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身为质子在线阅读 - 第13章 大丰国四品郎中令陈同

第13章 大丰国四品郎中令陈同

        第13章    大丰国四品郎中令陈同

        却不想,那些侍卫们却纷纷拔出刀来,指着陆羽,一副要拼命的架势。

        “我们家大人还没好转,你不能走!”

        陆羽无奈道:“拜托,哪有刚治完就能彻底好的道理?总归得有个过程不是吗?”

        “不行,你这臭鼻子还是不能走,他们说的对,要等我父亲好转以后才能走!”

        小萝莉一脸俏生生却极其认真的指着陆羽道。

        “臭鼻子?”

        陆羽不禁翻起白眼,还用手捂住鼻子闻了闻,不臭啊!我去,这都是什么奇葩外号。

        看着陆羽吃瘪搞笑的样,小萝莉陈晓晓却十分受用,抿着嘴笑了起来,然后像是打了胜仗一般,转头就出门去,脸上洋溢着一股自得之色。

        嘴里还小声自言自语道:“哼,臭鼻子,小样吧,竟然说我小!”

        之后,管家给陆羽和胡进远安排了房间。

        没办法,陆羽也只能先住下,他也还没有经验,天知道那陈同什么时候能醒过来。

        不过,不消片刻胡进远就从外面跑了进来,一进来,胡进远就抓住陆羽问道:“大哥,你刚才用的那些药水是什么?”

        “怎么了?”

        陆羽疑惑道。

        “没怎么,就是陈大人刚才醒了,说要见你,还一直盯着那些用过的纱布上看,脸色好像不太好啊。”

        “那就去吧,没事。”

        陆羽淡然的笑笑,当先走出去。

        陈晓晓已经兴高采烈的等在门口,可以看出她现在非常高兴。

        “臭鼻子,没想到,你竟然真有点本事,快进去吧,我父亲他在里面等你,别怕哦,是好事!”

        说着,她拉着陆羽的手就往房间里走。

        陈同坐在床头上,精神奕奕的他看起来更加年轻一些,仿佛只有三十出头的样子,任谁也难想象他已经五十多岁。

        一脸和蔼笑意的的看着陆羽。

        “来吧,坐!小兄弟,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手下几名侍卫给陆羽和胡进远搬来了椅子。

        陆羽并没有客气,直接坐下笑道:“小侄是大荒国在这边的质子,您叫我陆羽便可,感觉如何?”

        陈同示意让侍卫先出去,然后让陈晓晓也离开了房间并关上门。

        他的脸色开始变得有些难看。

        胡进远慌张的站起来鞠躬道:“陈大人,是不是没有治好?此事与陆羽无关,是我坚持要让他试试的,万请大人不要怪他!”

        “哈哈哈,我岂会怪他?”

        陈同站了起来,他的脚下龙行虎步,直接走到窗前。

        但是他的脸色却更加阴郁。

        “我只是在想,这件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陆羽侄儿,我这样叫你你不会介意吧?”

        陆羽并没有介意,淡淡的笑笑。

        “当然不,陈大人有话尽管直说,小侄所知必答。”

        “那依你所见,我的病是怎么回事呢?”

        “陈大人并没有得病,只是中毒了。或者说,您中的是一种蛊毒。”

        陆羽说着,从怀中拿出一个小瓷瓶,揭开盖子,里面几个黑色小虫还在蠕动。

        “大人请看,这就是从你的脑神经中取出的,在南疆那边,应该叫做惊虹。”

        陈同眼中闪过一道利光,叹了口气,手指轻动,一只黑色的小虫就出现在他手中。

        “果然,我大概是了解了,贤侄、进远,我老陈有个不情之请。”

        陈同脸色严肃,右手负在身后,目光炯炯的看着陆羽。

        陆羽摆摆手笑道:“大人大可不必如此,帮您保密这是应该的,其实我也想在大丰国能够走的更远,可能您还不知道我的处境,其实我很有可能已经被大荒国给弃了,我想活,只有在大丰国谋出路!我好奇的是,大人虽是文官,竟然有着四品境武者的实力。”

        “哈哈哈,好小子,如此甚好。不瞒你说,还差一步便达到五品!说说看,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陈同脸上终于开始有了疑惑,他十分好奇的重新打量起这个看起来不到二十的少年,不过他却遗憾的发现陆羽身上并看不出什么武者实力,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没有练武的普通人。

