顶部。

        又取出纱布蘸了一些无色液体,包裹在签子顶部,然后小心细致的从陈同鼻孔一点点伸了进去。

        看着那尺长的签子已经没入了一半,整个屋子紧张到极致,几乎落针可闻。

        大约半炷香后,在所有人惊诧的目光中,陈同的口鼻竟然冒出一缕缕白烟。

        陆羽手指轻轻捻动,陡然拔出那签子。

        一道黑色血线从陈同鼻孔冒出。

        陆羽把签子拿到眼前,此时那签子的顶端竟然出现了一条细小的黑色虫子,还在不停的蠕动。

        陆羽找了一个瓷瓶,将小虫放入瓷瓶。

        然后陆羽又去陈同耳朵后面,很快又从针口钻出两条黑色小虫。

        而奇怪的是,胡进远再看向陈同的背后,那些血管竟然在逐渐变淡。

        “好了。”

        陆羽轻飘飘的说了两个字,就低头收拾起自己的行头。

        ?        ?谢谢忆消遣峰之色大大送的两张推荐票,小铁拜谢!

        ?                        还有感谢大大们加的四个收藏,多谢,今天送上一个3500字的大章,谢大大们支持

        ?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