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身为质子在线阅读 - 第16章 额滴神,你的老爹是皇帝吗?

第16章 额滴神,你的老爹是皇帝吗?

        第16章    额滴神,你的老爹是皇帝吗?

        陆羽突然听到了一个声音,他记得这人是叫肖锋,也是一个来自梁国的质子。不过平时似乎见到自己都是趾高气昂的,几乎没有和自己搭过话,今天竟然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你好,有什么事吗?”

        陆羽感到一丝疑惑。

        “呵呵,别误会,我就是给你带个话,谷河说在找你。该说不说,你这个穷小子,竟然也会来图书馆消遣,真是稀奇啊。”

        陆羽懒得理他阴阳怪气的话,急忙问道:“什么时候?”

        “快有二十天了吧,记不太清了,就是上次图书馆刚开始闹鬼那次吧。”

        “多谢!”

        陆羽慌张的跑出图书馆,先到了学堂,不过学堂里早已下学。

        陆羽正要离开,却没想到在花坛的后面有一个人正坐在那里似乎在哭。

        陆羽走近去看,却发现是一个女孩,这个女孩陆羽自然是认识的。

        “嘿嘿嘿,陆羽,这不是上次追你的那个小女朋友吗?估计是看你不来上课,想你了吧?”

        白战天说的不错,这个女生其实就是陆羽上课时坐在他后面的那个可爱女孩。

        女生似乎并没有发觉有人来,她的脸已经哭花了,梨花带雨的坐在花坛边,有些娇小。

        “江玲?你怎么了?”

        听到有人在问自己,女孩刻意的有些躲闪,急忙去擦脸上的眼泪,并不愿意让别人看到自己现在的样子。

        一边擦着眼泪,却没想到那人竟然没走,还在继续随着他的角度站到她前面,女孩脸上顿时恼怒起来。

        抬头,一张梨花带雨的脸像个泪人,但一看到这人是陆羽却又破涕为笑,笑了几下然后脸又板了起来。

        “你这家伙,好长时间没来上课了,今天怎么想到要来了?”

        “想你了呗,不是我听说你想我想的都坐在这里哭鼻子,所以我就来了!”

        陆羽忽然一个坏笑,决定要逗一逗她,毕竟好久不见了,还真有些怀念。

        “真的吗?”

        女孩眨巴着大眼睛,两颊通红,竟然信以为真。

        我勒个去,不会真被白战天给说中了,她真喜欢咱吧!

        陆羽后悔了,本来想要开个玩笑,没想到轮到他自己尴尬了。其实这个女孩长得很可爱漂亮,比李婷婷那种等级更有过之而无不及,陆羽倒不是真的不喜欢,只是总感觉似乎不太合适,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感觉,陆羽讨厌这种感觉。

        所以,他平时都喜欢尽量离远一点,或许也正是因为如此,女孩竟然会把他当做暗恋对象。

        只能说,不管男的还是女的都有点贱皮子的嫌疑吧。

        “现在该怎么办?小白?”

        “本主角可不管你的私事,小夫妻俩自己商量着办吧。到将来你们要是真成了夫妻,我会不会成为你们二人男女混合双打的对象?我可不想早早就给得罪了。”

        “嗯嗯,这个,江玲啊,今天天气真不错啊!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

        陆羽岔开话题就想溜,却看到女孩又哭了起来。

        “怎么了呢……这就……”

        陆羽挺无语的,后悔的恨不得一头撞死,谁叫你嘴贱的?

        “我爷爷他得了怪病,可能快不行了……”

        陆羽闻言脸色瞬间大变,能在皇家学院学习的孩子家里不是大官就是皇亲国戚。

        虽然这么长时间,陆羽懒得去查户口,却也知道江玲的家应该多半跟皇室有关系。毕竟姓江啊,这大丰国可就是江家的!

        “江!”

        陆羽骤然一惊,似乎想到了了不得的事,盯着江玲不停的打量,却把女孩给看羞了。

        “混蛋,看什么,讨厌啊!”

        江玲恨不得一头钻进地缝里。

        “真不会是那个江家吧?”

        陆羽呆呆的自言自语道。

        “你说你爷爷得了怪病,是不是短时间内血管暴突、卧床不起的病?带我去啊!”

        江玲道:“我不知道啊,你难道会看病吗?”

        “把难道这两个字去掉,我当然会看病,你难道不知道我们家世代行医吗?”

        陆羽昂首挺胸自豪道,这股迷之自信竟颇有几分白战天的真传。

        不过不得不说陆羽此时说这话确实是有实力的。

        “噗!别逗了,谁不知道你是荒国来的质子,咯咯咯咯。”

        女孩破涕为笑,原地抱着肚子咯咯笑了半天,之后又想到了什么,一脸为难道:“不行啊,很多厉害的太医都没有办法,你怎么可能……而且,他们不会让你进去的!”

        陆羽脸上的疑惑消散却渐渐变的有些精彩,越来越怀疑自己的猜想十有八九是对的,眼前这个似乎很低调的江玲,怕不是当朝的小公主吧!

        竟然和陆羽同在一个课堂上课做了两年同学,陆羽都没有发现,陆羽想着竟然有些细思极恐。

        如果有人告诉他,当朝小公主会和一群质子相互接近,那种可能性有多大?要知道,修治课上学习的,几乎全是质子。

        “大人,陆大人在这!”

        一道声音打断了陆羽的沉思。

        转头,胡进远正带着几个差役,脸色阴翳,明显和前几次不同。

        “陆大人?”

        陆羽心中一个咯噔。

        胡进远走到近前看到了江玲,刚欲要行礼却被江玲使眼色瞪了回去,这一切都看在陆羽眼中。

        陆羽此时却忽然想到,胡进远虽然只比王通官高一级,正五品和从五品的差距,但王通却远远没法和胡进远相比的,这家伙在衙门才是真正的肥差。

        “怎么了,脸色不对啊?”

        陆羽翻个白眼道。这家伙的脸色很差,显然和上几次都不一样,之前几次虽然急,但却没急成这个样子。

        “大事不好了,陆羽,皇后娘娘召你进宫?”

        “皇后娘娘召我?”

        陆羽以为自己听错了。

        “没错,皇后娘娘临时封你为太医院首席院监!特召你进宫有要事,着你立刻前往!”

        陆羽双眼微眯的道:“太医院的首席,院监?这个官有多大?”

        陆羽突然间有点怒气,如果说太后娘娘说要让自己去救命那就罢了,而现在却是以宣召的方式。

        胡进远也知道陆羽多心了,苦笑着说好话道:“大哥,您大人有大量,太后娘娘人还是不错的,只是事发紧急,听说你连续给几位大人妙手回春之后,但因为您是大荒的质子,多少肯定会对我们朝廷有怨气,都是怕你不愿意,所以采用这个办法。

        我也实话实说,这个官其实是正二品的衔,但是却只能管所有太医,其他人却管不了。”

        “那我可以不去吗?”

        这件事情,做的多少有点不地道吧,陆羽真的有些反感。

        “不可以!”

        胡进远脸色变得更加难看。

        片刻后,陆羽看着江玲蹲在那里弱小无助的样子,眼巴巴看着自己,却还是站了起来。

        “带路!”

        陆羽只吐出两个字。

        胡进远走在前面,陆羽跟上,几名差役跟在最后。

        走了几步,陆羽突然转头对着江玲笑道:“走吧,公主大人!咱去你家,嘿嘿嘿,还哭啊?”

        江玲见被识破,破涕为笑小跑着跟了上来,一路上叽叽喳喳的像个孩子。

        ?        ?加更到

        ?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