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身为质子在线阅读 - 第18章 丰皇的态度

第18章 丰皇的态度

        第18章    丰皇的态度

        又走出一名蟒袍官府的中年人。

        陆羽知道,此时能够说得上话的,必然不会简单。样貌普通,但脸上却是堆着笑,随意的留着八字胡,鼻子旁边还有一颗黑痣极为明显。

        那人对着皇后和缉墨各缉一礼道:“娘娘、左相大人,现在陛下生死未知,二位不觉得现在争某些东西,未免有些为时过早?况且,就仅仅是为了这么个无足轻重之外邦人,你们在此斗的不可开交,岂不是徒然叫人看了笑话?”

        缉墨见到此人,却是眉头微皱,脸色阴沉道:“兰巽天,就算是皇后与我争,也不过是口舌之争,但你却不同,这大丰朝中,如果说有谋反之心,你兰某恐怕是第一个!哼!”

        言罢,缉墨将袖袍一甩转过身去,一脸愤怒。另一边,皇后和太宰脸色也没有好脸色。

        “哼,缉大人这是何意?我本好心为你们调停,却没想到你缉墨竟然血口喷人!是可忍,孰不可忍!”

        陆羽见状上前躬身道:“娘娘,各位大人,何必至此?我人再此,又能跑到哪去?俗话说,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我难道还能插翅飞了?”

        陆羽心中也有了一股怒气,他的目光冷冷的看向左相缉墨。

        左相刚想要说什么,一声厉喝却让所有人一个激灵。

        “一个个混账东西!再吵啊?怎么不吵了?孤委实没有想到你们会是这个样子!怎么了?孤如果真的死了,你们就是这么做的吗?孤若真有一天走了,不在了,这个大丰交给你们手中,你们就是这么干的吗?”

        几乎在场所有人瞬间诚惶诚恐。

        “皇上(陛下)息怒!”

        帘子后面一个金袍人影缓缓走出来,陆羽仿佛看到大丰皇帝头顶上有一团若隐若现的龙气,霸道、威严。

        “缉墨大人?你可是我大丰国第一宰相,就是这么办事的?叫孤如何能放心?”

        缉墨已是满头大汗,虽然双肩都在颤动,但还是上前一步躬身一礼道:“老臣不敢,老臣还是那句话,臣之忠心,苍天可鉴,但有二心,今日便以雷戗之!”

        丰皇没有继续看他,他的目光有些好奇的打量着陆羽。

        闻言却淡淡的道:“好了,孤自然相信你的忠心,否则你也不会现在还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但是做事多动点脑子,不要有点什么事,就喊打喊杀的,把人一棒子打死。”

        缉墨顺着丰皇的目光看向陆羽,尽管眼中还有不忿,却没有再说什么,低头行礼道:“谢皇上大恩,老臣不明白。”

        丰皇眼中明显的有着厌恶之色,不耐烦道:“不明白,那你就先回去吧,等什么时候想明白了再来见孤。”

        此时那右相兰巽天却是跨出一步向丰皇行礼道:“皇上能够化险为夷、转危为安,全凭娘娘的功劳还有陛下洪福齐天,乃是真龙之主,臣兰巽天代表一众臣子恭贺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丰皇显然对这右相兰巽天的话更加受用,脸上挂起了笑意道:“还有呢?”

        “还有?”

        兰巽天顺着丰皇的目光,看向旁边的陆羽,一瞬间恍然大悟恭维的笑道:“当然还有陆大人的功劳,我大丰能得陆大人真乃锦上添花,实乃万幸!”

        “哈哈哈,虽然有点拍马屁的嫌疑,不过倒是说得不错。算了,你和缉墨两人都退下吧!”

        “多谢吾皇,吾皇安康,实乃大丰举国万幸,臣等告退。”

        丰皇脸上笑意更浓,摆摆手,两人后退出了乾元殿。

        丰皇看了看太宰和其他一众大臣,笑道:“你们也都回去吧,此间事已了,不必继续在此。”

        “诺,臣等告退!”

        最后整个大殿就剩下了几人,就是丰皇自己家人和陆羽还有胡进远。

        “哈哈哈,小兄弟,你叫什么名字?”

        此时躲在皇后娘娘后面的一个女孩却不乐意了,迅速从后面闪出来,脸上不高兴的看着丰皇道:“父皇,您说什么呢?陆羽他是我同学,您怎么能叫他小兄弟?乱辈啦!”

        丰皇见到自己的宝贝女儿,也是突然一愣,但很快就高兴起来道:“哈哈哈,陆羽吗?不错!”

        江玲故作发脾气的撒娇道:“父皇,您怎么也不问问我?哼!”

