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武侠小说 - 红尘第一刀在线阅读 - 天机九章 第一百二十六章 脏了我的眼

天机九章 第一百二十六章 脏了我的眼

        冷夫人嫁到落霞滩前,师出平州西南追凤山的青木门。

        不过是小门小派,其宗门功夫又岂是四大名门之一的落霞滩的对手?

        果然,兵器碰撞声只响了两下,冷夫人手中双刺便被打落。

        而端木凛仅仅是单手持单钺应对,似乎根本未认真起来。

        苏望亭一把捂住了脸。

        “天爷,她这不找死么。”

        未等冷夫人俯身去拾兵器,只听“砰”的一声闷响传来,冷夫人的腹部被结结实实的踹了一脚。

        “呜哇……”

        一口鲜血喷出,冷夫人捂着腹部单膝跪下。

        端木凛冷冷俯视着她,讥笑道:“劝过你,你不听,偏偏要飞蛾扑火。”

        “娘!!”

        冷雪薇抢了过去,护在了冷夫人的身前。

        端木凛以轻挑的目光在冷雪薇的身上扫动着,冷笑道:“要不是看你娘老了点,凭她的姿色,倒也可以与你一同卖到青楼去。哼,小妮子你若不想死,就闪开,别闹得连去青楼的机会都没了!”

        “你…躲开!”冷夫人一把将冷雪薇拉开,口中血汩汩冒出,看来端木凛的那一脚,是着实的下了狠劲,“端木凛,你只杀我便是!薇儿好歹也是你看着长大的,你又怎下得去手!”

        “啪!”

        冷夫人的面上,多了一道五指红印。

        端木凛甩了甩手,狞笑道:“自从你嫁过来起的第一天,老子就十分的讨厌你自以为聪明的那副惹人厌的德行!!跟你说,若你再有一句惹的老子不高兴,信不信将你先奸后杀!!!”

        “你个畜生!!落霞滩待你不薄,你竟敢对我说出这等大逆不道之言!!”

        “看来是冥顽不灵了。”说着端木凛的面上泛起了淫笑,“我不但要说,还要做。”

        话毕,端木凛对身后点了点头。

        一名刑堂弟子快步上前,粗暴的将冷雪薇拖到了一旁,一柄泛着寒光的鸳鸯钺,架在了她的颈间。

        端木凛用脚尖挑了挑冷夫人的下巴,淫笑道:“现在,你将衣服一件一件的脱了。否则,我即刻杀了你女儿。”

        “淫贼!!”冷雪薇破口大骂。

        “啪!”

        冷雪薇的那张俏脸上,也出现了五道红印。

        “你别伤害她!!”冷夫人银牙紧咬,瑟瑟发抖的站起了身,“我…我脱……”

        “哈哈哈哈!!”端木凛得意的望了眼身后那八名弟子,仰面大笑,“那还不快些??让我们瞧瞧你这半老徐娘,那身子究竟还有几分风韵。”

        “娘…不要……”冷雪薇哭喊着连连摇头。

        冷夫人垂下了几颗泪,以颤抖的双手缓缓褪下了黑色的薄纱罩衫。

        “好!!”端木凛连连拍手,“快些、快些,一件件脱下!也让老子瞧瞧,冷郁舟天天抱着的身子,究竟是个什么模样!”

        “端木凛,我夫君必定会将你碎尸万段!!”

        冷夫人牙关紧咬,缓缓解开了自己上衣,露出了内里的亵衣。

        那雪白的双肩,是将端木凛看的眼睛发直。

        “快些、快些!!老子等不及要看了,哈哈哈哈!!”

        说着端木凛竟粗暴一把将其上衣扯下,冷夫人惊呼一声,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胸口。

        端木凛眉头一挑:“是不要你女儿的命了?把手放下!!全给老子脱光!!”

        冷夫人紧抿双唇,拼命的摇头。

        “还不放下??”

        端木凛对挟持冷雪薇的那名弟子稍稍点头,只见鸳鸯钺轻轻抹动,冷雪薇的颈间滑落一丝鲜红。

        “住…住手……我、我脱……”

        冷夫人浑身瑟瑟发抖,抽泣着放下了双手,亵衣后头那高耸的双峰,呼之欲出。

        “快些!!哈哈哈哈……”

        阵阵淫笑,自端木凛和那八名弟子的口中发出。

        “我…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冷夫人双手颤抖着伸向后背,去解亵衣的带子。

        可一只白皙修长的手,却突然自身后按住了冷夫人正欲解衣带的双手。

        苏望亭。

        “冷夫人,你为救女能做至这个地步,在下钦佩。可你糊涂啊,即便你脱光,这老货又岂会真的放过你们?”

