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身为质子在线阅读 - 第64章 丰皇来了?天子望气再现!

第64章 丰皇来了?天子望气再现!

        第64章    丰皇来了?天子望气再现!

        仔细看,那暮斯手中还抓着一个人,持着弓箭的刘国亮。

        “保护陆薇薇!”

        等所有人反应过来已经晚了!

        那黑影另一只手抓着陆薇薇已经越来越远。

        “我说了,今天你没有机会逃!”

        陆羽暴怒转身,一道黑色刀光如同长虹贯日,瞬间迸发,即便有上千米距离,却依然击穿了那暮斯的头!

        “去救薇薇!”

        陆飞雪喊道。

        不过在她前面,陆羽已经当先冲了过去。

        然而,背着弓箭的刘国亮却张开手掌,陆薇薇整个人被他吸到手中。

        “放开我!我的小白!”

        小仓鼠从陆薇薇包里掉了下去,陆薇薇却是急切的想要去救小仓鼠。

        陆羽在空中接住了那小仓鼠,继续去抢陆薇薇。

        “嘭!”

        “额!”

        陆羽的身体几乎是在一瞬间被一个巨大的手掌给砸进地里!

        天,竟然在瞬间黑了!

        “天怎么黑了!”

        “这是古魔望气!又来一个望气境。这气息,最少都是望气高阶!”

        祁峰大惊道。

        楚天疑惑问道:“团长,您说的到底什么是古魔望气啊?”

        祁峰回道:“说白了,就是望气境领域的高低。望气境,从不同方面突破到望气境的,他们的领域不同。像有些人领悟的龙象领域、兽王领域等定然不如同种类型的古凶领域、或古魔领域。

        古凶领域,其实就是我之前说的远古凶兽望气,简称古凶领域,远古巨魔或异魔统称为古魔望气!”

        陆飞雪脸上满是急切道:“不好!陆羽现在还没出来!”

        “叮,陆羽斩杀一名七品境异族,获得2000经验,1500战功。”

        “我去,这破系统,怎么现在才播报!”

        陆鹏大骂道。

        此时他只担心陆羽和陆薇薇两人的安危。

        “来啊!咱们一起出手啊!愣着做什么,好家伙,这两人说不准就是荒皇的一双儿女啊!你们难道不怕吗?到时候带两具尸体给那些疯子看吗?”

        赵凤儿突然一声厉喝,惊醒了所有人。

        祁峰一想到那些人,不禁背脊发寒,看着上方巨大的狰狞魔神,心下一横。

        苦笑道:“凤儿说的对!不过就算不是这样,咱们和陆羽这么长时间,难道就眼睁睁看着吗!”

        几乎所有人持着手中武器纷纷冲上虚空!

        那可是七品境巅峰啊!

        明知道差距很大,林千珏、陆飞雪、洛宁霜、和楚天都第一时间纵身飞向虚空!

        祁峰转头对剩下的人喝道:“凤儿、陆展、江年,其他人就交给你们俩了!带他们离开这里!”

        祁峰一柄大斧头直接在这被夜色笼罩的暮色中,砍出一道弧形的月亮,在这昏黄天色下,那月亮显得极为刺目。

        “陆鹏,小心!”

        “小心!”

        江年大喝一声。

        几个五品境巅峰围成一个圆,将最弱的夏爽、肖云、董小楠三人围在中间。

        “走!”

        一个巨大的人影出现在前方!

        戴着兜帽黑袍,那身影顶天立地!手中似乎还拿着一本巨书。

        那只巨手出现在几人头顶!

        一丝丝光线出现在虚空,几人脚下出现了一个若隐若现的六芒星法阵。

        “对了,刚才似乎是陆羽在和我说话!”

        江年此时并没有被这股死亡的绝望给逼入死角,反而变得异常的冷静。

        “对的!哥,我刚才好像也听到了!对了,他还给我了这个!”

        一块玉佩出现江媛手中。

        “刚才陆羽说话的时候,在空中飘到我的手里。”

        江媛的眼泪开始不停的流下来。

        “啊!”

        肖云发出一阵惨叫,突然间一枪刺向陆展,却被陆展一把握住。

        但此时陆展也是在艰难的支撑,一双猩红的眸子盯着几人。

        剩下几人也都开始出现不同程度的狂暴状体。

        “捏碎它!快!”

        陆羽的声音几乎是喊出来的,能够听出来陆羽此时也遭受着极大的痛苦。

        另外一边,陆羽还没救出,几人却已经不同程度的负伤。

        “陆羽在哪?”

        洛宁霜和林千珏算是最好的,口中也不停溢出血来。

        祁峰脸色难看的指着下方石壁上一处巨坑道:“那里了!就算是神仙,他也活不了了!

        先找陆薇薇吧,陆薇薇在哪呢?找着了我们赶紧撤,此地不宜久留,我能感觉到那边有个更强的要来了!”