        脸上气鼓鼓的就跑到丰皇跟前。

        “哈哈哈,小玲儿,话说孤也确实好一阵子没见过你了,让孤好好看看,恩,又长胖了些,不催!怎么了?最近上学还好吗?你高兴就好呗。”

        丰皇其实还是挺关心自己的女儿的,只是在所有的子嗣中,他其实就这么一个女儿,唯一的小棉袄,平时政务又忙,更不愿意自己的女儿掺和到这些乱七八糟的朝政中。

        陆羽有些无语。不过也能理解,或许是丰皇确实许久未见女儿,已经有些语无伦次了吧。

        “皇后,最近你辛苦了,去休息休息吧,我现在好的很,没事了,起码再干他个一百年哈哈。”

        丰皇对着皇后露出理解的笑容,竟突然豪气大发起来。

        皇后目中含泪行宫礼道:“皇上安康,就是臣妾最大的福气,如今看到皇上如此,真是欣慰。臣妾就先退下,亲自去御膳房给皇上张罗些吃食。”

        “好,好,好!皇后记得多整一些,我今日要和这位小兄弟喝上一场,才算痛快!”

        大殿之上就只剩下丰皇和陆羽二人,陆羽此时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就算他是大荒国的质子,但也是第一次见到真正的皇帝,而且还是活着的!心中紧张不已。

        最后胡进远借口衙门有事也匆匆离去,丰皇没有阻拦。

        “额,那个,皇上,小的家里有事,我也先回!”

        陆羽尴尬,此刻表情变得非常精彩。

        “哦?陆羽啊,你家有什么事?”

        丰皇饶有兴趣竟然随意的坐在了殿中台阶上。

        “额,那个,皇上,我家可能是着火了,无论如何我得回……”

        “哈哈哈哈!陆羽,你快拿镜子看看你现在的表情吧!哈哈哈,太好笑了!”

        丰皇说着竟然快步走向乾元殿一角,拿着一块铜镜就跑过去放在陆羽面前。

        镜子里的少年,俊朗帅气的脸此时却是一脸难看的笑容,像哭又像笑、一脸茫然和不知所措。

        “这……”

        不过最让陆羽感觉到尴尬的是,此时丰皇的态度,此人仿佛和皇后还有左相缉墨、右相那些人都有极大的不同。

        最起码在陆羽眼中是这样的,就好像那些人是朝野之中的人,而这丰皇却早已回归山野!

        邪门,这丰皇有够邪门的!陆羽心中想到。

        “怎么了?陆羽?孤倒是想听一听你对我的评价。嘿嘿!”

        丰皇似乎看到了陆羽心中的想法一般。

        陆羽闻言一惊,尴尬笑道;“没,没有!小民不敢!”

        “有何不敢的?陆羽啊,你是大丰的人吗?”

        丰皇突然问出这么一句。

        “不知道皇上为何这样问?我应该算是半个丰国人吧。”

        陆羽也不知道自己的回答对不对。

        “半个吗?你看大丰国的人会不会说自己是丰国人?哈哈哈,所以从这句话孤就知道你不是大丰国人,因为他们往往喜欢叫自己为大丰国人。呵呵。”

        陆羽只是尴尬的笑着点点头。

        “那么您会如何自我介绍呢?”

        陆羽不喜欢这种尴尬的氛围,哪怕对面是一国君王。

        丰皇脸色渐渐沉了下去,但陆羽却没有因为丰皇色变而有什么不适,反而觉得这样挺好。

        “哈哈哈,陆羽,你知道吗?孤喜欢你!因为你和其他人都不同!”

        丰皇大步流星的仰天狂笑着,仿佛很有没有释放过这种压抑的感情。

        一边大笑,一边向内殿走去,陆羽跟上去,脸色开始变得越来越冷静。

        “我知道,你是大荒国的质子,你留在大丰有几年了?”

        丰皇坐在座位上,一张古色古香的漆黑色花纹的桌子,满满的古朴花纹。丰皇招呼陆羽坐在他对面,就像是招呼老朋友一般。

        “坐啊!别客气!”

        陆羽也不再客气,直接坐在桌子对面。

        “陆羽,说说看,你对我什么看法?”

        陆羽感到不解,这是丰皇第二遍问这个同样的问题,而且是如此敏感的问题。

        “小子不知陛下是何意?”

        “陆羽,你大可放心的说,今日所说一切,我都权当是开玩笑,不会治你的罪便是。”

        陆羽却笑了,看着丰皇道:“皇上此话怎讲,我记得从刚才开始您就不再自称我,而非是之前的“孤”?此时您说的话您可以权当都没说过,如果我说了什么忤逆到您,你自称孤的时候自然会追究我!”

        丰皇笑了,他站起身来自带一股帝王之气道:“陆羽啊,你能想到这一层也实属难得,小子城府还行。不过你以为你所相信的就一定是真的吗?这样说吧,即便今日过后,我自称孤的时候,也不会治你的罪。想的倒是很多,不过不一定所有的都正确哦!”

        最后一句,丰皇脸上竟然带着一抹邪笑。

        “这样吧陆羽,今日孤给你一个承诺,这个承诺就是,如果非是关系到大丰国生死存亡的事情,孤都可免你死罪,即刻生效,如何?”

        丰皇颇有些好奇的看向陆羽。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