        实际上,陆羽确实也还没有踏出武道第一步。

        “陈大人,不知道你信不信,恐怕要让您失望了,我并不是一个武者,最起码暂时是。我只是听一位令人尊重的老者曾经给我讲过一些关于武者方面的知识,仅此而已。”

        “暂时?小伙子似乎很有气魄啊!你可知,武道之路,一步比一步难,一级比一级所花费的精力、努力要更多,你还会这样想吗?你可能很难理解。”

        顿了顿,陈同负手而立,看着窗子外面,似乎想到了许多,缓缓道:“有些人从十几岁踏入武道之路,终其一生也难冲破先天,而先天却仅仅不过是二品境。你又如何能够理解呢?”

        陆羽也正色道:“我这个人,不信别人,只相信自己。但求自己想做,哪怕付出再多的努力和代价我也认为值得。”

        “哦?”

        陈同没有想到陆羽会这样说,怔怔的看着陆羽,双眼呆滞恍惚,似乎又回到了曾经。

        就这么一个举手投足、谈笑风生的少年,似乎每一个言语举动都浑不在意,但却气度非凡。

        “哈哈哈哈,陆羽吗?好,好啊!很久没见过这么狂的小子了。不过,武者一道,反而是你这样的人才能走的更远啊!陆羽,你有想过要拜师吗?”

        陈同已经转身,他的一双虎目十分有神采,就像是看一块璞玉。

        “我是说,你有没有兴趣拜老夫为师?”

        陆羽依然静静的坐在那,他看向这位陈大人,那双眼睛似乎比陈同更加沧桑。

        “小子何德何能,况且,我还以为陈大人要教我为官之术?既然不是,那便算了。陈大人,我可能要回家了,家里的人估计该等急了。”

        陈同的脸色变得有些尴尬和不自然的阴郁,深深的看了陆羽一眼,有些失望的转身,继续看着窗外。

        “那好吧,那本官就派人送你回去,来人,送我贤侄回府。”

        几个侍卫抬来了几箱白银跟在陆羽后面。

        “陈大人,这太多了,我只拿两个就够了!”

        陆羽看着那几箱银元宝,有些诚惶诚恐,苦笑道。

        其实以他的医术,而且加之救了陈同这样正四品大员的命,这几箱银元宝不仅不多,反而少些。

        “呵呵,没事。陆羽侄儿,如果你还让我以后能叫你一声侄儿的话,还是收下吧。此番无关官场,无关其他任何,就因你救我这一命。以后有事,尽管来找我。”

        说罢之后,侍卫将一块写着“陈”字的金色令牌交到陆羽手上,二话不说,抬着当先就向外走去。

        陆羽深深的看了一眼陈同的背影,也不再多说,和胡进远告辞离去。

        “哎哎?臭鼻子,我父亲呢?你怎么要走啊?父亲,陆羽哥哥怎么要走了?我做的包子马上就好了啊!”

        陈晓晓此时脸上竟然糊着一片片白色的粉末,这小女孩才多大点,显然是在厨房和面弄了一身。

        陆羽只翻白眼,看着小萝莉那认真的模样,心中暗道不好,这小姑娘别不会是喜欢自己吧!

        心道要糟,脚下加快脚步就溜了。

        远远还传来陈同的呵斥声:“晓晓别闹!整天尽知道给为父添乱……”

        还有小女孩呜呜的哭泣声。

        待陆羽走远了以后。

        陈同依旧负手立于窗前,叹息道:“真是一个奇才啊!如果他能留在大丰该多好,如果他要是我大丰皇子该多好,如果他能走武道该多好,这小子,呵呵,竟然喜欢为官之道吗?”

        胡进远站在他身后恭敬道:“大人,您觉得他会拜您为师吗?”

        “估计是不会了,不过,也很难说吧,我多么希望他能够拜我为师,唉……”

        “大人,您怎么看这次的事?”

        “彻查!有人要害我,那就一定有目的。”

        “诺!”

        胡进远鞠躬离去。

        片刻之后,陈同身后出现了一个黑袍人,十分精神的一个青年。

        “你暗中跟着这个少年,在必要的时候一定要护他周全。”

        那黑衣人鞠躬离开。

        ?        ?谢谢大大送的收藏,感谢

        ?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