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女穿男:世家庶子成长之路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一章 回家

第四十一章 回家

        如顾远晖所说,不久后顾云霁果然收到了家里的来信,让他在端午前赶回去参加顾云霄的婚礼。

        顾开祯在信上说,之所以顾云霄议亲的过程显得有些仓促,主要是自从他会试落榜后一直有些落寞,干什么都打不起精神。

        让他快点成亲,一是想着让他转移注意力,赶紧振作起来;二是娶妻之后顾云霄也算有了牵挂,不会再像之前那样把精气神都放在科举上,一旦落榜整个人就垮了。

        顾开祯还在信上好好地夸赞了一番顾云霁,说他有出息,刚到鹿溪书院几个月就拜了山长徐承裕为师,还得到了皇帝的看重,让他这个做父亲的很欣慰。

        但同时他又让顾云霁放宽心,不要给自己压力太大了,看起来很怕顾云霁步上顾云霄的后尘。

        鹿溪书院不像前世的学校一样有暑假,除了春节之外,整个上半年没几个节日,便趁着端午节把假期放长一点,可以让离得近的学生回家探亲。

        眼看端午将至,苏旗的去处还没有着落,他百无聊赖地攀上顾云霁和程炎的肩膀:“端午假期你们准备怎么过?不会是待在书院读书吧?那可太没意思了。”

        顾云霁答道:“我要回家,我大哥要成亲了。你呢?不回家吗?”

        “我家在京城,太远了,一来一去时间都花在路上了,何况我父亲在边关,我一个人回去干什么。”苏旗摇摇头,突然又兴奋起来,“云霁,你大哥成婚我能去吗?”

        顾云霁担心他是一时兴起,说道:“我家在松江府华亭县,虽然没京城那么远但也不近。何况我家小门小户的,可没你们定国公府豪华,你能住得惯吗?”

        苏旗不满地拍了他一下:“我是那种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公子哥吗?这么看不起我!你要不让我去,就把程炎留下,反正得有人在书院陪我。”

        程炎笑道:“好久没见家人了,这次端午我也得回家。”

        苏旗闻言又来了兴趣:“你家在哪啊?我跟你回去也行!”

        程炎指了指顾云霁,道:“松江府华亭县,我和他是同乡。”

        “你们居然是同乡!我怎么不知道?”这下苏旗更不干了,“你们都回松江府华亭县,我也要去!不能把我一个人撂在书院。”

        程炎道:“你可要想好,山高路远,半路可不能反悔。”说着,他又转向顾云霁,“既然恰逢你大哥成亲,我倒也想去看看,应该不妨事吧?”

        看着面前两双期待的眼睛,顾云霁无奈地笑笑:“那你们就来吧。到时候苏旗就住在我家,不过我要写信提前告诉我父亲一声,好让他做好待客的准备。”

        苏旗闻言立刻眉开眼笑,催促着二人:“那程炎你快去订马车,我和顾云霁去告诉徐先生,这个端午我既不会到他那斗蛐蛐儿,顾云霁也不会去交功课了!”

        在顾云霁寄出信去后没多久,就收到了家里的回信,对于顾云霁要带两个同窗回家参加顾云霄的婚礼,顾开祯自然是很欢迎的,说已经收拾好了待客的厢房,让他们一路小心。

        于是端午前夕,顾云霁几人就收拾好行李,踏上了回家的路程。

        一路上苏旗看什么都很稀奇,快到华亭县时,他啧啧道:“真不愧是江南,不仅风景秀丽还如此富庶,你们这一个小县城比北疆的府城还要繁华!”

        程炎笑道:“你从小长在京城,什么没见过,论繁华哪个地方比得上京城?”