        祁峰的脸上满是惋惜。

        好家伙,是个人谁被直接偷袭碾成肉渣还能活?

        “不!他没死!我还能感受他的气息的。”

        陆飞雪状若疯狂,脸上还带着泪痕。他抓着祁峰咬牙启齿的怒喝道。

        所有人的目光都怜悯的看向陆飞雪。

        “我也觉得他不会死,你们可别忘了,他是怪物。”

        这个时候,林千珏竟然赞同的对陆飞雪点点头。

        “嘭嘭!”

        也许是回应他的话一般。

        石壁上的坑里,不断的有石屑飞起!

        浑身衣衫破碎,露出精悍的古铜色肌肉。

        陆羽就那么站在虚空之中。

        是的,凭虚而立!

        不借助任何风或空气。

        身上红色的血液,有的已经凝固,他的伤口在风中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白战天,让我来吧,说不定可以再次突破!”

        其实白战天听到陆羽的话是无语的,但他却不好意思说。

        想想曾经他在四品境最强也才是81重劲,五品境的时候最高达到108重劲,就已经是到了五品境的天花板了!

        “嗯,陆羽,你现在确实该有你的想法了。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龙轻语那婆娘在那座山上!”

        “什么?”

        陆羽灵识散开,那座墓王山整个都在陆羽的灵识范围之内。

        一座座豪华的宫殿伫立着,陆羽也发现被绑在高台柱子上的龙轻语,脸上挂着泪痕,身上也有不少血迹和伤痕。

        不过,好在她还活着。

        “轰!”

        一阵浩然的气息爆发,在所有人惊恐的目光中,天际尽头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月亮!

        “什么?又是七品境!”

        祁峰绝望的怒吼。

        “完了!这一次咱们都要殉国了。”

        楚天的左臂不停的流下鲜血,耷拉着,断了!一脸丧气的道。

        “不对,这气息不是针对我们的!看那边。”

        随着陆飞雪的大喊,所有人都看向下方江年陆鹏那边。

        “那不是月亮!天子望气,那是丰皇的眼睛!传说中最强的望气境之一!”

        祁峰拍着大腿大喜道。

        “丰皇是谁?”

        楚天不明所以的放下巨剑摸着脑袋问道。

        “大丰国的皇啊,笨蛋!”

        “大丰国难道也有皇吗?”

        “滚,傻缺。”

        几人纷纷大骂。

        在所有人的目光注视下,远处的月亮越来越大,占据了半边天空。

        “吼!”

        那远古巨魔看着巨大的昏黄月亮,顿时发出愤怒大吼。

        “父亲!”

        不止是江媛,江年眼中也流出眼泪异口同声口中默念着。

        多少年了!

        他们已经快忘记这股熟悉的气息。

        江年手中捏碎的玉佩鲜血直流,他却仿若未觉,看着远处不断升起的高山之上,那一道带着王者之气的人影。

        那是他们的父亲,守护大丰的皇!

        “吼!速速退去!”

        远古巨魔笼罩的巨大暮色已经有一部分被丰皇所压制,他却不甘的怒吼着妄图要喝退那个人。

        “哈哈哈,你的对手,是我!”

        陆羽一声狂笑大喝,身体化作一道影子直接冲上巨魔。

        在远处的一个山包上,一个背着弓箭的异族直接对那个身穿兜帽黑色长袍的人拉着陆薇薇跑去兴奋道:“哥,咱们这次可是立大功了,你看这个,好像是荒皇的女儿!咱们这次发了。”

        转身,一战白面脸隐藏在衣帽之下,脸上的皱纹深深皱起道:“国亮,眼下可能会有大战,赶紧离开此地,还带着作甚,还嫌让我不够操心的吗?”

        那背着弓箭的青年直接甩开陆薇薇,怒声喝道:“刘玉亮,你特么不就比我生的早吗?要是我现在也有你的年龄,现在估计都八品境了,牛什么牛,老子都这么大了,需要让你操心啊?真操蛋。”

        那兜帽人把头上的帽子抹下来,长叹口气表情凝重道:“国亮,这一次我们可能都要栽,记住,把这个女孩带在自己身上,不要交给任何人,你就有可能活命,或许,她是唯一可以保你性命的筹码。”

        “滚,少来指使我,你是在教我做事吗?”

        青年极为暴躁,似乎对方越是语重心长,就越是一种侮辱。

        刘玉亮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道:“国亮,这一次出门,我给自己算了一卦,卦象很乱,大凶,有去无回!那你自己保重,我要去了。”

        刘玉亮看着刘国亮半晌,见对方依旧一脸冰冷的表情,极为不屑,最终重新把兜帽戴好,转身走向战场。

        在他哥转身的瞬间,刘国亮似乎看到了一滴眼泪。

        倨傲的他硬是咬牙扭头走向远处。

        但是,他却不知道,这是他见他哥的最后一面,也是作为哥哥为弟弟最后一次擦屁股!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