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身为质子在线阅读 - 第42章 陈叔,您不会也犯桃花了吧

第42章 陈叔,您不会也犯桃花了吧

        第42章    陈叔,您不会也犯桃花了吧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竟然敢让我们大人让路?可知我们大人是谁?”

        一名侍卫作出拔刀的动作,大喝道,看架势随时可能拔出刀来。

        “你们大人我们何须认得?明明就是你们挡了我们的路!凭什么让我们让路。”

        对方骑马在前的英气勃勃的一个女子,身上穿着甲胄毫不示弱的娇喝道。

        此时那马上的少女却拉开窗帘对着英气女子笑道:“姑姑,没事!咱们让他先走就是了,父亲让我们不要生事!”

        “嫣儿,就你好心,你不知道在战场,你这种好心人是很难活下来的!算了,让他就罢了。”

        英气女子知道拗不过马车上的少女,也只好决定给对方让路。

        就当她们要驱赶马车到路边的时候,对面的轿子里却传出一个有些低沉的声音。

        “呵呵,且慢,对面的可是王娇王将军和王丛大人的女儿王心嫣!”

        语气却不像是在问,而是确定的语气。

        “不知道你是哪个大人?我们给你让路就是了。”

        英气女子就是那人口中的王娇,是从北方战场回家探亲的,才回来没多久。

        “呵呵,王将军的名号钱某素有耳闻,听说王将军可是巾帼英雄,王丛大人的女儿更是国色天香。不知道可否赏脸,哪天让钱某请您二位来我府中吃一顿便饭?”

        自称姓钱的那人直接掀开骄子前面的帘子,探出头和上半身。

        这人长相似乎很和蔼的中年人模样,但是厉害的人都能从他的眼底看到一抹埋藏的阴沉淫邪。

        “哼!钱大人还请自重!在这南州城中,还姓钱的大人可不多,看大人年纪,应该是四品知府钱知府!您是有身份的人,更应该要自重才是!”

        那钱百川脸上闪过阴鸷之色冷声道:“哼!王将军未免有些不识抬举,本人拉下脸来,却没想到你竟然如此不识抬举。”

        王娇顿时一脸怒气不屑大骂道:“一个地方破狗官,怎么?这么牛吗?跟你这么说,是这世道救了你,若不然,像你这种的在战场上,我一枪穿死一个!”

        “你特么找死!”

        在旁边的几个侍卫,瞬间拔出刀来,就要冲着王娇围攻,却被那钱百川给拦住呵呵笑道:“算了,女流之辈,本知府不与她们计较,咱们走!”

        最后冷冷一声,帘子一甩。

        在陆羽的灵识下,那钱百川脸上的阴沉杀气,看的明明白白。

        “怎么又停下了?”

        那钱大人的骄子,很快到了陆羽他们前面。

        几名守卫中一人上前,掏出一块令牌放在对面侍卫面前喝道:“钱大人,这是丁大人的贵客,你烦请让路!”

        说话丝毫不客气。

        却不想那钱百川竟然忙让手下停骄,风尘仆仆的走上前,对那令牌缓缓单膝跪下道:“丁大人万岁,小人乃南州知府钱百川,不知是丁大人贵客,有失远迎,还请各位勿怪!”

        丁大人万岁?

        陈同和陆羽几人纷纷皱眉,这一句话似乎极为不寻常,在一国之中,能被称为万岁的,应该只有皇帝才对!

        “钱知府,你刚才叫丁大人什么?”

        陈同脸色极差,吞吐着一股杀气走上前指着钱百川问道。

        那个守卫对着钱百川使了一个眼色。

        钱百川急忙改口道:“不好意思,口误,口误!不知道这位大人是?”