        苏旗不以为然:“江南的繁华自然是比不上京城,但这风土人情可大不相同。去书院报到的时候我都没仔细看,这一路上才发现江南是如此人杰地灵。”说着,他戳戳自己的脸蛋,“在江南待了几个月,感觉我人都水灵了。”

        顾云霁见他那一脸自恋的样子顿时失笑,正想调侃几句,就见苏旗指着前面道:“城门外站了好些人,其中好像还有个穿官服的,一直盯着咱们的马车。”

        顾云霁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看见一个穿着青绿色官服的人和几个官差站在城门口,正伸长脖子望着他们这辆缓缓驶过去的马车。

        “县令陈荣?”顾云霁狐疑道,“他们站在这干嘛?”

        程炎摇摇头:“不知道,看起来不像是在查验过往人员,倒像是专门等我们的。”

        果然,当马车停在城门口,看见顾云霁几人从马车上下来时,陈荣立刻堆起满脸笑容:“顾公子、程公子,我在此等候你们多时了。”

        顾云霁朝他作了一揖:“学生见过县令大人。不知大人可是找我们有什么要事?”

        “没有没有。”陈荣连忙摆摆手,“我听说顾大公子要成婚了,想着顾公子你肯定会回来,程公子说不定也会趁此机会一并回家探亲,我估摸着这几日你们就要到了,便来此等候二位。”

        说着,他看向一旁的苏旗,问道:“这位是?”

        “他是定国公之子,苏旗。”

        陈荣脸上的笑容顿时谄媚了几分,语气讨好:“原来是苏世子,下官竟未认出来,失敬,失敬。”

        苏旗拱了拱手:“大人言重,苏旗身上既无官职,也无爵位,当不起大人如此尊称。何况你我之前从未见过,大人当然认不出来。”

        陈荣表情凝固了一瞬,讪讪道:“世子说的对,是我一时用词不当。”

        顾云霁实在觉得陈荣今天来接他们的举动很奇怪,于是说道:“大人究竟有何要事,要来城门口等待我们?有事不妨直说。”

        “哪谈得上有什么要事,顾公子和程公子都是年少英才,在书院成绩名列前茅,顾公子你还得到过陛下的接见,何况一并来的还有苏世子,为表对人才的重视,我亲自前来接一下也属正常。”

        见几人都是一副不大相信的样子,陈荣只好踌躇道:“顾公子,我有个弟弟,虽谈不上天才倒也不算愚笨,不慎错过了鹿溪书院招生,不知可否请徐山长通融一下?”

        “你是徐山长的亲传弟子,说话一定是好使的,烦请顾公子帮我转交一下帖子。”说着,他又掏出两张银票分别塞进顾云霁和程炎手里,“还有程公子,山长一向看重你。请二位帮帮忙,小小谢礼不成敬意。”

        随后,他看了一眼旁边的苏旗,终究还是没准备第三张银票,转过头来讨好地冲二人笑笑。

        顾云霁瞥了一眼银票的面额:一千两。还挺舍得。

        错过招生是假,没有入学的门路还投递文章失败才是真吧。一听说顾云霁是山长的弟子,程炎成绩优秀得山长看重,这陈荣竟送钱送得这般殷勤。

        顾云霁了然,他将银票塞回陈荣手里:“陈大人,帖子我帮你转交,但这钱就不必了。我老师他为人方正,自有主意,通不通融他说了算,他要是打定主意,便是我说一百句话也是改变不了的。”

        他收下帖子,是看在陈荣面子上答应办事,但退回银票,是不保证事情一定会办成。

        程炎笑容淡淡,也将银票还了回去:“令弟既然有才,相信此番即便山长不通融,下次书院招生也一定是能考上的,陈大人不必为此忧心。”

        顾云霁道:“今日谢过大人的好意,改日我大哥成亲,还请大人来参加婚礼,告辞。”说罢,也不管对方如何反应,便带着几人扬长而去。

        “顾公子,程公子,这……”看着几人远去的背影,陈荣只好作罢。

        看着手里被退回来的银票,陈荣有些泄气。要不是前几天在顾开祯那碰了壁,他至于来讨这两个小子的好吗?

        没想到这俩也一样,油盐不进。