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从全能学霸到首席科学家林晓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章 布尔巴基讨论班

第一百二十章 布尔巴基讨论班

        有人说,大学生活就像一杯白开水,淡而无味,不过对于林晓来说,他却体会到了这杯白开水能够让自己感到充实的感觉。

        每天没有他人的打扰,林晓完全畅游在知识的海洋中,感受到了大脑不断充实的愉悦感。

        至于组会,    在第二个周的周五也照常进行了,只不过本周的组会当中,已经讲究对物理意义的探究了,也就是当初说的,建立不可压缩的弹性动力学系统,两位教授教授一拍手,最后决定的东西就是林晓听不懂的了。

        比如不可压缩各向同性hookean弹性动力学系统,    hookean林晓倒是知道,    也就是胡克型,    至于胡克,自然就是提出胡克定律的那位,其他的名词他也都知道,什么不可压缩,什么各向同性等等,但是连起来,他就缺乏相关的知识储备了。

        当然,唐庆倒是没有在意这一点,毕竟他只需要林晓能够在数学上面发挥作用就行,而且课题时间还长,他们课题才开课几个月呢,一个课题的研究周期当然都是很长的,不然的话他们哪来那么多时间去花掉经费?

        而这一天的组会的结束后,林晓便离开了会议室,    走出了研究中心,正准备去图书馆的时候,    他忽然接到了一通电话。

        “嗯?许继教授打来的?”

        许继教授本身也是上京大学的数学教授,    说起来这么久以来林晓也一直都没有见到他。

        于是他接通了电话,    便笑着说道:“许教授。”

        “小林啊,你现在是已经入学了吧?”

        “是的,说起来,我来学校这么久也没见到您了,您这些天不在学校吗?”

        “呵呵,前段时间去参加了一个数学会议,前些天才回来,你现在在哪呢?”

        “我现在在数学研究中心,刚从里面出来,正准备去图书馆。”

        “国际数学研究中心吗?”

        “是的。”

        听完,许继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语气有些严肃地说道:“你现在来我办公室一下,我给你说几句话。”

        听到许继教授的语气,林晓不由一愣,这是怎么了?

        但电话已经挂了,他无奈,只能去许继的办公室了。

        很快,来到了理科大楼,他找到了许继的办公室,以前他来过这里,    自然也没有忘记。

        敲开了门,里面传来了“请进”。

        林晓开门进入,见到了里面坐着的许继教授,还有许继的几名研究生。

        “许教授。”

        许继见到他来了,便直接起身,招呼着林晓坐到了旁边的沙发上。

        “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许继面色严肃,说道:“你去研究中心那,是不是去做什么课题了?”

        “你可要老实回答,要是有人找你当免费劳动力了,你给我说说是谁,我找他麻烦去。”

        “别担心对方是什么劳什子教授,咱们京大狗屁倒灶的事情也多,那种人平常我懒得骂,要是真有人找你做那种事情,那我非得跟他好好说道说道。”

        他刚才之所以那么严肃地让林晓过来,就是因为担心林晓被其他教授找过去当免费劳动力了,当然这个免费劳动力,应该指的是‘脑动力’,毕竟谁不知道林晓在数学上厉害,指不定就有哪个自己水平不行的教授,让林晓去帮忙研究?

        而且,国际研究中心那边主要就是进行课题研究的,肯定也不会无缘无故地找一个本科生,更别说是找林晓。

        要是真的有哪个教授仗着身份让林晓帮自己研究课题,那他可真的要指着那个家伙的鼻子骂了,压榨压榨那些博士后就行了,还压榨人家林晓?

        这可不仅仅是害人了,这更是害他们学校了。

        听到许继的话,林晓心中微微一暖,同时也感到哭笑不得。

        刚才听许继那种语气,他还以为有什么坏事呢,原来是因为担心这件事情啊。

        于是他便笑着说道:“其实没有这种事情,就是唐庆院士的课题,我自己主动参加的,我对物理方面有点兴趣。”

        “唐院士?哦,那没事了,我还以为你被那几个没有水平靠关系进来的人叫过去的。”

        听到是唐院士找的林晓,许继教授便就放下了心来。

        唐庆院士就算是有课题找林晓帮忙,也肯定不会说压榨免费劳动力,毕竟人家是院士了,也不缺劳动力,而且唐庆院士对自己人都还是挺不错的,自然也就不用担心那种问题。

        至于林晓研究数学物理,许继也不觉得有什么,毕竟他自己也研究这个东西,当然不会有这种学科上的偏见。

        随后他就笑着说道:“现在怎么有兴趣去研究数学物理了?莫非数学难不住你了?”