        钱百川见陈同来到前方,一边从单膝跪地慢慢站起,一边擦着脸上的汗问道。

        陈同此时穿着蟒袍,钱百川也不至于看不出陈同是一名官员。

        “本官乃是刑部郎中令陈同。”

        钱百川拱手笑道:“原来是陈大人,素有耳闻。”

        “这位是吾皇亲封的太医院首席院监陆羽陆大人!我们此次特受皇命,要解决南疆疫情。”

        钱百川脸上顿时震惊,不过很快又恢复笑容道:“原来如此,丁大人在准备宴席,本官刚从丁大人府中退下,准备回府,如此,我便送送二位大人,权当是酬方才轻慢之罪。”

        陈同、陆羽还有胡进远心中都是一突,这话说的似乎天衣无缝,但是仔细一想却不对。

        虽然说,丁原是从二品,钱百川是从四品。知府和总督之间也不应该常常来往,两人不是同一机构,作为本城的知府,根本就没必要怕州郡。

        而且钱百川说是从丁府上出来回府用了一个词“退下”,就太不正常了。

        “不劳钱大人了,有守卫带我们去就可以了,劳师动众的未免不太好。”

        陆羽上前抱拳笑着道。

        “您就是陆院监陆大人吧,没想到您竟然如此年轻。”

        钱百川脸上写满了谄媚。

        陆羽摆摆手道:“本官身负皇命,人命关天,还希望钱大人不要耽搁时间才是。”

        “是!大人说的极是,本官这就让路让大人过去!”

        钱百川的脸都笑成了花,忙让手下把骄子抬到路边,自己则是走到路边,拱手抱拳恭送陆羽等人。

        “哈哈哈,钱大人这一会儿可是变脸变得飞快呢!”

        那王娇在另一边路边上,全程都看到钱百川的谄媚嘴脸,不禁娇声嘲讽笑道。

        钱百川此时用躬身双手抱拳挡住一张脸,脸上早已经羞怒不已,牙齿都咬的咯咯响。

        陆羽轻笑道:“对了,你们应该是在我们前面,还是你们先走吧!”

        “啊?我们吗?”

        王娇似乎没有想到陆羽会这样说。

        “对!你们先走吧!本来你们就是前面的。”

        “谢谢公子!”

        那少女掀开帘子,对着陆羽露出一个笑容道,真可谓是回眸一笑百媚生。

        “啧啧,这女人像是林黛玉似的,这小脸蛋,可真啧啧!”

        白战天的声音在陆羽脑海中响起。

        陆羽不由得看向坐在车上和雪儿嬉闹的白战天,正在远远的看着少女的脸,似乎在想什么,脸上有一抹猥琐的笑。

        陆羽不禁笑了,刚才还看到汪敬年看着这女子流口水,往另外一个方向看去。

        果然,汪敬年左手手指头咬在口中,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看,口水顺着左手胳膊流了进去。

        王心嫣原本看向陆羽,但随着陆羽的目光,看到了两双猥琐的眼睛,突然脸上升起两抹红晕,害羞的同时还有一股怒意。

        狠狠的拉住车窗窗帘,车夫顿时催马,马车走到大街上向远处奔去。

        “多谢了,这位小哥儿!”

        王娇催马转身的时候,抱拳对陆羽和陈同等人一礼道。

        “再见!”

        “咦?怎么了,陈叔难道也犯桃花了吗?”

        陈同顿时一慌,有些气急败坏的喝骂道:“陆羽小子!你小子真是……”

        “真是什么?”

        陈同的脸红的像一个关公。

        有些难为情苦笑道:“不要消遣老夫了!老夫克妻,之前的原配死后没有香火,才又取了秀莲,生下小女晓晓之后没几年也应病去世了。真不敢再娶了”

        陆羽嘿嘿笑道:“那是不敢又不是不想,等我有时间了看看,能不能帮你说成。”

        陈同顿时满脸黑线,如果不是人多广众之下,估计要揍他陆羽。

        “哎哎!走了!你们两个注意点!”

        陆羽临走时还故意大声对着白战天和汪敬年吆喝着,两人那愤怒的目光就是对陆羽的最好回应。

        ?        ?三更到!

        ?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