        说着苏望亭拾起外衣给她披上,扭头冷冷的盯着端木凛。

        端木凛轻嗤一声,讥笑道:“玉面妖刀,你如今内力被封,我劝你还是莫充这个好汉。否则老子不介意将你打个半死再送至铁山寺。”

        苏望亭将满脸错愕的冷夫人拉至自己的身后,淡淡道:“枉你身为名门大派的长老,可你这等龌龊的行径,与市井流氓有何区别?”

        端木凛双目一横:“老子愿意,你能如何?”

        苏望亭微微摆头:“我不答应。我不杀女人,可也不允许有人在我跟前杀女人。”

        “哦?哇哈哈哈哈哈……”

        端木凛和八名刑堂弟子是哄堂大笑。

        “我的天爷,你这厮是要笑死我么?”端木凛捂着肚子连连摇头,“你的修为若是没被我封住,你的这番话还有那么几分威慑力,可如今你是落坡的凤凰不如鸡,连一个寻常的男子都打不过,也有脸在我跟前大放厥词?滚一边去!!”

        苏望亭面不改色,仿佛这番羞辱之言未听进去半个字,缓缓伸手指向冷雪薇:“放开她。”

        “我若不放,你能如何?”端木凛满面的不屑。

        “你别逞能!!”冷雪薇不顾颈间锋利的鸳鸯钺,哭喊着对苏望亭连连摇头,“你如今修为全无,万不可冲动!!”

        苏望亭淡然一笑,没有答她的话,只是望向了挟持着她的那名弟子,重复道:“放开他。”

        那名弟子咧嘴一笑,伸手捏住了冷雪薇的脸:“老子非但不放,还要在你眼前好好尝尝这小美人儿的滋味,你能如何?”

        “我能杀你!”

        苏望亭的话音未落,那名弟子突然浑身一颤!

        “嗯?”

        端木凛双瞳一缩。

        只因他猛然发现,身前苏望亭的身形,正在涣散!!

        “残影??他的内力不是被封住了么!?”

        端木凛猛的回身看去,只见苏望亭已现身于那名劫持弟子的身后!

        而那名弟子的后颈,已被五根修长的手指给握住!

        “现在,可以放了她么?”苏望亭的声音,冷冷的自那名弟子的身后传出。

        那名弟子面色煞白的瞪着双眼,忙不迭的点头:“放…我放……”

        “晚了。”

        “咔嚓!”

        一声脆响传来。

        那名弟子的脑袋,应声耷拉了下去。

        苏望亭松手,那名弟子一声不吭的瘫了下去,没了动静。

        颈骨,俱碎!

        “你……你的内力……不可能,你不可能自行冲开经脉!!”端木凛吼道。

        苏望亭俯身捡起了那弟子的一柄鸳鸯钺,淡淡道:“什么废人修为的本事你敢称第二,便无人敢称第一。呵呵,你是要笑死老子么?”

        “你是几时冲开经脉的?”冷夫人惊声道。

        “就在你险些脱光时。”

        冷夫人闻言脸上一红,遂快步过去拉起了冷雪薇,远远的躲在了一旁。

        而此时的端木凛,已是冷汗涔涔。

        他又岂不知,玉面妖刀若是恢复了修为,将是何等恐怖的角色!!

        他的脑中此时只有一个干脆的想法。

        逃!

        没有半分与之动手的意思!

        不逃,只有死!!

        这一点,他深知!!

        “逃不了。”

        一道淡淡的声音,冷不丁的突然自他身后响起!

        端木凛脑中嗡的一声响,抬头望去,只见身前苏望亭的身形,再次涣散!!

        不用想,身后之人,必定是他!!

        好惊人的身法!!

        端木凛怔了半晌,垂下了头去,惨笑道:“我算是明白了,想拿住你玉面妖刀,是何等的异想天开。”

        苏望亭点头:“的确很难。”

        “呵,落霞滩以诡异的身法而扬名于江湖,可在你跟前,竟不值一提。夜孤鹰,死的不冤!”