        听到许继教授的问题,林晓不由失笑:“那怎么可能,数学里面的问题我不会的可还多着呢,只是对物理产生了一点兴趣而已。”

        谷鮕

        “呵呵,我倒希望如此,如果不是数学太难,我也不会跑去研究数学物理。”

        许继感慨一声,数学这学科,学的越艰深则越艰难,当数学家们发现自己一头撞进去,进入了纯粹数学的‘里世界’后,就总会发现,这‘里世界’特么不是人待得,于是就会选择离开这里,然后进入物理的世界。

        这种人就有很多,在物理学中又作出极大成就,同样也有很多。

        “都是研究学术嘛,也没什么不一样的。”林晓笑着说道。

        “呵呵,你看看,你在素数领域回答了两个问题,现在不考虑再往素数方面发展发展?孪生素数猜想,哥德巴赫猜想什么的?”

        听到哥德巴赫猜想,林晓便不由想起了小时候曾经在数学教科书上看到的那个问题。

        当时的他,连问题都没看懂,只知道是1+1问题,但就是不知道为什么是1+1问题,他只是想1+1不就是等于2嘛,这还需要证明?

        不过现在,他已经对这种问题有了深入的理解了。

        “以后有机会的话,我会试试的。”

        他说道。

        听到林晓这么说,许继不由眉头一挑。

        他莫名感觉,林晓说不定会成功呢?

        不再讨论这个问题,许继这时候仿佛不经意间地问道:“对了,你们是不是快要选导师了?”

        林晓一愣,忽然想起了之前班群里面说的,好像确实是要开始选导师了。

        “是的。”他点了点头。

        许继笑呵呵地说道:“你打算选哪位导师啊?咱们数院能选的可就多了。”

        忽然他想起什么,又说道:“对了,唐院士有没有跟你说过选导师的事情?”

        “那倒是没有。”

        “那就好。”许继像是松了一口气,然后又像是怕林晓误会什么一样,对他解释道:“唐院士现在基本都是往数学物理上面使劲发展了,虽然你对数学物理有点兴趣,这个我也是支持的,不过吧,你还是应该多往数学上面继续研究,你的天赋不能浪费,所以也应该选一些主要心思还是放在数学上面的导师。”

        “比如我,明年一月份就打算去法国一趟,参加一下布尔巴基讨论班,你知道布尔巴基讨论班吗?如果你到时候愿意去的话,我就可以带你一起——当然,你得在那之前学会法语,因为他们都是用法语来讨论的。”

        听到许继的话,林晓便挑了挑眉。

        怎么听许继的话,感觉像是……在自我推荐?

        不过,相比较许继说的其他的东西,林晓倒是对布尔巴基讨论班更加感兴趣。

        对于这个东西,他也早就有所耳闻了。

        布尔巴基讨论班和数学界中知名的布尔巴基学派关系紧密,而布尔巴基学派在数学中的地位,极其厚重,他们对数学界的贡献也相当巨大,为数学的发展带来了极大的动力。

        同时,也正是布尔巴基学派在法国巴黎的扎根发展,也为巴黎成为世界数学中心之一提供了相当大的助力,即使到现在因为美国的经济实力吸引了许多数学家前往那里扎根,特别是普林斯顿大学,不过仍然没有影响到法国是数学家们心中圣地的地位。

        至今,法国巴黎仍然是汇集了世界上最多数学家的地方。

        而布尔巴基讨论班,也正是在布尔巴基学派的影响下,从1948年开始开办,并且一直延续到今天的一种讲座形式,它不是指一个班级,有着固定成员,而是会邀请那些布尔巴基学派以及其他著名的数学家,再加上一些学生们,然后一同前往法国巴黎来展开讨论。

        而这种讨论班形式,也影响到了现在各种讨论班,可以说,现在的讨论班都是在布尔巴基讨论班的影响下成立的。

        林晓好奇地问道:“布尔巴基讨论班,是明年一月份举办吗?”

        听到林晓对这个感兴趣,许继便笑着说道:“是的,明年一月份,不过它每年一般都会举办四场,下个月本来就有一场,不过我计划参加的是明年一月份那场。”

        “如果你想参加的话,只要给那边申请一下,他们大概也会愿意同意的,不过还是那句话,你得需要学会法语,不然的话,你过去之后可能也听不懂。”

        林晓点点头,对于这个讨论班,他确实有点兴趣,不过那毕竟还得先把法语给学会。

        而由于法国在数学界中的地位,所以也有很多数学家都掌握着法语和英语。

        “之后我再考虑考虑吧。”

        “那也行,当然,最好是早点确定,这样你就有时间来学习法语了,三个月学会一些日常用语和数学方面的东西,还是有些紧张的。”

        许继笑着点点头,又问道:“那你对选导师什么的,有什么想法吗?”

        听到许继又重新提起导师的事情,林晓不由感到好笑,同时也确定了,这位老教授是想让自己当他的学生呢。

        他笑着道:“如果您不介意的话,到时候我也是希望在您手底下学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