        苏望亭冷冷盯着他的后脑勺,淡淡道:“不。你此时该说的是遗言,而不是对我的赞扬。”

        端木凛昂起了头,深吸了口气:“我还有的选么?”

        “有。”

        端木凛急问道:“怎么个选法?”

        “死于我之手,或是死于冷郁舟之手。”

        端木凛闻言久久无语,再次垂下了头去,喃喃道:“横竖是个死?”

        “对。无论是我,还是冷郁舟,都有足够的理由杀你。”

        端木凛牙关一咬:“冷郁舟杀我,是因我羞辱了他的妻女。你又是为何!”

        “因为你,脏了我的眼!”

        “你!!”

        苏望亭冷笑道:“我劝你还是选择死在冷郁舟之手,毕竟等他回来,你还可以多活几日。”

        “不!!老子不可能让他得意!!”

        “那么,是选择我?”

        “哐当、哐当。”

        端木凛松开了手中的兵器,狠狠点头。

        “很好。”

        “刷!”

        没有一丝耽搁,寒光无情的闪过。

        “扑通!”

        端木凛颈间喷血,一头栽下。

        “那么,你们呢?”苏望亭抬头,一双凌厉的目光直射那七名呆若木鸡的刑堂弟子,“你们,又选谁呢?”

        七人咽口水的声音此起彼伏,相互挤在了一起,缓缓向院门退去。

        “我…我们七人可并未动手……”一名弟子支吾道。

        “不。”苏望亭缓缓摆头,“适才冷夫人受辱之时,你们笑的比端木凛还要淫邪。你们,也脏了我的眼。”

        “仅…仅觉得我们厌恶,你便要杀人?”

        苏望亭点头:“对。能让我觉得眼脏之人,十有八九,也是该死之人。”

        那名弟子突然跪下,遥遥对着冷夫人是把头磕的砰砰作响:“夫人、夫人您明鉴,我们只是端木长老的手下,他的命令,不敢不听!!饶命那夫人!!”

        未等冷夫人开口,苏望亭冷冷道:“她即便饶了你,也无用。我要杀你们,只因你们脏了我的眼,与落霞滩的宗门事务,无关。”

        那名弟子忙不迭的爬起了身,拉着同伙加快了后退的步子,急声道:“跑、跑!!他说杀便真会杀的!!”

        七人紧张的盯着苏望亭,快步后退,很快他们的后背便已碰到了院门。

        “吱呀~~”

        七人的身后,突然传来院门打开的声音。

        “谁…谁打开的?”

        七人猛的转身,却齐齐惊呼一声!

        苏望亭!

        只见苏望亭正立于门外,手中转动着一柄鸳鸯钺,对着他们扬起了嘴角。

        而适才他于院内所站的位置,一道身形正在涣散。

        “看来,你们是选择我了。”

        话音刚落,寒光闪起!

        兵器快速划过的破空声阵阵!!

        惨叫声,此起彼伏!

        就连一向下手狠毒的冷雪薇,也不禁扭过了头去,不忍目睹这血淋淋的屠杀。

        很快,不过三、四息的光景,惨叫声渐止。

        冷雪薇缓缓转过了头去,却立即倒吸了口凉气。

        七人,皆身首异处。

        院门,已被鲜血染红了大半。

        而一道立于血泊之中的高挑身影,面上,已几乎完全被染红。

        一双血丝满布的眸子,是将冷雪薇看的浑身一颤!

        “这…便是玉面妖刀么……”这炎热的气候之中,冷雪薇却不禁打了个寒颤,“杀人竟这般的干脆决绝,宛如…修罗!”

        “哐当!”

        苏望亭将手中的鸳鸯钺随手扔到了一旁,深吸了口气,强压满胸的杀意。

        遂缓步走向了那对母女。

        虽是救了他们,可望着迎面而来的苏望亭,冷夫人却不禁拉着自己的女儿后退了两步。

        此时她猛然想起,他玉面妖刀可是被自己炸飞过的,将装满了硝石硫磺粉藏于拴马石旁的主意,可是自己出的。

        况且,自己还逼他入赘落霞滩……

        止不住的恐惧,自其心头升起。

        “玉…玉面妖刀……”冷夫人惊恐的望着那对血丝满布的眸子,“你…莫不是也要杀了我们……”

        /74/74674/209703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